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八章.杏仁不老实的睡姿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果然,不到一天的时间,皇宫里就已经传遍了,皇帝今日带回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奴才们都称呼她为“杏姑娘”。

  宫里各宫妃嫔都眼巴巴的看着景安宫的方向,打发了奴才观望着景安宫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结果这一守,就守到了傍晚。

  最坏的消息就是,没有动静!

  两人同进,就没出来过了,这让打探消息的奴才望眼欲穿。

  从月亮挂上枝头,望到了繁星都无几。

  实在没法,瞌睡都望出来了,只能回宫复命。

  各宫妃嫔们早就等得着急得不行了,终于得了消息,却是更整夜难眠了。

  都在想这“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一入宫便得了皇帝宠幸!

  此时在妃嫔们眼中,已经受了宠幸的杏仁……

  “陛下,力度还合适吗?”

  “再重点。”

  盛景玉靠在池子里,万般舒适的享受着按摩。

  杏仁跪在池边,费尽了力气给他捏着肩膀。

  许久没替陛下沐浴了,她的力气似乎小了许多,做起这累活来很是不轻松。

  盛景玉倒是十分享受,杏仁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都不习惯叫其他人伺候,只一个人匆匆洗完便算完事儿。

  现在难得有机会,自然要让杏仁好好服侍一番。

  果然还是杏仁伺候得舒服,他浑身都放松了下来,卸下了白日里的威严和冷漠。

  这澡洗完,已经快接近半个时辰了。

  杏仁累得气喘吁吁,手脚无力。

  盛景玉起身穿好寝衣,独自往内殿走去,边走边道。

  “你也洗一下吧,朕先休息了。”

  看着盛景玉的背影,再看看诺大的浴池,杏仁心动了。

  待盛景玉出了帘子后,确定不会再突然进来,杏仁才赶紧脱了衣裳,一下子钻进水中。

  皇帝的浴池,温泉水源源不断的供应,又大又暖和,可真是奢侈又华丽。

  但不可否认,泡在里面真的超舒服。

  杏仁心情很好的还在里面游了会儿泳,但怕洗得太久惹起盛景玉的注意,还是没一会儿便从浴池里出来了。

  小心翼翼的裹上裹胸,穿上里衣,杏仁探头探脑的走进内殿,向里看去。

  只见盛景玉正躺在床榻上,双目紧闭,似乎睡着了。

  盛景玉躺得方方正正,十分规矩,杏仁悄悄越过他爬向床榻里面,途中还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脚。

  不过还好盛景玉应该睡熟了,仍然一动不动,没有反应。

  杏仁放下心,快速翻进床榻里面,缩到了最角落里。

  还好被子够宽,否则她肯定盖不着了。

  她也学着盛景玉的睡姿规规矩矩的躺下,试图入睡。

  但这样正躺着,手贴着身子,双脚闭拢的睡姿,让她实在有些难受。

  倒不是说人难受,而是脑袋十分清醒,一点睡意也没有。

  躺久了,感觉身子骨还有些僵硬。

  杏仁有些憋不住了,动了动手脚,整个人小弧度的摊开。

  她偏过头看着熟睡中的盛景玉,用气声喊道。

  “陛下……?您睡了吗?”

  盛景玉没有任何反应,杏仁想陛下的确是睡熟了。

  那她……

  是不是也可以不用这么规矩?

  只要第二天早些醒就行了,在陛下睁眼之前赶紧躺得规规矩矩,陛下就不会发现她毫无形象的睡姿了。

  杏仁觉得这个想法十分不错,于是也不再约束自己了。

  人字形,大字形,左翻身,右翻身,趴着睡,翘着腿睡……

  一番折腾后,杏仁总算舒服了,总算进入了状态。

  很快,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她直接就睡死了,估计打雷都打不醒。

  结果,今夜还真打雷了。

  然而杏仁,也是真没醒!

  盛景玉睁开眼,听着外面似乎响彻了整个天地般的轰轰雷声,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熟睡时被吵醒,是最让人恼火的事情。

  他一股子气闷在心中,想要起身喝杯茶水,突然发现一条大白腿正横在他身上。

  盛景玉疑惑的看向腿的主人,这才想起今夜杏仁是同他一起睡的。

  只见杏仁一张睡熟的小脸憨憨的,嘴唇微张,嘴角还带着可疑的亮泽。

  但盛景玉也不觉得邋遢,反而认为很是可爱。

  继续往下看,杏仁侧翻着身,双手护在胸前,宽松的裤腿往上翻着,一条又白又长的大腿直接横跨,占据了整杆床的大半部分位置。

  他的视线不由得被这条腿吸引了。

  光滑整洁,连毛孔都微不可见。

  男人的腿,怎么会生成这样?

  看起来就像是最上好的白玉般,想来摸起来也是光滑无比的吧?

  盛景玉想着,手已经先脑子一步做出了动作。

  嗯……

  的确很滑,清清凉凉的,手感舒适,没忍住便多摸了一会儿。

  直到一道惊雷响起,他才惊觉自己在做什么!

  他就像一个痴汉一般,爱不释手、流连忘返的抚摸着一个男人的大腿!

  想到这儿,盛景玉赶紧把杏仁的腿给推到了一边。

  正想起身冷静冷静,才想起来刚才手下冰凉的触感。

  现在可是冬日,这杏仁不仅把被子踢开了,竟然连裤腿也给弄得褪到了膝盖上。

  她到底是怎么睡的?

  这睡相能有多差,才能做到这样?

  原来杏仁说的自己睡相差,竟然是真的!

  盛景玉叹口气,起身将杏仁翻来正躺着,手脚也摆得规规矩矩,再替她盖上被子。

  做完这一切,他才起身倒茶喝。

  茶水已经很凉了,但也没必要再唤宫人来换茶。

  将就着喝了几口,解了喉咙里的干渴,也没再躺回去睡觉,而是坐在了床榻上。

  时不时的替杏仁放好手脚,盖好被子,掖好被角。

  直到窗外雨停了,雷声不响了,盛景玉才有了睡意。

  再度躺下,脑袋昏昏沉沉快要睡着时,一旁突然靠近了一块热源,然后贴上了他。

  他一愣,刚轻轻把杏仁推开,结果她又靠了过来。

  这次不仅贴上来,还更过分的将腿搭上了他的腰部。

  她的腿有些凉,可能是刚才晾在外面,现在还没有暖回来。

  盛景玉想了想,没再推开身边的人,而是任由她在自己身上取暖。

  虽然有些不大习惯与人同睡,但这人是杏仁,盛景玉很轻易的就接受了,并且很快再次陷入了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