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五章.偶遇陛下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满脸疑惑,傅父到底想表达什么?

  难道想说,她就是那个龙胎?

  要说是,那也不是她啊,而是宋然……

  宋然……

  是先帝私生子?!

  那宋然他自己知道吗?

  杏仁惊住了,满面震惊,嘴巴大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

  傅父见她这幅模样,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

  “如果我没猜错,那你应该是当今陛下的皇弟。”

  此话一出,连傅母都停住了哭泣,呆呆的看着杏仁。

  杏仁回过神来,连忙想要出声解释,却见眼前的老人呼吸陡然加快,胸部剧烈起伏起来。

  她再顾不得问,只焦急喊道。

  “伯父!你怎么了!”

  傅君顾也赶紧握住他父亲的手,手背上青筋毕露。

  “父亲!”

  在几人的呼唤中,傅父艰难的说出一句话。

  “君顾……杏仁她无权无势,照顾好她……”

  话落,傅父脑袋无力的偏向一边。

  傅君顾手中握住的手也往下垂,滑落到了榻上。

  “父亲!”

  傅君顾哽咽出声,闭上眼一行清泪落下。

  杏仁心中也是酸楚不已。

  傅父临死前,竟然还在担心她的安危。

  想着,她的眼眶不禁也泛红了。

  之后便是为傅父准备后事,全府人披麻戴孝,府里府外也迅速挂上了白巾。

  看着傅君顾正扶着站都站不稳的傅母,杏仁也上前帮忙搀扶着。

  “君顾哥哥,伯母,节哀顺变。”

  傅君顾轻轻点头,傅母又是哀泣一声。

  待处理了傅父的后事后,第二日便通知了所有人,许多臣子都会前来吊唁。

  杏仁怕会被认出自己,于是没有到前厅去,只呆在自己房间中。

  听着外面哀乐奏响,杏仁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只能感叹人生无常,生死有命。

  杏仁坐在窗前出神,突然被窗外一抹雪白吸引了注意力。

  那雪白蹦蹦跳跳的,傻头傻脑,正和院子里的一株梅花树过不去。

  眼看那白兔又要往树上撞,杏仁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去了院中。

  “白白?”

  感觉这兔子长得和白白差不多,杏仁下意识就唤了出来。

  然而那兔子似乎真听懂了似的,终于不再和梅花树死磕,转过身朝她跳来。

  难道真是白白?

  杏仁感到神奇,又唤了一声。

  结果这兔子真能听懂,直接跳到了她的腿上。

  “白白,回来!”

  杏仁正揉着这兔子的毛发,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杏仁的身子不禁僵住了,手中的兔子也撒腿跳了下去。

  她不敢回头看,只听见那人责备道。

  “你乱跑什么?要是你主人回来看不到你,岂不是伤心?”

  杏仁心中一动,眼里一下就含上了泪水。

  陛下……

  陛下盼着她回去吗?

  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白白咕咕的叫了出来,似乎很生气。

  盛景玉轻笑一声,将白白提到怀中。

  正要离开,却见那梅花树下那人一动不动,看背影颇有些熟悉。

  可能又是君顾的哪个朋友吧?

  盛景玉想着,却见怀中白白挣扎着跳了下去,直奔那人而去,他赶紧跟了上去。

  脚步声渐渐接近,杏仁身体越发僵硬。

  白白又跳了回来,在她脚边不停蹦跶。

  一双手探过她的身前,将白白提了起来。

  “白白,你真不听话。”

  杏仁终于见到了那张熟悉的侧脸。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那人终于正眼看了她。

  盛景玉愣了神,怀中兔子又蹦跶了下去,他却没有再管。

  杏仁被看得垂下了头,喃喃道。

  “陛下……”

  这一声像是终于唤醒了身前的人,她蓦地被抱进了那人温暖的胸膛。

  紧紧抱了许久,他才唤她。

  “杏仁。”

  杏仁等这一声等了太久了,眼泪不自觉就涌了出来。

  感到胸前濡湿的衣襟,盛景玉叹了口气,将怀中人圈得更紧。

  过了一会儿,待心中情绪平复下来,他才想起来问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

  前几日他又去过王府,可仍然没能见到她。

  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丞相府?

  难道也是随王兄一起来吊唁的?

  杏仁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一切,却听他了然道。

  “你是同王爷一起来的吧。”

  杏仁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王府发生的事,不能告诉陛下。

  一是王爷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她不能轻举妄动,万一他将此事告诉陛下,那她十分危险。

  二是王爷是陛下的兄长,并且还曾救过陛下的命,陛下是信她还是信王爷,杏仁心中没底。

  杏仁决心隐瞒王府中发生的事,可是转念一想,若是陛下待会儿再将她交给回王爷怎么办?

  想到此,杏仁赶紧问道。

  “陛下,奴才可以回宫了吗?”

  看她迫不及待的模样,盛景玉有些疑惑,不答反问。

  “你在王府里呆得不开心吗?每次朕去找你,王兄都说你在忙。”

  她哪里是忙。

  陛下第一次来时,她正被关在密室里。

  后来几次,她已经离开了王府,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可是杏仁不能说,只能想办法让盛景玉把她带回宫去。

  “没有。陛下……”

  她吞吞吐吐的,让盛景玉起了疑心,催促她。

  “有什么事就告诉朕。”

  杏仁想着将要说出口的话,有些羞耻,但还是狠下了心。

  “陛下……我只是,想您了。您就让我进宫陪着您、服侍您吧。”

  话一出口,杏仁不好意思的将脸埋进了他怀里。

  结果等了许久,身前人都没有反应。

  她不禁开口唤他:“陛下?”

  盛景玉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的人,心中柔情万千。

  “我也很想杏仁。”

  现在反倒轮到杏仁怔住了。

  这还是陛下第一次在她面前表达其它的情感。

  原来陛下,并没有嫌弃她吗?

  杏仁小心翼翼开口,“陛下不生我气了吗?”

  盛景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关于宋然那事。

  他笑着摇摇头,“朕没有生你的气,只是在气自己。”

  他只是无法接受自己……

  竟然吃一个太监的醋。

  可过去这么久了,他早就不在乎那些了,只想让她陪在身边,便足够了。

  想着,盛景玉圈住怀中的人,嗅着她的发香。

  “杏仁!”

  远处,傅君顾从院外进来刚好看见了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