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四章.十四!不许你看!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玲珑走后,盛光霁对杏仁的态度好了许多。

  但还是将她绑在了刑架上,唯一的好处是,没有再抽她鞭子了。

  杏仁隐隐觉得,盛光霁可能是同情她是个太监。

  眼看盛光霁绑上她后就要离开,杏仁大着胆子喊住了他。

  “王爷!”

  盛光霁回过头看她,表情淡漠。

  杏仁赶紧说话,“王爷,我想洗澡。”

  说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

  还好这些天衣服穿得厚,被鞭子打了那么久,也只是有些破了。

  但是身上很脏,还有些许血迹混合在上面,浑身黏糊糊的很是不舒服。

  “嗯。”

  盛光霁淡淡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这么爽快,杏仁惊讶了。

  其实她也只是看盛光霁似乎好说话些了,才试探着提一下的。

  不行就算了,又不会少一块肉。

  可没想到的是,盛光霁竟然破天荒的同意了。

  果然,他肯定是在同情她了!

  没想到,太监身份还有这个好处,看来以后遇到快暴露时,都可以拿出来用一用。

  杏仁暗自点头,看来又多了一个保命技能。

  不知过了多久,杏仁都快等得打瞌睡了,十四才将浴桶抬了进来。

  他将浴桶放在了刑架前,然后给杏仁松了绑,自觉的站到石门前背对着杏仁。

  其实,现在杏仁看到十四还有些来气。

  她“哼”了一声,大声道:“不许偷看哦!”

  十四一如往常的毫无反应,只面对着石门一动不动。

  见状,杏仁这才脱去全身的衣裳和抹胸,就放在浴桶边沿挂着,好保证随时都可以拿到。

  她踏进浴桶里,热水一下子包裹住她的身体时,有些许的刺痛。

  泡进了水里,杏仁这才有空仔细的检查自己的身体。

  伤口大部分都集中在胸前和大腿上,看起来倒是有些骇人。

  不过其实都只是些十分细微的伤口,就和被蚂蚁蛰了一下似的,并无大碍。

  看来那软鞭的确如盛光霁所说,打在身上很痛,可却不会留下什么伤痕。

  这种特制的软鞭用来折磨人,再适合不过。

  既不会让对方死亡,又能给对方带来强烈的痛苦。

  杏仁算是好好尝试过它的滋味了,仍然心有余悸。

  说起来,她虽然是普通家庭出身,可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刑罚。

  说不委屈是假的,她多么怀念在家和宫里的日子。

  如果不是因为苏妃和狗将军的陷害,那她现在肯定都已经和陛下和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陷害,她更不会落入这个变态王爷手中。

  其实她一直都不太懂变态王爷的点在哪里,为何帮助别人,也能惹得他大怒。

  还是说,他突然性格大变,和近日发生的事有关。

  杏仁想了想,唯一与王爷密切相关的事,便是柳如意的死。

  正巧近日她又插手了这件事,是不是因此惹了王爷不满?

  毕竟这是他的家事,死者还是曾经闹得满城风雨被说是和男人私奔的柳如意。

  所以这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也怪不得王爷让她不要管此事。

  想到这儿,杏仁突然想起了和她有暗号约定的然儿。

  也不知道然儿会不会去院子里找她,如果被盛光霁发现了,恐怕又得发怒。

  杏仁忧心着,手下的动作也没停,划过白皙的每一片肌肤。

  待将血污清洁得差不多了,她便从水中站了起来。

  主要是现在这条件不适合她洗头发,要不然她还想连着头发一块洗了。

  杏仁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十四在老老实实的面壁后,这才放心的穿起了裹胸和亵裤。

  嗯……

  感觉这些时日胸部好像大了一点点。

  也算得上是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了。

  其它衣物不方便在浴桶中穿,杏仁准备跨出浴桶。

  这浴桶比她曾经用的要高一些些,可能是给男子用的。

  该不会……

  杏仁又回头瞥了十四一眼。

  该不会是他自己用的吧?

  杏仁打了个激灵,赶紧就要从浴桶中出来。

  结果或许是太急了,脚底一滑,杏仁直接摔出了桶外,还顺带着把浴桶也给掀翻了。

  “嘶——”

  好痛!

  为什么,遭殃的总是那个地方!

  杏仁护住胸部,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能忍住那钻心的痛。

  一只大手从身后将她揽了起来,靠在那人怀里。

  杏仁下意识道谢:“谢谢啊。”

  过了一秒钟,她才反应过来,机械的抬头看向那人的脸。

  “啊!啊!啊!”

  杏仁尖叫出声,手打脚踢的推开身前的人。

  结果由于用力过猛,脚下还全是水,刚推开十四,她就又滑到在了地上。

  这下好了,十四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就变得丰富起来,疑惑、震惊,甚至想要一探究竟。

  见十四眼都不眨的盯着她的身体,杏仁羞愤欲死。

  “十四!不许你看!”

  十四震了一下,似乎才回过神来,听话的闭上眼,白皙的脸上竟然渐渐染上可疑的红晕……

  啊!啊!

  看他这羞涩模样,杏仁简直要疯了。

  她赶紧爬起身来,快速拿过一边已经被水浸湿的衣裳套在自己身上。

  待她穿戴整齐后,沉思了一番,还是决定好好和十四谈谈。

  她走到十四身前,语重心长的唤道。

  “十四。”

  十四这才敢睁开眼。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杏仁严肃问道。

  十四默不作声,一双眼看着她闪烁不定,似乎有些无措,视线也不知道该停在哪里。

  见他这模样,杏仁什么都懂了。

  她只严肃了一秒,便开始声泪俱下。

  “十四,你就当没看到好不好,求求你不要告诉王爷。你看看你家王爷密室里放的那些东西,我会没命的!”

  “你就看在我们也算认识了那么久,我还把你当做朋友的份上,不要和王爷说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也不怪你把我抓进来了,只要你帮我,我就把那些全忘了,我们还是朋友!”

  危急关头,杏仁还要什么脸皮。

  只抓住十四的手不停的哀求,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十四想要将手抽出去,杏仁赶紧死死抱住,不让他离开。

  “不许你走!你答应了我才放开你!”

  十四犹豫了一会,目光扫过密室内那些奇怪的物品。

  想着它们的用处,再看看面前正和他撒娇的女孩。

  如果用在她身上,未免太残忍了。

  想到此,他轻轻“嗯”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