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一章.兄弟情深而已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尽量把自己代入成男子,一下子理解了许多。

  可她没想到的是,傅君顾不是寻常男子啊,他是断袖!

  殊不知上了贼船的杏仁,此时还和傅君顾上演着兄弟情深,其乐融融。

  两人回到府中,傅君顾陪着她在偏殿看话本。

  其实现实情况是,杏仁看话本,傅君顾抚琴。

  杏仁只能感叹自己的待遇太好了,整个盛安朝,能有几人听见丞相的琴声啊。

  一边看话本,一边听着悦耳的乐曲,杏仁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待一曲完毕,她崇拜的拍起了巴巴掌。

  “君顾哥哥的琴技真是世间罕见。”

  虽然她也没怎么听过弹琴,但不妨碍她夸他。

  傅君顾朝她招招手,“杏仁要来试试吗?”

  她?

  杏仁手指着自己,不可置信道。

  “我?我压根就不会,倒是浪费了这把好琴了。”

  傅君顾抿唇一笑,“无碍,我可以教你。”

  闻,杏仁有些蠢蠢欲动了。

  琴棋书画是大家闺秀才能学的,像她普通人家,唯一要学的,就是怎样才能养活自己,养活一家人。

  可这并不妨碍杏仁也有一颗羡慕的心,既然现在机会摆在眼前。

  不如就……试试?

  想着,杏仁欣喜的答应下来。

  “好!那就劳烦君顾哥哥了。”

  傅君顾笑道:“说什么劳烦,能教杏仁,我也十分开心。”

  特别是听着她那一口一个哥哥,声音娇娇软软,他的心都简直快要融化了,想要生吃活吞了她。

  两人坐在榻上,杏仁试探着轻轻拨动了一根弦。

  古筝发出清脆的乐声,音调不高不低。

  “很好,再试试。”

  得了傅君顾的鼓励,杏仁胆子大了几分,双手学着傅君顾抚琴的样子,在古筝上乱拨动了起来。

  虽然有音调,可是听起来杂乱毫无美感。

  杏仁赶紧松了手,无助的看向傅君顾。

  “别急,我们先学最简单的。”

  说着,傅君顾一边替她讲解音阶,一边从身后握住她的双手,落在对应的弦上。

  看着被握住的双手,还有身后温暖的胸膛,杏仁微微有些不自在。

  可是听着傅君顾通俗易懂的讲解,她渐渐将这感受给抛到了脑后,认真听了起来。

  一边听,一边学。

  很快杏仁就学会了那些高低起伏各不同的音调。

  杏仁学得认真,可环在她身后的傅君顾却被扰了心神。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身前可人儿白皙精致的侧脸。

  视线慢慢往下,落入她的衣领里,是纤细的脖颈和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

  傅君顾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突然顿住了说话。

  杏仁奇怪的回头看他。

  “怎么了?”

  傅君顾轻咳一声,“无碍。”

  然后继续讲解。

  他强行将注意力落在面前的古筝上,可又被手下柔嫩的小手吸引了注意力。

  他没忍住捏了捏那触感,惹来杏仁的视线。

  弹奏一番下来,他都还得佩服自己,是如何做到魂不守舍并且之有物的。

  杏仁自然没察觉到这一切,只是欣喜自己能准确的弹出最基础的音调了。

  她就像是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对这古筝有着莫大的新奇感。

  直到傅君顾将古筝拿走后,她还有些失落。

  结果第二日,傅君顾便拿来了一架全新的古筝。

  杏仁惊奇道:“昨日那架呢?”

  傅君顾眉头微蹙,“怎么,你不喜欢这个吗?”

  杏仁赶紧摇头,“我当然喜欢,只是这竟然是崭新的?”

  听见她满意,傅君顾这才笑了。

  “送你东西,总不能送旧的吧?”

  杏仁惊讶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像是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送我的?”

  傅君顾肯定的点点头。

  杏仁自然欣喜,可是无功不受禄。

  她在他家本来就是白吃白住了,现在还得受人恩惠。

  虽然她十分心动,但还是犹豫了。

  傅君顾自然看出了她的犹豫,劝解道。

  “我说认你做弟弟,可却还从来没有送过你正式的礼物。我是丞相,认个弟弟自然不能太过抠门吧?”

  杏仁反驳道:“君顾哥哥哪里抠门了,只是实在是这礼物太贵重了吧?”

  “我作为丞相,总不能连一架古筝也送不起吧。好杏仁,你别说了,快收下吧。”

  两人推来推去也实在无用,傅君顾下定了决心要送,杏仁只好收下。

  说是收下,也就是放在这侧殿里,供她日日练琴。

  今日傅君顾教她的是一首简单的、类似于童谣似的曲子。

  仍然是昨日那方法,傅君顾环在她身后,双手握住她的小手,精准的拨动每一处琴弦。

  杏仁在经历过最开始的不自在后,很快进入了状态。

  她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和傅君顾相处的方法,那就是把自己当男子。

  一把自己代入男子,很多她作为女生不能接受的事情,都很轻易就能想通了。

  这也是他们的相处之道,并且傅君顾似乎也很吃这一套,一日比一日更柔情。

  兄弟情深嘛!

  杏仁想着,更加不注重小节了,只专心练琴。

  就这样过了几日,傅君顾日日都呆在侧殿内。

  除了睡觉才回去,其它时间基本都和杏仁呆在一起。

  杏仁终于感到疑惑了。

  “君顾哥哥,你不用上早朝的吗?”

  往日在宫里,陛下可是天还没亮就得去上早朝,丞相大人怎么这么悠闲?

  傅君顾被问得一愣,才苦笑道。

  “之前父亲病重,我告了假,现在假还没过完呢。”

  杏仁了然的点点头,再想起傅父,这几日仍然固执的要到前厅来用膳,但是看起来身子骨好像硬朗了许多。

  想到此,她稍微放下心。

  看得出来,傅君顾对待家人,可谓是极为看重。

  若是傅父有个三长两短,恐怕他根本无法接受。

  丞相大人待她好,她不希望他伤心难过。

  气氛有些消沉,傅君顾看着杏仁黯然的模样,心中一暖。

  他不禁轻轻拥住了她,难得的,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

  杏仁一愣,下意识想要推开傅君顾。

  可转念一想,她和弟弟不也是这样抱的吗?

  她是男子,她是男子。

  杏仁在心中默念两遍,放下了准备推拒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