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二章.这次还有谁能帮你?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危急时刻,还得靠自救。

  杏仁早就有了警惕,此时只趁着两人不注意,使出全力推开靠上来的女子,将她推向盛光霁,然后越过盛光霁踏进了隧道里。

  隧道不是很长,杏仁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很快就到了书柜处。

  她按照进来的方式,取下书柜上的那本红色书籍,然后将书柜推开。

  她正想逃出去,却发现书柜后站了一人。

  是十四。

  十四张开双手挡住了出口,意思很明显。

  杏仁想着这些日子两人也算是有过友谊,于是哀求道。

  “十四,你让我出去。”

  十四看了她一眼,杏仁从他眼中看出了动容,但他还是坚定的守在了出口前。

  是了。

  十四是盛光霁的暗卫,自然是要听命于盛光霁,又怎么会听她的呢?

  可是她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想着,杏仁又故技重施。

  “王爷!”

  她朝着十四背后喊道。

  明显盛光霁是在密室中,可十四还是下意识的朝背后看去。

  见状,杏仁赶紧趁着这个机会矮下身子,从十四手臂下钻了出去。

  眼看就要跑出书房,却突然颈后一痛,继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晕过去前,她听到了十四的声音响起。

  “抱歉。”

  如果抱歉有用的话,那还要官府有什么用啊?

  杏仁在心里恨恨的吐槽,然后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到杏仁醒来,再次睁开眼时,眼前仍然是漆黑一片。

  她不会是瞎了吧?

  杏仁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摸自己的眼睛。

  可她扭动了一下四肢,才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根本无法动弹。

  面对着黑暗和未知的恐惧漫上心头,杏仁心中惶恐不安,张口呼唤道。

  “王爷?”

  “十四?”

  虽然是他俩将她绑了起来,可是她潜意识里,还是认为他们不会伤害她。

  如果他们要害她,当日把她从宫里接出来的第一晚,他们就可以这样做。

  想着,杏仁又多呼唤了几声。

  没有人应答,这让她不知道周围到底有没有人。

  不过很快,呼哧而来的风声告诉了她答案。

  “啪”!

  划破空气极速而来的风声伴随着剧痛落在了她的胸前,杏仁疼得惊呼一声,五官都皱作一团。

  “这个软鞭是本王亲自秘制的,打在人身上剧痛无比,可却不会留下什么伤痕。”

  盛光霁的声音响起,仍然是清冷淡然。

  可话音刚落下,又是几鞭子打在了杏仁身上。

  杏仁忍不住哀鸣出声,却更激发了身前人的暴虐,手中的鞭子重重的甩了上来。

  她瑟缩着,想要缩起身子护住自己,可身体被五花大绑着,压根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受着这一切。

  杏仁学乖了,不再痛呼,只忍住皮肉之苦,艰难的开口。

  “王爷……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终于,打在身上的鞭子停了下来,她听见盛光霁轻笑了一声,似乎就等着她问的这一刻。

  “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你啊。”

  讨厌她?

  她根本没有得罪过王爷啊!

  杏仁不解,想要死个明白。

  “为什么讨厌我?明明我把王爷当做师长一样尊敬。”

  空气变得沉默,过了一会儿,杏仁眼前的黑蓦地被揭开,入目是刺眼的光亮。

  杏仁虚起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慢慢看清所处的环境。

  这里是书房后的密室,而她,现在正被绑在那张刑架上。

  她也是没想到,下午她才从这张刑架上救下了一个女子,而现在,她却留在了上面。

  杏仁苦涩的想着,这才看向身前的人。

  盛光霁仍然穿着她昏迷前的那身白衣,容貌身姿好似人间谪仙,可他手中,还拿着刚才无情鞭打她的软鞭。

  他说:“本王会稀罕你的尊敬吗?你不过是一个卑贱却又自己为是的奴才。”

  明明是那么一副温和的表情,嘴中却说着最残忍的话。

  原来王爷是这样看她的吗?

  那为何又次次帮她,护她?

  杏仁心中是无尽的难堪,比刚才被鞭打还要更难受。

  只听盛光霁继续说:“你知道你哪里最让人讨厌吗?”

  杏仁摇头,确实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他如此憎恶她。

  盛光霁嘲讽的笑了,“也对,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错了。毕竟你如此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可以帮助所有人。”

  说着,他突然激动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帮那个诗书?你为什么要管柳如意的事?你又为什么要进这里来?本王三番五次给你机会,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跳进来?”

  “现在,你自以为是的帮助,害了你自己,你需要接受惩罚,每天都在痛苦和忏悔中度过!”

  “怎么样,杏仁?这次本王也帮不了你了,还有谁能来帮你呢?你帮助过的那些人吗?”

  杏仁越听越皱起眉头,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盛光霁吗?

  她认识的王爷,明明就是一个乐于助人、舍己为人的君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杏仁无法接受,反驳道。

  “我为何要忏悔帮助别人?帮助别人便是不求回报的。哪怕我因此受苦,难道我就要去怪那些我帮助过的人吗?怪他们弱小、无力来报答我吗?只要他们心怀感激,那我就不是白白帮助了他们!”

  盛光霁低头笑了,笑声越来越大,让杏仁心里很是不安。

  直到笑够了,盛光霁才抬起头来,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满是无边无际的寒冷。

  “那是因为你付出的代价还不够惨痛。不过你放心,本王会让你痛得否定过去的自己的。”

  他声音阴冷,犹如吐信的毒蛇。

  “本王会让你变成一个,全新的——杏仁。”

  话音落下,软鞭再次落在了杏仁身上。

  杏仁咬紧嘴唇承受,倔强的一声不吭,很快唇下便有血丝渗出。

  这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剧痛犹如鼓点般有节奏的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杏仁已经觉得浑身麻木了。

  可惜,她竟然没有晕过去,要不然说不定能少受很多苦。

  杏仁在心里想着,意识却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