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二章.女装遇傅君顾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两人刚出景安宫没多久,准备散步去御花园,结果才走到半路,便迎面碰上一人。

  “陛下,臣正准备去找你呢。”

  傅君顾一袭亘古不变的白衣,在看向盛景玉身旁戴着斗篷的杏仁时,视线带着探寻。

  杏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傅君顾,她现在可是女装啊!

  叫傅君顾见着了,不是得笑话她?

  还正好满足了盛景玉,让他看一出好戏。

  想到这儿,杏仁赶紧拉起斗篷,遮住自己的脸颊,只露出一双大眼在外面。

  然而只这双眼,也足够傅君顾将她认出来了。

  “杏仁?”

  看着面前格外熟悉的纤细女子,傅君顾试探喊道。

  杏仁欲哭无泪,不知道该不该应声,还好盛景玉替她解围了。

  “这是杏姑娘,也即将是朕的妃子。”

  对对,她不是杏仁,她是杏姑娘。

  杏仁连连点头,以此来证明盛景玉话中的真实性。

  但是傅君顾却笑了,好奇问道。

  “陛下,杏仁,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呢?角色扮演吗?”

  ……

  得了,这是认定了她就是杏仁了吧。

  盛景玉但笑不语,杏仁则是觉得这事有些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和傅君顾解释。

  而且陛下也在跟前,有很多事情都不方便说。

  想到此,杏仁不再压着嗓子,恢复了干净纯澈的女声。

  “小女楚雪婴,并不是什么杏仁。”

  和她原来的声音完全不同,天差地别。

  傅君顾敛了笑意,打量着那双飘忽不定的眼睛。

  不是吗?明明双眼那么像。

  “原来如此,可能是臣认错了。”

  既然她说不是,那便不是吧。

  说着,傅君顾这才提起进宫的来意。

  有关国家大事,在外不方便,几人又回了景安宫。

  杏仁在院子里堆雪人玩,盛景玉和傅君顾两人则进了书房。

  两人在书房里聊了许久,杏仁想,必定是和战事有关。

  杏仁都已经开始堆第二个雪人了,才听见身后有了动静。

  她没有多想,喊道。

  “陛下,快来,这个才开始呢,我们一起堆啊。”

  身旁蹲下一个身影,一双玉白的手加入了堆雪人的队伍里。

  过了一会儿,杏仁才察觉出了不对劲。

  陛下的手,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吧?

  陛下的手要更大些,而且没有这么白。

  那这人是……

  杏仁侧头看去,傅君顾正满脸笑意的看着她。

  “杏姑娘,可以和我聊聊吗?”

  杏仁从这句话里听出了满满的揶揄意味,知道是傅君顾正在打趣她了。

  果然,他根本就没信过她的说辞。

  杏仁无奈道:“君顾哥哥。”

  傅君顾继续从善如流的堆着雪人,看起来似乎十分熟练。

  “可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杏仁有些为难,“这事说来话长,牵扯了许多人,没有陛下发话,我也不敢告诉其他人。若是君顾哥哥想要知道,不如去问陛下吧。”

  皇帝被戴绿帽子的事,她要是和别人说了,盛景玉非得活剐了她不可。

  傅君顾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我知道了,所以你扮女装,也是因为这件事吗?”

  杏仁点点头,“嗯,无奈之举罢了。”

  说完,她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直就想和傅君顾商量。

  正要开口,眼角却瞥见一抹明黄色衣衫接近。

  她只好快速凑近傅君顾耳边,轻声道。

  “对了,君顾哥哥,玉佩的事,你先不要和陛下说啊。”

  傅君顾颔首,正要说话,却听身后声音响起。

  “你们在聊什么呢?”

  杏仁回过头,看向盛景玉,面色不改。

  “我们在聊那位和我很相像的杏仁呢。”

  盛景玉挑了挑眉,有些无语。

  她这是在把傅君顾当傻子呢?

  聊杏仁?

  看一旁傅君顾一副了然的模样,盛景玉决定还是不拆穿她好了。

  “臣的确和杏姑娘一见如故,改日再来叨扰。”傅君顾附和道。

  “改日?不必了。”盛景玉道:“明日起她就是朕册封的雪妃,将入住雪阳宫。男子不得入后宫,你可不好找她。”

  傅君顾呆住了,本以为盛景玉之前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要封杏仁为妃。

  可是……

  杏仁是男子啊。

  杏仁也呆住了,为什么要在傅君顾面前说这种话啊。

  她快要羞耻死了。

  她敢肯定,盛景玉就是故意的!

  盛景玉的确是故意的,毕竟他可知道傅君顾是个断袖。

  两人刚才的说说笑笑他看在眼里,他可得保护好杏仁,别被这断袖给拐跑了。

  虽然傅君顾是他的好朋友、好臣子,但既然是朋友,他就更得引领他走上正途了。

  现在傅家就他一个独苗,傅母还盼着他传宗接代,作为朋友,阻止他搞基义不容辞!

  傅君顾走了,杏仁却不开心了。

  直到盛景玉拉着她打雪仗,她都还闷闷不乐。

  这让盛景玉皱起了眉。

  “你怪朕不让他来找你?”

  杏仁摇摇头,欲又止,止又欲。

  实在忍不住了,她埋怨道。

  “这下好了,我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了。”

  盛景玉脸色有些古怪。

  “你就在郁闷这个?”

  看看杏仁穿女装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女子,哪里能有什么男子气概。

  然而杏仁沉浸在自己的委屈中,不可自拔。

  她扮男装已经扮得入戏了,现在穿女装总觉得自己不够男人。

  不够男人就算了,盛景玉还故意在傅君顾面前说那些话。

  她的形象啊!

  她把傅君顾当哥哥看待,在他面前出丑,太丢人了。

  盛景玉不好意思告诉杏仁,她无论男装女装,都没什么男子气概。

  杏仁也有自尊心,还是不打击她了。

  想着,盛景玉扔出一个雪球,砸在杏仁身上,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杏仁心里正不平,立马反击回去。

  两人又在雪地里闹了起来,盛景玉有意让她,这次杏仁倒是玩了尽兴。

  玩到累了还在得意,她气喘吁吁的坐下,哪里还记得之前的委屈。

  今天白日两人玩开心了,可到了夜里,两人却都有些着凉了。

  杏仁有了喝药的经验,没有以前那么抗拒了,只一大口闷了下去,再吃块蜜饯。

  盛景玉却不配合了,非得她喂,否则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