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七十九章.陛下属狗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日杏仁醒来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体质偏寒,时常手脚冰凉。

  可今日,身前就像是贴着一个大暖炉似的,十分暖和。

  杏仁不自觉又往那暖炉里钻了钻,却挨到了一处炙铁,她下意识伸手去抓。

  ……

  “杏仁!”

  一声咬牙切齿的怒吼响起。

  杏仁本来迷迷糊糊的,直接被吓得鲤鱼打挺翻身坐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

  话音刚落,眼前一片阴影笼罩上了她,一张俊脸在杏仁眼前无限放大。

  只是这张俊脸此时脸色不怎么好看,一双星目正怒瞪着她。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杏仁现在终于清醒了些,闻不解的摇摇头。

  只是视线不经意往下扫时,她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她……

  她是不是干了什么蠢事啊!

  联想到之前的大暖炉,杏仁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道歉。

  “对不起陛下!我……我不是故意——啊!”

  一句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被咬了一口。

  陛下……

  陛下是属狗的吗?

  以前就咬过她,现在又来!

  杏仁捂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身上的人,想要感化他,结果没想到换来的是更多暴行。

  以至于出门的时候,她都是捂着脸走的。

  男人啊……

  特别是姓盛的男人,她都得罪不起!

  共度一夜的两人终于出门了,一大早守在景安宫外的人打量了杏仁一番,赶紧回宫复命。

  只是描述得有些不清不楚。

  “那杏姑娘捂着脸,但奴才好像看到,她颈上绯红一片,想来脸上也是……”

  妃嫔们嫉妒了,这得战况激烈到什么程度,才能连脸上也给啃了。

  再想想独守空闺这几年,简直就更是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就去手撕这杏姑娘。

  杏仁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被人恨死了。

  她只哀哀的捂着脸,陪着盛景玉吃了早膳,又回了景安宫歇着。

  现在她可不敢随处乱走,身份还没有办下来,出去乱晃相当于找死。

  有了许多次前车之鉴后,杏仁决定还是老实安分点。

  至于宋然那儿,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和他说清事情经过。

  但这玉佩之事,事关重大,是肯定要告诉他的。

  对了,下次遇见傅君顾,还得让他别声张玉佩之事。

  现在傅君顾和傅母都认为她是先帝的皇子,她也不敢贸然否认。

  还是得见到宋然后,问问他的意见。

  只是她现在这身份,去见宋然,属实尴尬。

  想到这儿,杏仁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还是之后看情况再说吧。

  盛景玉去上朝了,杏仁偷偷的拿出自己的话本看了起来。

  为了避免出现前几次被突然抓到的情况,杏仁这次直接就正对着寝殿门坐下。

  一边看一边注意着门外的动静,只要听见通报或者脚步声,就立刻把书藏起来。

  杏仁做好了打算,可没想到看着看着就看入了迷。

  直到门突然被推开,她才手忙脚乱的反应过来,将话本塞进袖子里。

  怎么会……

  没有通报就算了……

  怎么连脚步声都没有的?

  还好盛景玉在同身后的朱肆说话,没有注意到慌乱的杏仁。

  朱肆往里瞟了一眼,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传闻中的‘杏姑娘’。

  看起来有些面熟,但如此美貌的女子,朱肆确定自己没印象。

  盛景玉交代完朱肆,踏进寝殿,一眼就看见了守在不远处的杏仁。

  “你一上午都呆在屋里?”

  杏仁点点头,“嗯,我不敢出去,怕被别人认出来。”

  “这你放心吧,朕都认不出来,就别说别人了。”

  ……

  这话说得,褒贬不一。

  总之,杏仁还是松了口气。

  “一直呆在屋里也很无聊吧,朕下午把白白给你送来如何?”盛景玉道。

  杏仁搓着冰冷的手,欢快的应声。

  “好啊,正好冬日冷了,可以用白白暖手。”

  这回答让盛景玉笑出了声。

  “殿里不是有暖炕吗?你坐这儿当然冷了。”

  “呵呵……是嘛?我不知道嘛。”

  说着,杏仁悄悄把袖子里的话本往里拢去。

  “你真是傻瓜。”

  盛景玉无奈的叹口气,牵起杏仁进了内殿。

  吩咐人加了炭火,两人坐到了炕上,确实暖和无比。

  杏仁的话本箱子就在一旁,她假装去翻话本,顺便就把藏着的话本给塞了进去。

  见盛景玉已经又在忙碌的批阅奏折了,杏仁想了想,还是拿了一本正经话本出来。

  不得不说,在炕上看话本,手一点都不会被冻僵,特别舒适。

  看了好一会儿,眼看着快要到用膳时间了,盛景玉还仍然端坐着。

  他神情凝重专注的看着手下的奏折,似乎一点也不被其它因素所影响。

  杏仁好奇的凑了过去,只见奏折上基本全是在商讨战争事宜。

  杏仁看不大懂,也不敢出声问,怕打扰了盛景玉。

  看着看着,眼前的奏折突然画风一变,竟然又是催婚的。

  ……

  这到底是哪家的大臣啊,这般敢,不怕死啊。

  杏仁往下看去,隐隐约约看到和亲王三字。

  和亲王不是苏妃的哥哥吗?

  这催婚……未免也太明显了。

  杏仁暗暗吐槽,果然,连盛景玉也是一声嗤笑。

  “白日做梦!”

  很好……

  比上次那句“立你个大母猪”好多了。

  奏折看到这儿,盛景玉终于不再继续,可能是心情都被败完了。

  正好朱肆也敲了敲门,在门外通报道。

  “陛下,上午膳吗?”

  盛景玉“嗯”了一声,一下子十几名宫女端着盘子挨个进来。

  直到摆了一桌满汉全席,还准备在一旁布菜,盛景玉才让她们散了下去。

  杏仁自在了许多,她可不习惯别人伺候用膳。

  看着满满一桌的美食,杏仁就差没流口水出来了,只等着盛景玉一声令下,就要动筷子。

  结果等了许久,盛景玉都没动静,杏仁不禁疑惑的抬头望去。

  只见盛景玉正看着她,一双眸子满是笑意。

  杏仁赶紧收敛了痴态,不甘心的戳了戳筷子。

  实在忍不住食欲,她试探的问道。

  “陛下……可以吃了吗?”

  结果,没想到盛景玉就是在等她这句话。

  “可以,你先给朕唱首歌。”

  ……

  唱歌?

  陛下,你变了。

  你怎么能和那个狗将军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