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一章.幼稚的打雪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看着面前光着双腿的杏仁,只觉得像是山间魅惑人心的精怪。

  只是这只小妖精似乎比较痴傻,竟然被他问得呆愣住了。

  杏仁此时才反应过来,有些心虚。

  她好像……

  把陛下给吵醒了……

  黑暗中看不清盛景玉的脸色,不知道有没有生气。

  杏仁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将裤子穿好,才小声道歉。

  “陛下,我只是有些口渴,起来喝茶。结果不小心把茶杯洒了,打湿了衣服,所以准备换套里衣。”

  这个理由,盛景玉自然是相信的。

  “你可真笨。”

  ……

  话说,还不是因为陛下翻了个身,才害得她洒了茶杯吗?

  不过杏仁可不敢怪盛景玉,陛下说她笨,那就笨吧。

  可能是晚上太兴奋很晚才睡的原因,第二日杏仁起床时,盛景玉已经走了。

  窗外天已经大亮,白茫茫的一片。

  “哇~”

  杏仁全副武装的跑到了殿外,果然整片天地都纯净无比,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衣。

  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雪,现在哪儿哪儿望去都是晶莹剔透的雪。

  宫墙上铺着雪,殿宇上也铺着雪。

  新奇的看了一会儿,杏仁才想起来,这宫里每天都有人在清理,怎么会到处都是雪。

  再看景安宫外,又是整整洁洁,同往常一般模样。

  杏仁不解,拦住一个不太面熟的小宫女问道。

  “景安宫里怎么没人扫雪啊?”

  小宫女被拦住,吓了一大跳。

  待见杏仁亲切平和的模样,才小心翼翼答道。

  “是陛下吩咐的,杏姑娘是不喜欢吗?奴婢这就去扫干净……”

  杏仁赶紧拦住她。

  “不用了,我很喜欢。”

  小宫女松口气,行过一礼后小碎步跑了。

  杏仁有些无奈,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把这小宫女吓成这样。

  不过,这事是盛景玉吩咐的,是为了让她好好玩雪吗?

  陛下还真是细心周到。

  杏仁微微一笑,不再顾忌那么多,直接冲进了雪堆里。

  她带着暖手套,捧着雪也不觉得冷。

  没一会儿,雪地上就被她堆出了一个雪人模样。

  找来两颗石头,塞进雪人脑袋上,当做眼睛。

  找来树枝,插进雪人的圆脸上,当做鼻子。

  别说,还挺像那么回事。

  堆完雪人,杏仁琢磨着给它取个名字。

  “小马叫白雪,兔子叫白白。”

  “嗯……你就叫……”

  “小黑怎么样?!”

  杏仁自自语道:“好!就叫小黑了!”

  一声嗤笑从身后传来,杏仁回头去看,盛景玉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

  杏仁:“……”

  杏仁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觉得确实挺犯傻。

  她也没好意思问盛景玉笑什么,只赶紧转移话题。

  “陛下一起来玩雪吗?”

  盛景玉有些好奇,“怎么玩?”

  杏仁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假意蹲下身去堆雪人。

  “就是这样啊。”

  话音刚落,她猛地把手中捧住的雪扔向盛景玉。

  盛景玉措不及防,直接被雪球砸在了胸口上。

  他呆在了原地,任由雪球淅淅沥沥滑落。

  这副木头模样让杏仁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哈哈,陛下,好玩吗?”

  看着狡黠灵动的杏仁,愣住的盛景玉终于回过了神来。

  他有样学样,捧起雪堆往杏仁身上洒。

  “这样吗?朕觉得挺好玩。”

  “呀!”

  杏仁被泼了个正着,冰凉的触感让她惊呼出声。

  然而盛景玉已经来了兴致,欺负起杏仁来毫不手软。

  杏仁不甘心了,奋力回击。

  两人在雪地里打起了雪仗来,朱肆和几个宫女侯在一旁,准备收拾残局。

  朱肆很是惊讶,他从来没有见过陛下这副模样。

  饶是陛下年幼时,也不曾如此……

  朱肆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陛下,就像是成熟稳重的人突然变得童真起来,有了童趣。

  这位‘杏姑娘’是怎么做到,能让陛下性情大变的?

  可真是神人!

  哦,不。

  不是神人,也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说不定以后还会是他的顶头上司。

  现在后位空缺,以陛下那倔性子,是断不可能娶自己不喜欢的。

  可陛下喜欢的,除了突然消失,据说是告病休假的侍读‘杏仁’,似乎只有眼前这位‘杏姑娘’了。

  说起来,这两人还的确有些相像。

  难道是陛下睹物思人,所以才将这‘杏姑娘’带回宫来,如此特别对待?

  朱肆心里想着,倒是觉得妥当。

  杏仁是男子,这位好歹是个女子,两人相貌性情相近,也难怪陛下喜欢了。

  景安宫内众人各有心思,然而现在杏仁心里只有一句话想说。

  陛下真是个幼稚鬼!!!

  瞧她身上全是雪渣,盛景玉还乐此不疲的和她打着雪仗,玩上了瘾。

  她的体力自然不比盛景玉,松懈下来后四肢无力发软,压根没法还击。

  所以可怜的杏仁只能等着被砸,被迫和盛景玉玩了许久。

  没办法,自己起的头,哭着也得陪玩。

  还好午膳时间快到了,盛景玉替她拍掉斗篷上的雪花,又整了整衣襟。

  “就你这小身板,还敢偷袭朕,下午继续,不累趴下不许停。”

  杏仁:“……”

  陛下,您就直说您想玩吧,何必拿她当借口。

  不过难得看盛景玉兴致这么高昂,杏仁也不好意思坏了他的兴致。

  “那臣妾得吃饱点,下午才有力气陪陛下玩呀。”

  盛景玉瞥她一眼。

  “吃吧,朕还是养得起你的。”

  感觉又被鄙视了,陛下是在嫌弃她吃得多吗?

  民以食为天,杏仁才不管呢,还是填饱肚子再说。

  今日的膳食仍然很丰富,和昨日比起来又换了新花样。

  杏仁看得新奇,每一样都尝了一遍。

  吃完后,只心里啧啧叹道。

  看来以往在御膳房看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啊,御厨真正的本领她还没偷师到皮毛。

  杏仁一边感叹,一边往嘴里不停塞着。

  直到吃了个十分饱,她都还不想起身。

  “啊!好饱啊!”

  吃得太饱的结果就是,肚子难受,胀得慌。

  “谁叫你吃那么多?”盛景玉好笑道:“去散会步吧,消化一下。”

  杏仁认同的点点头,披上斗篷就同盛景玉一起出了景安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