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四章.急性败血症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已经有一连几日没怎么见过傅君顾了,每次都只是匆匆碰面后,他便要进宫。

  不过他答应给她的话本还是给她带来了,只颇为遗憾的留下一句话。

  “看来只有过些时日再陪杏仁看书了。”

  杏仁自然巴不得这样,连忙眼巴巴的把他送走。

  看着留在桌上的几本话本,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偷偷翻开看了看。

  只是看着看着,杏仁发现了不对劲。

  《白面书生》讲的是男女之情,而这本,她看了许久,才讶异的发现竟然说的是两个男子。

  杏仁顿时来了兴趣,从来都只听过断袖,可还没从来没看过。

  她倒是有些好奇,男子之间恋爱是什么样的。

  不同于《白面书生》的爱恨情仇,这本话本纯粹写的就是甜蜜入骨的爱情。

  杏仁看得时不时的露出慈祥和蔼的微笑,像极了催婚的傅母。

  看话本来了兴致,杏仁愣是一口气连看了三日,才将此话本看完。

  傅君顾据说今日也要晚膳过后才能回来,杏仁便和二老先行用膳。

  可饭才吃到了一半,傅父鼻中的鲜血却长留不止,怎么也止不住。

  杏仁着急了,连忙吩咐了几个奴才分别去请太医名医,然后又让蒙恩去叫他家公子赶紧回家。

  她可是答应过傅君顾的,替他好好照顾父母。

  现在他不在,她可不能自乱了阵脚!

  做完这一切,杏仁才稍微歇了口气。

  可是看着傅父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和似乎要流尽的鲜血,杏仁的心弦绷得紧紧的。

  只在心里盼望,傅父可千万不能出事!

  她守在傅父床前,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京城里请的名医终于到了。

  至于太医,可能从宫里赶来还需要段时间。

  “大夫,怎么样了?”

  见大夫凝眉不展,杏仁心中‘咯噔’一声,连忙问道。

  大夫叹了口气。

  “败血之症,恐怕…”

  说着,自己都摇起头来。

  正好,此时宫里的太医也赶来了,也急忙上前为傅父看诊。

  杏仁期待的看着他,期望他能给出一个不同的结果。

  然而,太医也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眼看着傅父的鼻血还没止住,杏仁手中擦着鲜血的帕子却已经被浸透得鲜红。

  她有些头晕目眩,似乎是犯了晕血症。

  她想趴在床边缓缓,但此时傅父病情危急,容不得她缓缓。

  想着,杏仁站起身来,想去更换手中的血帕。

  却不小心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脖子上的红绳,然后颈间一轻,似乎是玉佩被勾掉了。

  杏仁正想将它从被子上捡起来重新戴上,一道急促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动作。

  “父亲!”

  是傅君顾回来了。

  他风尘仆仆,发髻已经有些凌乱。

  可是他毫不在意似的,直接大步走到了床边。

  “太医,我父亲怎么样了?”

  太医已经看了好一会儿,再三确认过后,惋惜的摇了摇头。

  “令尊……乃是恶性败血症,药石无医。”

  恶性败血症,一经发现,便是开启了死亡倒计时。

  患者多是以血流过多,止不住鲜血而死。

  也就是说,傅父,可能……

  没多长时间了。

  傅君顾呆在当场,双目渐渐发红。

  杏仁看见他蓦地握紧的双拳,鲜血顺着他的指节缓缓滴落。

  杏仁很能明白他现在的心情,可是没法去宽慰他。

  发生这种事,每个人心里都需要消化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淡化伤痕。

  凭借其他人的只两语,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只会加深伤痛。

  一旁的傅母要比傅君顾更脆弱一些,听了太医的诊断结果后,直接大声哭了出来。

  虽然早就知道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当这一刻来临后,杏仁心情还是十分沉重。

  室内一时只有傅母的哭泣哀嚎声,听得人心中肝肠寸断。

  反而傅父是所有人中最淡定的那一个。

  “哭什么!”

  他虽然十分虚弱了,但还有力气说话。

  “我一把老骨头了,这是早晚的事儿。”

  说着,他又咳了两声,吐出一些鲜血浸在被子上。

  被子的抖动也将杏仁刚落下的玉佩滑到了床榻上。

  傅父暼了一眼,突然拧起眉将玉佩拿到手中仔细看了一番。

  难道这玉佩伯父见过?

  杏仁疑惑,却见傅父朝她投来震惊之色。

  “君顾,你让他们全部出去。”

  杏仁还正奇怪为什么要这样做,转念一想,可能是傅父想单独和他们说些话。

  傅君顾则此时无论傅父说什么,都会顺着他,闻毫不犹豫的退散了众人。

  一时房中除了傅母的哭声外便再无其它,房间里就只留了他们三人。

  杏仁想着,傅父必定是想要和两位亲人说些话,于是犹豫着想要出去。

  才刚退了一步,傅父就叫住了她。

  “杏仁,你过来。”

  杏仁听话的走到床前,只见傅父拿起玉佩问她。

  “这是你的玉佩吗?”

  这是宋然送给她的,虽然按理来说算是她的。

  可是杏仁从来没有想过要接受这礼物,最多只算是暂时保管吧,迟早也得还给宋然。

  就一愣神的功夫,傅父就当她是默认了。

  可能是怕时间来不及,他没等她回答便继续说道。

  “这块玉佩,是先帝之物。”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惊了。

  杏仁更是震惊不已。

  什么,先帝之物?

  宋然怎么会有先帝的东西?

  对,他说的是他娘留给他的。

  可……

  宋然的娘亲,又怎么会有先帝的玉佩?

  一时之间,杏仁联想到了许多,其中有个可能性在心中发芽。

  而傅父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她的猜测。

  许是说话有些困难了,傅父加快了说话的速度。

  “先帝还在世时,我曾在宫里听过一个传闻。一名宫女被先帝临幸,一次便怀上了龙胎。先帝让她生下来,可是眼看便要足月,宫女却突发血崩,肚中孩子和她都死于难产。”

  这故事杏仁听得莫名,完全不知道这和宋然的玉佩有什么关系。

  只听傅父继续说来其中干系。

  “这玉佩,便是先帝曾经赏赐给宫女的贴身之物。照理说已经和宫女以及龙胎一起下葬,又怎么会出现在你这里?”

  说完。也不等杏仁回答,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测。

  “只有一个答案,当初的龙胎没有随难产死去,而是一直活着,活到了现在!”

  说着,傅父一双眼熠熠紧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