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三章.伤肾损精气???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之前你生病,都是朕亲自喂你的,现在是不是该到你报答的时候了?”

  这话说得,杏仁无法反驳。

  脑海中回想起那一段模糊的记忆,她脸忍不住红了些。

  那时她因救琴音落下风寒,连着几日,都是盛景玉亲自给她喂药。

  初时脑袋有些不清醒,还曾拒绝喝药,然后盛景玉就用另一种方式喂她。

  她虽脑袋不清醒,但还是有些记忆的。

  那方式……

  只是想起来都让人脸红心跳。

  盛景玉自然也没忘,刚说完那句话,他就想了起来,有些不自在。

  “罢了,朕自己喝。”

  眼看盛景玉要伸手去端药碗,杏仁赶紧将碗端起来。

  “这种事,还是杏仁来做吧。”

  说着,杏仁将药汤舀了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吹着。

  待感觉应该不烫了,再递到盛景玉嘴边。

  盛景玉瞥了专注的杏仁一眼,心中微暖,张嘴含住了勺子。

  就这样一口一口的,杏仁像在给曾经尚年幼的弟弟喂药似的,慢慢将整碗药汤都喂完。

  两人喝了药,各自沐过浴,便躺上了同一张床。

  想着明日终于不用睡在景安宫了,杏仁放松了许多。

  她天天这样和皇帝同床共枕,像什么话。

  虽然她表面上是男子身份,可她说到底,还是个女子啊。

  她也有女孩子的羞耻心,不过是在生死面前放了一放而已。

  虽然这一放……便犹如脱缰的野马……再也回不来了。

  杏仁无奈,盖着被子却有些睡不着。

  然而睡不着的不仅是她一人,还有盛景玉。

  温香软玉睡在旁,脑海中是曾经的各种香艳场景,他突然就有些干渴。

  身上燥热,实在躺不住了,盛景玉起床喝茶,看着杏仁放在火炕旁的小箱子,据说是傅君顾送的话本。

  反正睡不着,不如拿来看看解解闷吧。

  杏仁本来面对着墙壁,此时翻了个身,正好瞧见了盛景玉手中拿着的话本。

  “陛下!!!”

  可是来不及了,话音刚落,盛景玉已经翻开了第一页。

  没事儿没事儿,前面还没写什么呢。

  想到此,杏仁赶紧下床,想要将话本抢过来。

  结果被盛景玉一瞪,她默默放下了逮住话本的手。

  呜呜呜……

  嘤嘤嘤……

  她再也没有形象了。

  看着盛景玉不断翻页的手,杏仁只想当场找个地洞给钻进去。

  天哪!

  太羞耻了!

  偷偷看的艳情话本被顶头上司发现了怎么办?

  重点是,他手上那话本的主角,还是两个男子!

  杏仁简直快要昏厥了。

  陛下会怎么看她?

  一定会狠狠鄙夷她吧!

  她不是断袖啊!

  她一定得好好解释解释,她只是爱看,但自己绝对不是断袖!

  ……

  这话好像没什么说服力,呜呜。

  杏仁煎熬的等待着,只见盛景玉的脸色是变了又变,眸子里暗沉一片,风雨欲来。

  “你喜欢看这种类型?”

  终于等到盛景玉开口了,杏仁赶紧解释。

  “不不不,我不喜欢。”

  盛景玉翻开夹着书签那页。

  “不喜欢还看到这儿了?需要朕替你念念这页写了什么吗?”

  杏仁继续疯狂的甩脑袋。

  “不用不用。”

  盛景玉瞥了一眼她通红的脸颊,将注意力重新放到话本上。

  “仰面躺在榻上的林顾歪着头,墨发乱作一团,贴在脸上胸前,眼睛微微肿着,乌鸦鸦的睫毛颤抖着,像是哭过的模样。

  莫斯安将他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怀里,自己则伸手替他整理散乱的发丝。

  林顾痛晕了两回,现在也没缓过劲来,莫斯安将他抱起来后,他就无力的瘫倒在他怀里。

  莫斯安看着他这副柔弱无骨的模样,只觉得那方才平复的燥热又有重燃的迹象。”

  念完后,他看向杏仁。

  “这是两个男子?”

  虽说是疑问句,但盛景玉心中已了然。

  现在杏仁的脸火烧一般,尴尬得脚趾头都紧紧蜷缩了起来。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挣扎一下。

  “我……我是不小心看到这书的,我真不是……断袖……我发誓。”

  盛景玉扶了扶额,“朕对断袖没有偏见。”

  可是……她真不是断袖啊!

  陛下这还是不相信她!

  杏仁觉得自己有口难辩了,只能再三解释。

  “我真不是断袖,只是凑巧丞相大人送我的话本里,可能不小心混进了这本书。我……我就好奇……看了看而已。”

  说到越后面,杏仁说得越小声,自己都底气不足。

  刚开始的确是好奇,可看着看着就上了瘾。

  没想到男子之间的情情爱爱竟然也能那么动人,并且床第之间花样还不少。

  作者的文笔十分委婉含蓄,功力深厚,并不会让人觉得低俗恶心。

  杏仁被香艳的剧情所吸引,也就一直看了下去。

  “又是傅君顾!”

  盛景玉没好气道,果然就应该让杏仁离那个断袖远一些!

  这都给杏仁看些什么书?

  别把杏仁给带坏了!

  想起上次傅君顾混进话本里的一本《白面书生》,剧情之香艳,连他一个大男人看了都口干舌燥。

  还好杏仁只看了前面一点,否则他非得找他算账不可。

  这次可好,又混进来一本断袖话本,这不是存心要带偏杏仁吗?

  他指不定对杏仁存了什么心思,先用话本来试探杏仁!

  想到这儿,盛景玉面色阴晴不定。

  杏仁看他对傅君顾似乎很不满的样子,不禁缩了缩脑袋。

  对不起了君顾哥哥,只能出卖你了!

  虽然她说的的确是实话啊,这些书都是傅君顾送的,这断袖话本也是莫名其妙的混迹在其中。

  就是不知道君顾哥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了。

  不过杏仁是不介意的,毕竟她又不是男子,看起断袖话本来一点也不反感,反而津津有味。

  但在盛景玉眼中,她就妥妥的是被带坏了。

  他将她整个话本箱子拿了出来,翻了一番,确定就这本违规后,面色稍微舒缓了些。

  “杏仁,朕不是不让你看这种话本。只是,你还小,看多了对身体不好。”

  对身体不好?

  杏仁满脸疑惑,不解道。

  “没有啊,为什么会对身体不好?”

  盛景玉装作不经意的往她身下瞥了一眼,语重心长道。

  “伤肾损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