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三章.战前事宜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夜晚,杏仁躺在床上,不自觉的想着今日傅君顾说的那些话。

  两国即将交战,想必陛下现在也很忙吧。

  有没有吃好睡好,下人们有没有伺候好。

  她不在,有没有人替陛下按摩舒缓疲累。

  哎……

  明明他都不理她了。

  她还想他干什么?

  杏仁翻了个身,心情烦躁不已。

  实在睡不着,干脆坐起来看话本。

  这些光怪陆奇的故事,能暂时帮她摒弃所有烦恼。

  再说了,结局是好是坏,她还要亲自看看。

  《白面书生》:

  书生跟着天子回到了宫廷,才知道自己面对的不仅是天子一个人。

  还有后宫无数的女人,以及不同意立后的朝臣。

  可是她不在乎,最终排除万难,做了至高无上的皇后。

  大礼当夜,妖狐寻来,亲眼看着两人洞房花烛。

  他气急攻心,正准备动手,却见书生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刺进了身上人的心口。

  天下一脸不可置信,问为什么。

  书生一脸冷漠:“你当初斩我满门,现在不过用你一命,抵我家门一百多条冤魂。”

  天子变了脸色,要与书生同归于尽。

  千钧一发,妖狐救下书生,要带她离开。

  书生满脸动容,还是拒绝了。

  “我要当皇后,为顾氏一族洗清冤屈。”

  妖狐为了陪伴书生左右,自愿化形天子的模样,固守在宫中,为书生劈荆斩刺。

  待冤屈洗清,妖狐本以为书生会长留宫中。

  却没想到,书生主动提出回到灵丘小筑。

  妖狐喜极,一狐一妖隐居小筑内,留下帝后双宿双飞的传闻。

  后妖狐成仙,却但愿留在人间,同书生习双修之玄法。

  又是百年,两人共飞天界。

  *

  杏仁惊呆了,这曲折离奇的剧情。

  从山野到皇宫跨度极大,最后竟还飞升了天界。

  但最让杏仁惊讶的是,民间还真有这个传闻!

  传闻一百年前,一帝一后为寻长生之法,隐居山林。

  飞升那日,天现异象,百花齐放,天门大开。

  据说还有许多人都瞧见了,为之叹为观止。

  由此这传闻流传至今,仍然经久不衰。

  不会……

  这话本写的是真的吧?

  杏仁看着手中的话本狐疑。

  灵丘,灵丘在哪?

  好像的确似曾听说过。

  她想,她以后一定要去看看。

  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吃人的狐狸。

  想着想着,杏仁终于有了睡意。

  手边的书滑落在床沿旁,大打开着,里面是大段大段暧昧的语句。

  睡得迷迷糊糊的,杏仁似乎感觉有人坐在身旁。

  她睁眼一看,只见一袭白衣坐在床边。

  此人有一头墨黑长发,正背对着她,看不清面容。

  此时天才微微凉,外面也格外安静,应该还很早。

  杏仁脑中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一些妖魅鬼怪,吓得赶紧坐了起来。

  那人听见动静回身看她,原来是傅君顾。

  杏仁松口气,“君顾哥哥,怎么这么早?”

  傅君顾合上手中的书,道:“今日要上早朝,想来和你说一声,看你睡熟,就没忍心吵醒你。”

  杏仁“哦”了一声,注意力这才转移他手中的书上。

  待看清那是什么书,她一下子打了个激灵。

  丞相大人……

  他……已经看过了?

  杏仁脸色一点点变红,悄悄看了看傅君顾的神色,见他面色如常,一时心里有些摸不着底。

  她还在纠结他到底有没有看过这个问题,只听傅君顾出声了。

  “杏仁原来喜欢看这类话本,我那里还有许多,不如改日同杏仁一起观赏?”

  俏脸蓦地滚烫,杏仁猜测,自己现在脸一定爆红了。

  “呃……我……我不小心拿到的,心下好奇……”

  她有些语无伦次,傅君顾打断了她,笑道。

  “这有什么?我们都是男子,看看这些再正常不过。”

  傅君顾说得再自然不过,这也让杏仁有些动摇。

  “……是吗?”

  他肯定的点点头,“当然,杏仁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

  杏仁想了想,脑袋里全是一些美好的词汇。

  “温文儒雅,风度翩翩,温柔纯善,体贴近人。”

  傅君顾被夸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里满是笑意。

  “我在杏仁心中这么好吗?”

  杏仁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那……杏仁喜欢我吗?”

  杏仁犹豫了一下,想着两人都是男子,讲的自然是兄弟之情。

  于是她了然道:“君顾哥哥是我兄长,我自然喜欢哥哥。”

  傅君顾很想再问一句,那除此以外呢?

  但他还是忍住了,怕会吓到杏仁。

  总之,这事急不得,得循序渐进。

  归正传,他说回之前的话题。

  “所以,即便是我,也会看这种话本。杏仁何必如此拘束自己?人生在世,当随性为之。”

  总觉得两人这样对坐着,谈论这种话题有点怪怪的。

  可是杏仁竟然觉得,傅君顾说的也很是有道理。

  一时,她有些心动了。

  可是,和丞相大人一起看……?

  会不会很奇怪啊。

  杏仁正思考着,只听傅君顾道。

  “就这样吧,我先去宫里了,等我回来带几本畅销话本给你。”

  于是,她还来不及拒绝,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傅君顾离开后,杏仁又在床上躺了会儿,怎么都没有睡意。

  算了,既然醒了,还是起床吧。

  早起的杏仁去厨房随意吃了点早膳,又回了侧殿练琴。

  没了傅君顾的辅导,她勉勉强强的将才学的童谣温习了一遍。

  虽然弹的不怎么顺,但好在没有弹错。

  待练习了一上午,已经可以不用磕磕绊绊的弹出来了。

  就这样,杏仁也很是满意了。

  临近午膳时间,傅君顾还没有回来。

  但他的侍读蒙恩回来了,通报说今日公子不回家用膳。

  于是今日又是杏仁陪二老吃饭。

  一边吃,傅父倒是很欣慰,难得的开口说话。

  “朝廷现在正是需要君顾的时候,可能需要忙上许多天了。不过我傅氏男儿,自当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才对得起陪老皇帝打下江山的列祖列宗啊。”

  傅母连忙在旁点头附和,深以为然。

  “是啊,想来列祖列宗天上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就是这战事一起,不知道君顾的婚事到底得忙到什么时候才能有眉目了。”

  说着,她哀叹一声。

  傅父立马瞪了眼睛,“妇人之见!家国大事和儿女情长,孰轻孰重,你不清楚吗?”

  傅母也不反驳,只低落道:“话虽是这么说,可是……”

  可是什么,傅父心中很清楚。

  他久病无医,想要在生前抱个孙子的愿望,可能将要遥遥无期。

  不过小家自然不能和大家比,国事当前,当然是以国事为重。

  一时,厅内气氛沉寂下来。

  杏仁听着,心中也有了个底。

  看来两国交战,势在必行。

  而且现在已是寒冬,想来战事不会久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