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八章.有此兄长,三生有幸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隧道里潮湿阴凉,杏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加快了速度。

  这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她扶着墙壁走了许久,终于看见了前方的一点光亮。

  这点光亮犹如蜡烛般点亮了希望,杏仁赶紧跑了出去。

  窄小的隧道后别有洞天,竟然是一处天然洞穴。

  洞穴外是一片森林,看起来应该是有人居住的,荒草有被践踏的痕迹。

  至于为什么路过的人会没发现这是一条通往王府的密道。

  杏仁觉得,可能是隧道太阴冷潮湿并且十分黑暗的缘故。

  太黑的地方,伴随着未知的危险,且看这环境,很有可能是蟒蛇的巢穴。

  所以,这条隧道存在了那么多年,还真没有人进去过。

  杏仁出了洞穴,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才能回到京城,只好随意寻了个方向赶路。

  当务之急,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万一盛光霁追上来了,她才是白白挣扎一番,还害了十四。

  想着,杏仁虽然身体已经很疲累了,还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可强行逞能的后果就是,她还没走多久,脑袋便晕得不行了。

  不远处传来马车行驶的声音,杏仁赶紧撑着身子走到野道上招手,用尽全力喊着。

  “请停一下!”

  结果赶马的人理都不理会她,越过她便要往前跑。

  这荒山野岭的,杏仁好不容易遇见一辆马车,哪里肯就此错过。

  她连忙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大喊。

  “请停一下!我想顺路去京城,可以给银子!”

  其实她身上压根没有银子,可为了坐车,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等到了京城后,她再去君书馆借点银子,想来老板见过她,应该肯借她。

  杏仁正想着,结果前面的马车还真的停了下来。

  果然啊,还是银子是万能的。

  提到银子,杏仁不可避免的又想起了放在王府里的六十两银票,不禁一阵心疼。

  不过能逃出来也是不错了,已是万幸。

  杏仁追上了马车,向马夫道了谢后,便自觉的只坐在车外的平台上。

  这马车做工精致,马匹也似乎不比她的白雪差,想来应该是个富贵人家。

  至于里面坐的,必定也是什么贵人,她还是不要冒然进去冲撞了人家。

  但她虽然这么想,里面的人却不一定了。

  只听车厢里面传来一个温润男声。

  “姑娘进来坐吧。”

  杏仁:“???”

  姑娘?

  好吧……

  不看她的人,只听声音,确实容易误会。

  想到此,杏仁压了压嗓音,故意粗着嗓子道谢。

  “谢谢公子。”

  里面沉寂了一瞬,但既然邀请了她,那杏仁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她低着腰钻了进去,和里面那人甫一照面,两人都惊了。

  过了一会儿,那人才笑道。

  “杏仁,竟然是你,快坐进来吧。”

  杏仁也欣喜的打了招呼,“丞相大人!”

  没错,车厢里面坐的,正是傅君顾。

  傅君顾也没想到会那么凑巧。

  他刚从灵隐寺替生病的父亲祈福回来,没想到半路上竟然有人拦车。

  他心情不佳,自然是不想管的。

  可听那女声悦耳动听,想来可能是个美人,再怎么不济也是个佳人吧,便让车夫停下来马车。

  结果没想到,上来的不仅是个美人,还是熟人!

  他的心情一下子愉悦起来了。

  可看着杏仁一身不太整洁的黑衣,傅君顾疑惑道。

  “你怎么不在宫里,在这荒山野岭干嘛?”

  杏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叹息了一声。

  “说来话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傅君顾也不为难她,只道。

  “没事,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果然,丞相大人就是善解人意。

  不知道这次发生的事,能不能告诉他呢?

  哎,罢了,涉及到宫廷秘辛,想来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可不想害了丞相大人。

  杏仁沉默了一会儿,主动问起傅君顾的近况。

  傅君顾叹口气,似乎最近也不怎么如意。

  “立冬以来,我父亲旧疾复发,时好时坏,请遍了宫中御医和天下名医,虽然有些好转,却还是无法根治。所以我今日来灵隐寺祈福,保佑我父亲可以早日康复。结果没想到,半路上就遇见你了,我们还真是缘分啊。”

  杏仁安慰道:“丞相大人还是不要太过忧心了,想来令尊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傅君顾似乎宽慰了许多,笑道。

  “但愿吧。”

  两人聊着,都没再提及对方的伤心事,就这样一路坐到了京城。

  进了京城后,傅君顾这才问她。

  “你要回宫吗?”

  杏仁点点头,可等到马车到了宫门口,她又犹豫了。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掀着帘子的杏仁看见窗外一辆豪华马车经过,顿时愣了神。

  那是盛景玉的马车,他从王府回宫了。

  杏仁突然有一种冲动,跳下车去叫住他。

  可是只一瞬,她就泄了气,甚至连回宫的想法都退缩了。

  现在苏妃的案件应该没有起色,因为苏妃才去了王府,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看起来过得十分舒适滋润。

  她现在回宫,会不会影响到陛下的计划?

  虽然陛下说对外宣称她被关了起来,不过苏妃明显知道她在哪里,想来厉尘将军也应该知道了。

  但是她还是畏缩了,无关什么计划。

  而是……

  杏仁想起离宫前盛景玉待她的冷漠,恐怕陛下现在根本不想见到她吧。

  她还是……

  别去惹人厌烦了。

  想着,杏仁不禁黯淡了脸色。

  一旁的傅君顾一直注意着这边,自然也看到了盛景玉的马车同他们擦肩而过。

  他惯会察观色,看出了杏仁的异常和失落,不禁主动提议道。

  “如果你不想回宫,不如先去我那里住几天吧。说起来,你还从来没来过丞相府呢,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啊。”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碍于没有理由而已。

  这不,正巧他家陛下伤了小可怜的心,就别怪他横刀夺爱啦!

  傅君顾的建议给了杏仁台阶下,杏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就多谢丞相大人了,让杏仁叨扰几日。”

  傅君顾笑了,“说什么呢,你是我弟弟,住多久都无妨。”

  杏仁感激不已,以往总是以为丞相大人只是说说而已,她也没当真。

  可今日,她是真的把他看作兄长了。

  有如此兄长,乃她杏仁三生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