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七章.杏仁女装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回到宫中,马车行到景安宫门前才停下。

  杏仁拢着斗篷正准备往自己房间走,却被盛景玉给拉了回去。

  盛景玉牵着她,直直的把她牵进了寝殿里。

  “你不能回那个房间了,你先在我这里住两天,等朕给你选一处宫殿,收拾好了你再住进去。”

  睡陛下的寝殿?

  杏仁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寝殿内就一张床。

  那……

  她睡哪里呀?

  想着,杏仁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

  “那个……陛下,这里就一张床,我不合适吧……?”

  盛景玉被问懵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这里没地儿睡。

  他沉吟道:“挤挤也不是不行,难道你还嫌弃朕?”

  本来打个地铺也行,可看她一副惊恐的小表情,他莫名的不舒服。

  果然,此话一出,杏仁的表情更可怜了。

  “我哪里敢嫌弃陛下,只是,我睡觉很不规矩,怕扰了陛下。”

  盛景玉笑了,悠闲的倒了杯茶喝。

  “无碍,朕不怕。”

  杏仁还想说两句,却见他自顾自的浅酌茶杯,一副不必再提的模样。

  杏仁无奈了,颓废的坐在了凳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生无可恋。

  结果,更生无可恋的还在后头。

  “陛下,您吩咐的东西到了。”

  朱公公在外面敲门禀报道。

  盛景玉放下茶杯,“放在外殿吧。”

  门开了,一阵脚步声响起。

  但并没有进内殿,而是在还有段距离的地方便停下了。

  “陛下,老奴告退。”

  很快,脚步声再次响起,门又被关上了。

  盛景玉起身去将一个箱子拿了进来。

  杏仁有些好奇的看着,只见盛景玉打开了箱子,里面装着锦绣华服。

  “穿上试试。”

  盛景玉憋着笑,声音带着蛊惑意味。

  杏仁欲哭无泪的拿起里面的衣裳,打量了一番后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由于已经到了冬日,所以衣服都很厚实,连脖子都不会露,只是颜色稍微鲜艳了些。

  有红色的,粉色的锦裙,还好外面还配有一件雪白的斗篷,可以将整件裙子都遮挡住。

  可能是她之前将这事想得太可怕,所以现在看见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后,竟然很轻易的就接受了。

  杏仁选了红色的那套衣裳,拿起整套便进了屏风后。

  她本身就是女子,所以穿起妃嫔的服饰来还算比较适应。

  只是宫中的华服要稍微复杂一些,她还是花费了些许时间。

  穿好后,杏仁打量了一下自己,感觉不是很古怪,才扭扭捏捏的出去了。

  盛景玉还坐在那凳子上,此时听见动静瞧了过来。

  怔了一会儿后,他起身走了过来,替杏仁打整了一下斗篷。

  两人离得很近,杏仁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有些不自在。

  刚想往后挪一点,就听盛景玉说。

  “很适合你,很好看。”

  被夸奖了,杏仁有些愉悦,她糯糯道。

  “谢谢陛下。”

  话音刚落,结果又听身前的人出声。

  “要不是知道你是杏仁,我还以为这怕不是你的胞妹了。”

  杏仁:“……”

  过分了陛下。

  虽然她的确是女子,但还是感觉被冒犯到了。

  见杏仁闷了声,盛景玉笑道。

  “逗你的,朕知道,杏仁是个实打实的男子汉。”

  杏仁好受了些,被‘男子汉’这个词给安慰到了。

  然而还没有被安慰到多久,殿里就涌进了一波宫女。

  看模样还有些熟悉,竟然是上次选秀那日替她化妆的宫女。

  此时宫女们手上拿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直接就把她的脸捧住在上面涂了起来。

  杏仁不适的想要反抗,盛景玉适当的咳了一声,她只好作罢。

  待一切都弄完后,杏仁终于有空歇口气了。

  看着镜中简直不像自己的自己,杏仁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还……挺好看呢。

  女子爱美是天性,这会儿她倒没有多反感了。

  心中有些雀跃,杏仁想要看看盛景玉的反应。

  “陛下。”

  她回头唤他,却发现他正呆呆的看着镜子。

  见她回头,盛景玉咳了几声,掩住失态。

  真的……

  真的很美……

  原本男子的杏仁就已经美得初现端倪。

  现在做女子打扮,加以修饰后,更是美艳不可方物,堪称绝色。

  但他好歹是个皇帝,不能承认自己竟然丢脸的看痴了。

  盛景玉想着,直接站起身来,不再看杏仁。

  “走吧。”

  穿戴完毕,是该带她出去露个脸了。

  杏仁这一路回来,马不停蹄的。

  听说又要走,她不禁好奇问道。

  “去哪儿啊?”

  盛景玉大步在前走着,头也不回。

  “让大家重新认识你。”

  杏仁有些不解,但很快她就知道是个什么认识法了。

  景安宫内

  院子里的众太监和宫女垂着头,但还是忍不住向上瞟去好奇的视线。

  他们被盛景玉召集在院子里,正有些不知所以然,就见寝殿内两人出来了。

  陛下走在前,一女子走在后。

  那女子生得明眸皓齿、冰肌玉骨,柳眉杏眼、唇红齿白,好一个人间绝色,倾国倾城。

  一时,众人只匆匆一瞥,便看呆了。

  还有些人直接失礼的忘了垂眼,直到盛景玉一个眼刀子射过去,才慌忙把头垂得低低的。

  正心中忐忑,就听陛下开口道。

  “这是杏姑娘,在景安宫暂住几日,你们切不可怠慢了她,见她如见朕,知道了吗?”

  众人齐声道“是”!

  盛景玉微微一笑,眼神却带着冷意。

  “若是让朕知道,有人怠慢了杏姑娘,当重罚!”

  众奴仆一颤,连声应“知道了”。

  一旁站着的杏仁有些怪不自在,身份突然拔高了一大截,从奴才变成了主子。

  她暗暗朝盛景玉挤眉弄眼,盛景玉却不理会她。

  直到让众人散了,他们走到了景安宫外,杏仁才问他。

  “陛下这是何意?”

  她哪有这样娇生惯养,还专门吩咐一次。

  他们已经走远了些,距景安宫有些距离。

  盛景玉看着远处景安宫门口匆匆离去的宫女,笑道。

  “你猜那宫女去哪?”

  杏仁听了,这才注意到有个宫女离开了景安宫。

  “是有事吧?”

  “我看她是去通风报信。”

  杏仁惊道:“什么?”

  “朕此举,就是让这些奴才到处去说,好先给某些人做些心理准备。”

  盛景玉泛着冷笑,杏仁似懂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