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三章.对对!我就是太监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是被一股米饭的清香味唤醒的,原来她还真的晕了过去。

  杏仁虚弱的睁开眼,只见盛光霁正端着一碗清粥站在她身前。

  见她醒了,他像第一夜那样,将粥送到唇边吹凉了,才递过来勺子喂她。

  杏仁自然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信任他,只闭着嘴不肯张开,固执的侧过头去不再看他。

  盛光霁将碗放下,幽幽的叹了口气。

  “你不想活了,可是你的家人呢?”

  杏仁心神一震,蓦地转过头看他。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你的父母,你的弟弟,你不想让他们出事吧?”

  盛光霁目光淡淡,仿佛在说着最平常不过的话。

  然而杏仁却愤怒了,“不许你动我的家人!”

  “可以,那首先你要乖乖听话。”

  杏仁紧盯着那人的嘴脸,握紧了拳头。

  她艰难的开口:“你想让我怎么办?”

  盛光霁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将勺子里已经冷掉的粥再次递到她的唇边。

  “吃完再说。”

  杏仁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才张开嘴含住勺子。

  清粥下肚,没什么味道,十分清淡,想来应该不会被下药。

  见她吃完一口,盛光霁马上又重新舀了一勺喂过来。

  迫于威胁,杏仁一口一口的将整碗粥都喝了个干净。

  她刚喝完,密室门开了,那个称盛光霁为‘主人’的女子走了进来。

  “主人~”

  盛光霁点点头,将空碗放在一边,然后给杏仁松了绑。

  杏仁失去了束缚,一下子无力的摔在了地上。

  什么意思?

  他不怕她跑吗?

  还是认为,她现在这幅身体,已经没有力气跑了?

  杏仁不解,却听头顶上盛光霁的声音响起。

  “玲珑,杏仁是我的朋友,你好好伺候他。”

  杏仁:“???”

  伺候,不会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直到玲珑娇笑着脱去满身衣裳,赤着身体朝她走来,杏仁才知道,她想的竟然是真的!

  不是吧!

  王爷还没放弃啊?

  他这什么癖好!

  竟然爱看别人的活春宫!

  杏仁无奈了,她觉得还是挨鞭子比较好受。

  但此时她也无力去吐槽,只撑着身子不断后退。

  “小哥哥~你怕什么嘛~你该不会……”

  玲珑步步紧逼,眼神别有深意的落在她下身处。

  杏仁压根不想理会她,满心只想着怎么才能逃过这一劫。

  她可是女子,要是被盛光霁发现了,还说不定会怎么惩罚她!

  他哪怕是告诉了陛下,欺君之罪她都不怕。

  她怕的是,这个密室里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会用在她身上。

  光是看着,都觉得十分可怕,要是用在她身上,那定会比死还难受!

  想着,杏仁只觉得毛骨悚然,浑身颤栗了一下。

  她的沉默被玲珑当成了默认,玲珑捂着嘴笑了起来,娇声道。

  “小哥哥,你别怕,奴家会很温柔哒~奴家保证,一定让你欲仙欲死~快来和奴家一起快活嘛~”

  杏仁一阵恶寒,鸡皮疙瘩起了就没消过。

  她再也忍不住这女人恶心的语气了,直接拿起一旁架子上的东西就朝玲珑甩了过去。

  玲珑停下逼近的脚步,侧过身子险险避开,身姿竟然意外的矫捷。

  那东西落在地上碎裂而开,发出清脆的声响,杏仁这才看清,那似乎是个玉器。

  想来那玉器砸在玲珑身上,必定不会好过。

  不过杏仁也不愧疚,这女人哪怕被砸了,也是活该的。

  倒是玲珑的脸色沉了下来,一扫之前的气质,一双凤眼凌厉的射向杏仁。

  她不再矫揉造作的慢慢靠近,而是直接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杏仁推到在地。

  杏仁奋力挣扎,可悲催的是,她的力气不仅没有苏妃大,甚至还没有这个女人大。

  天哪!

  为什么这些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更柔弱的女子,竟然都比她强!

  杏仁欲哭无泪,开始怀疑起自己。

  可情形紧迫来不及让她哀伤,只见玲珑压制住她后,没有多余的动作,右手直奔主题。

  眼看她的裤裆就要被摸到,杏仁急中生智大喊。

  “你别摸了!我是太监!我没有那东西!”

  玲珑闻一震,神色震惊。

  连一旁坐着看好戏的盛光霁也变了脸色,一脸惊疑不定。

  “本王打听过,你在做陛下侍读前,是一个从九品厨役,怎么会是太监?!”

  杏仁脑中急速转动,早就想好了说辞。

  “我的家人送我入宫后,我先是被送去做了太监,可刚当了太监后,由于会做菜,又马上去了御膳房当了厨役。”

  盛光霁视线上下打量着她,像是在确定她话中的真实性。

  可杏仁一不做二不休,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为了自保,直接抛出了确切‘证据’。

  “我全部割了,没了!真没有!不信你让玲珑摸摸!”

  说完,她一把拉住玲珑的手,按在自己空空的裤裆上,以此来证明自己真没有!

  在确定玲珑感受到了后,又赶紧松开了她的手。

  玲珑看着盛光霁投过去的探寻视线,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他……他的确没有,是个太监。”

  其实杏仁哪里知道太监是怎么阉的,不过胡说八道而已,结果没想到还真就凑了个巧。

  看着玲珑和盛光霁两人沉默了下来,面色都不怎么好看,这让杏仁松了口气。

  过了良久,盛光霁闭上眼幽幽叹息了一声。

  “你先回去罢。”

  这是对玲珑说的。

  玲珑点头,扭着腰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离开之前又瞥了杏仁一眼,神色恨恨,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嫌弃,像是嫌弃自己竟然碰了她。

  杏仁无奈,玲珑自己非得那样急不可耐的扑倒她。

  得了,现在知道她是太监后,反而怪到她头上来了。

  看着玲珑曼妙的背影消失在隧道里,杏仁只能祈祷,再也不要见到这个女人了。

  女人变态起来,真的比男人还恐怖!

  杏仁刚放下心来,却见盛光霁又面色古怪的走了过来。

  他看着她喃喃自语。

  “你竟然是个太监……”

  杏仁赶紧答应:“对对,我就是太监!”

  盛光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