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九章.暂住丞相府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马车调转方向,直接去了丞相府。

  丞相府在京城内,宽阔气派,比王府也毫不逊色。

  傅君顾给杏仁安排了一处侧殿,装置豪华奢侈,就在他的主殿旁。

  待杏仁沐浴完毕,换上一身干净月牙色长袍出来后,发现房间里竟然多了几个丫鬟。

  她们齐齐拜见:“参见公子!”

  傅君顾在一旁满意的点点头。

  “这几个丫鬟以后就供你使唤了。”

  杏仁哪里好意思,连连拒绝。

  “我不需要人伺候,真的!我不习惯!”

  然而几个丫鬟只听傅君顾的指令,把她按在了躺椅上,一人替她按头,一人替她揉脚,还有一人替她捶背。

  剩下的那个,则在一旁端茶倒水,只等她口渴了就递上茶杯。

  杏仁震惊了,她这待遇未免也太好了,可是也的确别扭。

  她只好向傅君顾求助。

  “丞相大人,你快让她们停下!我浑身别扭!”

  傅君顾躺在另一张躺椅上,闻笑道。

  “你叫我什么?”

  杏仁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傅君顾曾经要求过她,要叫他“哥哥”,可是杏仁有些难以启齿。

  而如今,杏仁却觉得哥哥这词格外亲切。

  她没有太多的抗拒,试探着喊道。

  “君顾哥哥?”

  傅君顾眉眼舒展开来,“嗯”了一声。

  “你们下去吧。杏仁你有事随时唤她们就行。”

  杏仁这才点点头,松了口气。

  几个丫鬟脆生生应了声“是”,然后出了侧殿。

  傅君顾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殿内。

  他问:“杏仁你觉得还缺些什么吗?尽管向我提。”

  杏仁连连摆手,“不用了,已经很好了。”

  对于她来说,只要有住处就行了,什么条件都不需要。

  更何况这宫殿如此豪华,简直就是应有尽有。

  然而盛光霁还是觉得不满意,他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听说我送给陛下的寿辰礼,陛下全部转送给你了?”

  提起这,杏仁才想起她宫中整整一箱的话本,才看了一两本,实在可惜。

  不过这话本实际上是傅君顾送的,他……不会生气吧?

  想着,杏仁小心翼翼问道。

  “君顾哥哥……陛下转送给我,你不会生气吧?”

  傅君顾一脸诧异,而后笑了出来。

  “你怎么会那么想?我可不是一个爱生气的人。就一点话本,我仓库多着呢。”

  也是,他送的话本没被陛下嫌弃都可以了,哪里还会生气。

  杏仁也笑了,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变态王爷整怕了,现在警惕性极高。

  无他,盛光霁实在是太小气了,斤斤计较,眦睚必报!

  杏仁在心里吐槽了一番盛光霁,笑得更欢了。

  傅君顾又问她:“你觉得那些话本怎么样?”

  “很好看!”杏仁坚定的回答。

  这倒是真的,她看话本看得如痴如醉,整日都沉迷在其中。

  这些日子没了话本,真的少了许多乐趣。

  “那待会儿我们去书馆逛逛吧,有喜欢的你就拿上。”

  闻杏仁开心的点了点头。

  不过此时已近午膳时间,他们先行到前厅用膳。

  他们到时,前厅已坐了两人。

  傅君顾见了两人,连忙上前拜见。

  “父亲,母亲,这是我的朋友,杏仁。”

  杏仁见状,也赶紧行礼。

  “拜见令堂,令尊。”

  傅父形容严肃,只轻轻点了点头。

  傅母和蔼慈祥,出声招呼道。

  “来,来,坐下吧,一起用膳。”

  杏仁道过谢后,才挨着傅君顾坐下。

  “父亲,你怎么又起床了,御医说让你好好休息,你怎么不听?还有,母亲,你也由着父亲胡来。”

  刚坐下,就听傅君顾出声,语气有些无奈。

  傅母也是一脸无奈道:“你父亲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吗?我哪里拦得住他!”

  两人唱着双簧,傅父脸上挂不住了。

  “我这病什么样我心里清楚,要是天天趟床上,死得更早!”

  傅君顾揉了揉眉心,看起来十分疲累。

  “你胡说什么!这次我请了灵隐寺主持替你祈福,你一定会好的!”

  趁傅父还没说话,傅母赶紧出声打圆场。

  “是阿。好了,你们也别说了,杏仁还在这儿呢,赶紧吃饭吧。”

  傅父“哼”了一声,念在有外人在场,才没再说话,只低头吃饭。

  杏仁也只当什么都没听见,一直低头扒拉着碗里的白米饭。

  看得出来,他们一家还是十分和谐的。

  只是傅父似乎是个倔性子,现在染了病,又不听劝,一家自然焦急。

  午膳后,杏仁陪着傅君顾将他父亲强行扶回房。

  然后傅君顾吩咐房门口的守卫们,不许他父亲出门,一定要给拦回去。

  傅父在房里气得念叨,傅君顾也不听,直接带着杏仁出了丞相府。

  别人的家事杏仁自是不管,可是从这短短的相处就能看出来,傅君顾是一个孝顺的人。

  对父母,他是孝顺的孩子;

  对陛下,他是忠诚的臣子;

  对杏仁,他还是个贴心的好哥哥。

  除此之外,学识高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面如冠玉,权倾天下。

  整个人就像是没有缺点般,完美无缺。

  两人正坐在马车上,杏仁不禁问道。

  “君顾哥哥,为什么你什么都会,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吗?”

  傅君顾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没有吧。”

  虽然也和他无欲无求有关,可只要有他想要的,还真没有没得到过的。

  若说有,可能就还剩下面前这位了。

  想到此,他微微一笑,轻轻撩起眼前人额间的碎发。

  杏仁有些不自在,往后倾了一些,却听傅君顾说。

  “有些灰尘。”

  闻,杏仁赶紧擦了擦额头,狐疑道。

  “有吗?现在呢?”

  傅君顾笑道:“可以了。”

  难道是她洗澡没洗干净?

  毕竟从隧道出来,又在山间走了一路,确实可能会比较脏。

  杏仁想着,决定待会儿回去再清洗一遍。

  很快,君书馆到了。

  傅君顾先行下车,然后将手探进车帘里来。

  杏仁有些不好意思,可也不好拒绝人家的好意,便将手搭了上去。

  然后,那双大手牵住了她的,并且紧紧握在了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