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六章.娶你做王妃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不是吧?王爷又怎么啦?

  什么叫男人也不是不行?

  这么不要底线的吗?

  杏仁看着神情狂热的盛光霁,吓得提起裤子就跑。

  可盛光霁和苏妃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选手。

  她能把苏妃溜得团团转,可盛光霁不行。

  她才跑了没几步,就被盛光霁毫不费力的压制住了。

  盛光霁将她按在地上,任杏仁如何挣扎都没有用,只能绝望的看着他解开她的衣袍。

  “这是什么?”

  盛光霁看着杏仁胸前裹着的那白布,疑惑道。

  杏仁万念俱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裹胸的用处。

  但盛光霁也不是傻的,他盯了一会儿,渐渐瞧出了不同。

  这胸膛……

  好像比寻常男子鼓一点?

  而且看起来,似乎很柔软。

  想着,他把那白布一层一层像剥洋葱一样解开。

  “不要!”

  杏仁自然不会轻易认输,双手使劲挣扎起来,堪堪在裹胸完全掉落前将手护在了胸前。

  盛光霁看着身下满面红晕,甚至脖颈都泛粉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男人。

  她双手环胸,艳丽的容貌配上羞涩的身子,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盛光霁身下开始蠢蠢欲动,自从五年前替盛景玉挡下毒箭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欲望了。

  现在有了反应,他欣喜若狂。

  “是男是女,不重要了。”

  只要能替他解决顽疾就行。

  又来了又来了,变态王爷已经是第二次说这种话了,杏仁觉得自己真的贞操不保了,遇上一个荤素不忌的人。

  但她也没法做到坐以待毙!

  想着,杏仁蓦地抬脚朝身上的人踢去,可惜没有踢中要害,但也让盛光霁的行动停滞了一瞬。

  就这一瞬,杏仁赶紧翻身逃跑。

  结果才爬出去没有两步,身后的人却蓦地扯住了她岌岌可危的抹胸。

  杏仁一个疏忽,抹胸掉了。

  浑身凉飕飕的,她只好赶紧趴在地上装死,并且打定主意绝对不会起来。

  可是,这也不是她决定不起来,就能不起来的。

  盛光霁习武之人,对付杏仁易如反掌,直接就将她拖了起来。

  杏仁的手仍然挡在胸前,可露在外的那片肌肤嫩生生的,是个人都不会还认为她是男子。

  盛光霁自然也不会认错。

  看着杏仁一脸绝望的样子,他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她如此抗拒别人脱她的衣服。

  原来她竟是女子!

  女子自然比男子好许多,毕竟他又没有龙阳之好。

  这个发现让盛光霁心情愉悦,不禁笑出了声。

  “你是怎么混进皇宫里的?”

  杏仁浑身一抖,没有说话。

  “幸亏陛下不知道,否则,瞧你这模样,岂不是早就被关起来日日疼爱了?”

  杏仁脑子一热,下意识反驳道。

  “你胡说!陛下怎么可能那样!你别用你的心思去猜测别人!”

  盛光霁嘴角的笑一冷,挑眉道。

  “我?我什么心思?”

  杏仁这才想起面前这个人可是个实打实的变态,而刚才她竟然把这变态得罪了!

  虽然她说的也是实话。

  只有他这种变态,才会把人囚禁起来。

  她男儿身时就被鞭打,现在身份暴露,还不知道这变态王爷会怎么对她!

  想到此,杏仁畏惧的撑着身子往后退去。

  盛光霁冷意消散,又蓦地轻笑一声,一把拉住了杏仁小巧精致的脚踝,将她往身前用力一扯。

  “啊!”

  杏仁措不及防的惊呼一声,刚在心中感叹变态王爷的喜怒无常,却听他说。

  “本王当然只会好好疼爱杏仁了。”

  说完,盛光霁俯身压下。

  难道今日真要节操不保?

  不!她才不想随随便便的就丢失了第一次!

  想到此,杏仁使劲推拒着身上的人,急得眼泪不停的往外冒。

  盛光霁看着身下梨花带雨的可人儿,不禁沉了脸色,冷声道。

  “你就这样不愿意?”

  杏仁还是用哭泣回应。

  盛光霁皱了眉,沉思了一会儿。

  “本王承诺你,迎你进门,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做本王的王妃。”

  杏仁终于止住了哭声,呆呆的看着身上的人。

  她没听错吧?

  王爷说……

  说要娶她!

  但是,她虽然是平民,可是还是要命的好不好!

  这王爷如此变态,别说王妃了,就是给她金山银山,她也不敢啊!

  可是杏仁不敢明目张胆的拒绝,怕又惹怒了他,于是只好推脱。

  “既然王爷说要娶我,那是不是应该尊重我?婚前同房,伤风败俗。我想将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好吗?王爷?”

  盛光霁脸色缓和了些,沉默了下来,目光随意的散落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杏仁看着他大气也不敢出,就怕他突然又兽性大发扑上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杏仁万分煎熬。

  盛光霁回过神来,落在她脖颈上的视线正要转移,却才注意到她脖子上配带的玉佩有些熟悉。

  也只是有一点罢了,脑海中完全没有相关的记忆。

  但他还是想搞清楚这感觉是怎么回事,于是他沉吟道。

  “这玉佩……”

  这玉佩怎么了?

  杏仁正感到奇怪,密室门却突然开了。

  十四走了进来,瞳孔在触及密室内的场景时猛然一缩。

  ……她的清白啊啊啊!!

  一日之间毁于两个人手中!

  杏仁欲哭无泪,赶紧拿起一旁的衣裳挡在身前。

  她的警惕让十四回过神来,赶紧垂下头,说起来意。

  “王爷,陛下来了,正候在前厅。”

  听见‘陛下’两字,杏仁蓦地睁大了眼睛,指尖动了动,起了想要趁现在石门大开着跑出去的念头。

  可再看看挡住出路的两人,还是又歇了逃跑的心思。

  别逃不出去,还被两人抓个正着,到时候王爷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指不定又怎么折磨她。

  杏仁正想着,她身上的人终于起开了。

  “你在这里乖乖等本王,本王很快就回来。”

  杏仁自然巴不得他走,于是乖巧的点点头,一副特别听话的模样。

  盛光霁满意了,整理了一下仪容,出了密室。

  十四没有离开,仍然垂着头守在石门前。

  看得出来盛光霁对十四十分信任,独留两人共处一室也不担心。

  可是杏仁很别扭啊,被看见了那一幕,她真的是一点面子也没有了。

  哎……

  不过还好十四比较老实,自从第一眼后再也没有抬头看她。

  想着,杏仁赶紧将胸裹好,里衣穿上。

  可是十四之前送给她的外袍已经又被扯烂了。

  她正苦恼,却见眼前递来了一件外袍。

  杏仁抬头看去,只见十四低垂着视线,仅着一件单薄的里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