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章.杏仁本名楚雪婴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上次狗将军把她当作歌姬调戏,还嘲笑她唱的童谣。

  得了,今日陛下又来这一出。

  杏仁也是有骨气的,怎么能为了一桌菜献唱。

  她嘟着嘴扔了筷子,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控诉着盛景玉。

  盛景玉瞧见她扔筷子的动作,挑了挑眉。

  轻笑一声后,也不理会她,自顾自的动了筷子。

  夹起一块红烧鹅放进嘴里,慢慢咀嚼,面露享受。

  “嗯,今天这味道不错。”

  然后又是杏酪羹、炙肚?、炸鸡胙、红烧狮子头等等……

  盛景玉把每盘菜都挨个品尝了一遍,杏仁只能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

  口水不自觉的分泌得越来越多,嘴里已经含不住了。

  杏仁只能咽了咽口水,然后纠结着到底要不要为美食歌唱。

  哎!

  不管了!

  不就唱首歌嘛?

  她都已经给狗将军唱过了,给陛下唱唱又如何?

  陛下这么好,想来是不会嘲笑她的!

  想着,杏仁润了润喉咙,小声唱了出来。

  “红布儿衫,白布儿衫,

  今年的枣儿繁不繁

  倒也繁,

  一棍子打下二十担。

  一担担得衙门前,

  卖了两槐红铜钱。

  又想娶婆姨,

  又想养娃娃。”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唱起童谣来毫无违和感,反而还带着一股孩童般的纯真。

  盛景玉从来没听过童谣,倒是十分新奇。

  只是听到后面,他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杏仁这就想娶妻生娃娃了?”

  杏仁无语道:“这只是童谣里面唱的,我才不想。”

  盛景玉“哦?”了一声,又问。

  “所有男子都想成家立业,成家排在立业前边,为何你不想?”

  因为她是女子啊!

  这句话根本就不成立!

  杏仁没好气的反问:“那为何陛下不想立后啊?”

  盛景玉一噎,“朕还没有喜欢的女子,朕喜欢才能立后。”

  要说喜欢,男子倒是有一个。

  只是,他是不可能断袖的,永远不可能。

  “那不就得了,奴才和陛下的原因一样。”

  杏仁说完,拿起筷子就往心仪很久的红烧狮子头上夹。

  盛景玉没有阻止,只是提醒道。

  “过两日朕就册封你为妃子了,现在你得自称‘臣妾’。”

  现在换成杏仁噎住了,难受得赶紧喝了一杯茶,才舒服了些。

  臣妾……

  咳咳,感觉怪怪的。

  可此事势在必行,杏仁还是试探着喊了一声。

  “陛下,臣妾要吃杏酪羹。”

  盛景玉直接把杏酪羹给端在了她面前。

  ……

  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不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谢谢陛下!臣妾很喜欢!”

  说完,埋头吃了起来。

  虽然杏仁嘴很小,吃东西也是小口小口的,可是那速度,无人能及。

  只一小会儿,玉碗便见了底。

  杏仁舔舔嘴唇,满意的将碗推开。

  抬头一看,盛景玉正看着她出神。

  难道是她吃相太难看了?

  咳咳,杏仁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出声唤醒他。

  “陛下,你想什么呢?”

  盛景玉看着那张一开一合的樱唇,觉得自己也有些饿了。

  他回过神,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

  “没什么。就是,你觉得你的封号叫什么好?你可以自己取。”

  “封号?”

  “比如苏妃、德妃、娴妃等等,前面那个字就是称号。”

  “哦。”

  杏仁明白了,就是她得自己想一个字呗?

  她觉得,‘杏’这个字不太好,怕别人会联想到‘杏仁’这个名字。

  突然余光一瞥,窗外似乎一片雪白。

  杏仁一下子兴奋的站了起来,跑到窗边朝外看去。

  “陛下,下雪了!”

  “朕知道。”

  杏仁回头看去,盛景玉正站在她身后。

  “朕下朝时就已经在下了。”

  她怎么不知道?

  哦,对。

  也是了,早上她回了寝殿后,就没出去过了。

  杏仁有些惋惜,要是早点知道就可以去玩雪了。

  但很快,她又想到了什么,兴奋道。

  “雪字怎么样?”

  盛景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说称号。

  “雪妃?雪白纯洁,晶莹透彻,不错。”

  杏仁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

  “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是冬天出生的,本名里也有个雪字,所以才想的这个字。”

  盛景玉来了兴趣,关注点很奇特。

  “本名?你不是叫杏仁?”

  “杏仁是我的小名,我本名叫楚雪婴。”

  “楚雪婴……”

  盛景玉薄唇轻启,细细咀嚼这三个字。

  “像雪一样纯洁,像婴儿一般纯真。”

  这……

  怎么什么字经过陛下的口,都变得这么好听呢?

  娘亲又没什么文化,真的就只是因为,她是冬天出生的婴儿,才取了这名字。

  不过陛下这样解读,好像还挺不错的。

  于是,两人就这样把称号给定了下来。

  今日下了一天的雪,杏仁兴奋的想要出去玩雪,可是盛景玉拦着了她。

  “此时雪又不厚,不如等它下个整晚,明日早上再玩,岂不是更好?”

  杏仁也觉得有理,只好按捺下心,翘首以待。

  太过兴奋的后果就是,半夜睡不着。

  杏仁在床榻上翻来覆去,为了不吵到盛景玉睡觉,干脆就下了床。

  坐在火炕上看着雪景,再品上两杯上好的茶水,十分惬意。

  结果床榻上突然传来了一点动静,杏仁吓得手一抖,茶水直接全洒了出来。

  单薄的里衣湿了大半,被冷风一吹,更是让人瑟瑟发抖。

  这下不惬意了,杏仁坐不住了。

  站起身看着床上的动静,原来只是盛景玉翻了个身。

  她拍拍胸脯,感受到湿透了的胸襟,才开始为自己的衣服发愁。

  必须得赶快换了,她可不想再吃药了。

  杏仁重新找了套里衣,悄悄的进了屏风后。

  想着盛景玉正睡熟着,她放心的将身上已经打湿的衣服脱了下来。

  刚将上衣穿上,杏仁侧了侧身子,突然瞧见屏风边站着一个黑影。

  她心中一骇,差点叫出声来,还好盛景玉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

  “你是想把侍卫全唤来吗?”

  杏仁摇摇头,待捂住她嘴的手松开后,才道。

  “陛下,您大半夜的干嘛呢,吓死我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大半夜的,鬼鬼祟祟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