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六章.女扮男装后男扮女装?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傅君顾敛着眉目,看不清神色。

  杏仁因这声呼唤赶紧推开了盛景玉。

  遭了,被丞相大人看到她和陛下搂搂抱抱的样子,不会误会成什么吧?

  虽然她心底的确有些心虚,但她和盛景玉可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们只是普通的君臣、主仆关系而已。

  杏仁在心底说道。

  不知是在解释什么,还是在劝慰自己。

  不过傅君顾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他面色如常的走了过来。

  杏仁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才松了口气。

  “陛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盛景玉指了指脚下的兔子。

  “跟着这小家伙来的。”

  傅君顾闻了然的点点头,又问杏仁。

  “我还想说怎么没在前厅看见你,一起出去吗?”

  出去?

  出去和那个变态王爷碰面吗?

  杏仁想想那场景,打了个哆嗦,赶紧摇头。

  “不了不了,我就呆在这里吧,待会儿我同陛下一起回宫。”

  傅君顾闻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杏仁赶紧给他眨眨眼。

  心中有些酸涩,但他面上却还是笑道。

  “好,那我以后只能进宫找杏仁玩了。”

  看两人刚才拥抱的模样,应该是消除了误会,和好了吧。

  陛下……

  口口声声说着不能接受断袖。

  可看陛下刚才的神情,分明就是……动了情。

  他同盛景玉从小一同长大,他的一举一动,他都再了解不过。

  没想到,两人竟然会有共同喜欢上一个人的一天。

  要不然怎么说是密友呢,口味都不尽相同。

  可是……

  陛下还不知道,杏仁其实是他的皇弟。

  哪怕他能接受断袖之癖,两人也绝无可能。

  想着,傅君顾心底竟然升起了一丝庆幸。

  毕竟,这样便不算是他在同盛景玉争,只能说是那两人无缘罢了。

  傅君顾同盛景玉离开后,杏仁没敢再呆在院子里,怕待会又进来一个熟人。

  万一这个熟人是盛光霁,那她就惨了。

  她直接抱着白白进了房间,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说是她的,其实都是傅君顾送的。

  想到即将要离开生活了许多天的地方,杏仁叹了口气。

  丞相大人待她那么好,她无以为报。

  等到离开丞相府,回到宫中发了月银,她一定要买礼物报答他。

  杏仁想着,一边将傅君顾送给她的话本装进包裹里。

  待收拾好后,就在房间里等着盛景玉来接她。

  杏仁也没有等多久,大概就半个时辰的样子,盛景玉便来了。

  看着她还提着一个包裹,不禁好奇问道。

  “你这是拖家带口来丞相府了?”

  杏仁这才想起来,在盛景玉眼中,她是跟着盛光霁从王府来的。

  她赶紧解释道:“没有,这是丞相大人之前送给我的话本。”

  盛景玉了然,没有再问。

  “我们走吧。”

  杏仁应声,把斗篷披上,帽子也给盖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确认不会被人认出来,才放心。

  盛景玉在旁看得哑然。

  待她收拾好了,问道。

  “你……这是?”

  杏仁打着哈哈,“外面很冷啊,风很大,披着才不会着凉。陛下你要不要,我给你拿一件?”

  盛景玉看着裹得像狗熊一样的杏仁,嘴角抽了抽。

  “不用了。”

  有了斗篷的掩护,一路走得很顺利。

  傅君顾可能还在前厅,他们没有去道别,而是直接出了丞相府。

  直到上了马车,杏仁还犹如在梦中般。

  她这就要回宫了?

  折腾了一个月,离开皇宫那么久,现在,她终于要回去了?

  杏仁还带着一股不真切感,但很快,她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陛下,苏妃一事……”

  提起苏妃,盛景玉蓦地沉了脸色。

  “苏妃的事我已有定论,只是没有人证物证,他们处理得很干净。至于你说的那个红英,朕派人找了两天,才在池里打捞起来。”

  就是因为红英的离奇死亡,也让他断定了,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很有可能就是像杏仁说的那样,厉尘和苏妃通奸,被她撞破。

  而红英,则是被杀人灭口的。

  若不是厉尘手握兵权,苏妃的哥哥又是和亲王,在朝中颇有权势,他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这两人,丝毫没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杏仁看着明显低气压的盛景玉,暗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只不过……

  红英死了……

  虽然她也是咎由自取,杏仁还是忍不住惋惜。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被这些权贵任意牺牲了。

  而现在死的是红英,下一个,说不定就是她。

  她现在是唯一的目击者,若是她回到宫中的消息走漏了风声,那狗将军和苏妃必定不会放过她。

  她之前是在王府里,苏妃似乎很怕盛光霁,所以不曾对她动手。

  但回到宫中,这事就不好说了。

  想到此,杏仁对前景表示堪忧。

  像是看出了她的担忧,盛景玉说道。

  “这次回宫,朕给你安排了新的身份。”

  新的身份?

  杏仁好奇的睁着大眼,等着盛景玉继续说。

  “但……可能就会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杏仁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她问道。

  “所以……我是什么身份啊?”

  盛景玉看着她,缓慢又清晰的吐出四个字。

  “朕的妃子。”

  杏仁:“???”

  杏仁简直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可是盛景玉说的确切,一点也不模糊。

  所以……

  妃子?

  她?

  她现在是男子啊!

  “你是男子,只有男扮女装,养在后宫中,才不会有人认得出你来。想来哪怕是朱肆、苏妃等人,也不会有所怀疑。”

  盛景玉继续解释道,语气欢快,看模样很是期待。

  说是这样说……

  虽然没有人能认出来,可是男扮女装……?

  她现在就是女扮男装啊!

  那不就是让她一个女子,去假扮女子,本色出演?!!

  杏仁敢保证,自己穿女装绝对天衣无缝,因为她本来就是女生。

  可是……

  陛下真的不会看出来什么吗??

  她简直就是在刀山火海上跳舞啊!

  一不注意便会万劫不复!

  “可不可以……不扮女装啊?”杏仁为难道。

  盛景玉叹口气,“朕知道你为难,可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你放心,等明年厉尘出征,朕就让你恢复身份。”

  话说到这份上,杏仁也不好再拒绝了,只好哀哀的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