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七章.十四,保重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自从那日梦醒后,一直有些魂不守舍,时不时的想起杏仁。

  想她现在正在做什么?

  想她在王府过得还好吗?

  可每当出现这样的想法,他又总是压抑着自己,控制着自己不再去想。

  循此往复,他备受折磨。

  今日,正巧奏折上有提及王兄,反正闲来无事,不如去王府和王兄探讨一下。

  顺便……

  看看他的小书童。

  不过,今日他似乎来得不凑巧,盛光霁有要事要忙。

  十四领他进了前厅后,便让他稍作歇息,自己则离开了,说是去唤王爷出来。

  整个盛安朝,也只有他的王兄才能如此对他了。

  盛景玉一笑,倒没有在意。

  王兄从小便待他亲厚,那年更是以身试险救下了他,自己却落下了顽疾。

  不过至今,他也不知道王兄得了什么顽疾,王兄自己也不肯说,到底得了什么病。

  当时他见王兄确实无大碍,也没有多想。

  只是从那以后,他比年幼时更加尊他敬他,只要是王兄提出的要求,他都尽力满足。

  比如这次,王兄提出要杏仁时,哪怕他心中稍有犹豫,还是答应了。

  一方面是杏仁现在不方便在宫中露面;

  另一方面,也是他出于对王兄的尊敬信任,相信他能照顾好杏仁。

  盛景玉在前厅中大概等了有一盏茶的时间,盛光霁终于匆匆赶来。

  “陛下久等了。”

  盛景玉连忙站起来迎他。

  “王兄不必这么客气。不过,王兄这是在忙什么?”

  盛光霁面不改色道。

  “在打理收藏的一些古籍。”

  盛景玉不过随口一问,得到答案后不疑有他,开始交谈起来意。

  其实所谓的奏折不过是一个幌子,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

  聊得差不多了,他才假装不经意的提起。

  “朕这些时日有些头疼,可惜,这些个太监没有一个麻利的。之前都是杏仁替朕按,突然不在了还有些不习惯。”

  说到这,盛景玉像才想起似的,恍然大悟道。

  “哦,对了。就是你带回府的那个,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远不像表面随口提起的那么淡定,心中心跳加快,泛起一丝期待,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那人的消息。

  话题转得并不生硬,但盛光霁还是听出了他口中的在意。

  盛光霁沉吟道:“杏仁吗?她是我府中的客人,平日里替我打整一下书房。”

  “哦。”盛景玉打量了一下四周,“那她今日人呢?”

  “她今日正在替我打理古籍。”盛光霁微微一笑,转而问道:“陛下可是找她有事?”

  堂堂皇帝找一个侍读能有什么事?

  他总不能说他想她吧?

  盛景玉沉默了一下,还是摇摇头。

  “不必了,朕只是随口一提。”

  现在见她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她还怨他呢。

  盛景玉心中苦笑,起身告别。

  既然今日他们在忙,那还是改日再来看看吧。

  *

  另一边,密室内

  杏仁穿着十四的一身黑衣,蹲在地上直叹气。

  她哀怨的碎碎念叨着。

  “你家王爷太过分了,还好你来得及时,要不然说不定他就霸王硬上弓了!”

  “还说要给我名分,谁稀罕他的名分啊!打了我又给颗枣吃?当我是傻子嘛!”

  “哎!我怎么这么倒霉!先是被苏妃和狗将军陷害,又被弄到这鬼地方来!说来都怪你!是你把我扛来的!你个坏人!”

  说完,她猛的瞪向身前站着的人。

  十四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杏仁认为他是心虚了,默认了,更加怒从中来。

  “你这个坏人!把我扛来,那日还拦住我逃跑!现在还守着我生怕我跑了似的!”

  “你还有没有良心,只认主子不认朋友,还背叛了我!”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牡丹阁的事情全是你告的状是吧!你个坏蛋!”

  杏仁伤心极了,越说声音越弱,到最后直接带着了哭腔。

  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简直就是飞来横祸!

  给家里的月银还没捎出去,同笔墨纸砚一起放在了匣子里。

  原本准备一得空便托个可信的人去跑跑腿,结果又被关进了这密室里,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

  还挨了打,受了欺负,如狼似虎的女人要扒她衣服,现在连王爷也要欺辱她。

  杏仁悲从心来,想着等到盛光霁回来,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她,不禁哇哇大哭出声。

  听着这伤心的哭声,十四有些不知所措。

  可他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于是一时间,密室内全是杏仁的哭声,十四只皱着眉沉默。

  眼看杏仁越哭越伤心,简直像是要哭来断气似的。

  十四终于忍不住了,心揪得紧紧的,他还不知道这感觉叫做‘心疼’。

  杏仁哭得正投入,一双手却覆上了她泪眼婆娑的双眼,替她轻轻擦拭掉眼泪。

  杏仁委屈的嘟起嘴,抬起头看他。

  “你别碰我!你个坏蛋!”

  刚把他的手甩开,却听见他沉声道。

  “我带你出去。”

  杏仁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她不可置信的重复。

  “你带我出去?”

  十四的眼中充满了坚毅,闻坚定的点了点头。

  杏仁欣喜若狂,看着他走到她之前判定的另一处出口前,伸手按下其中一块石头。

  那面墙壁缓缓升起,露出一条黑漆漆的隧道。

  杏仁走到隧道前,正待踏进去,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她回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十四,担忧道。

  “如果王爷发现是你放我走的,该怎么办啊?”

  她似乎忘了之前骂了十四‘坏人’许久,现在十四在她眼中,是个实打实的好人。

  如果好人出了事,她会于心难安的。

  十四竟然笑了,这还是杏仁第一次看见他笑。

  笑起来很阳光,和平日里的面瘫判若两人。

  他说:“我无碍,王爷最多就责罚我一下,并不会要我性命。”

  杏仁点点头,吐出一口气。

  “保重!”

  说完,她不再留恋,转身走进了漆黑的隧道,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身后的十四站了许久,笑意才渐渐散去。

  如果杏仁知道,十四说的责罚一下,竟然是付出一只手臂的代价,那么她一定不会离开。

  当然,现在的杏仁只在隧道中磕磕绊绊的摸索着出去。

  一切都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