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四章.晋升雪妃娘娘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伤肾损精气???

  杏仁满脸问号,但又有些似懂非懂。

  “为何就伤肾了?精气又是什么?”

  盛景玉看着纯洁无知的杏仁,沉吟着换种说法。

  “总之对身体有害无益,等你长大了,自控能力强些了,再偶尔看看无妨。”

  杏仁越听,越是一头雾水。

  不就看个话本吗?

  怎么就伤害身体了?

  为了搞清楚看话本的害处,杏仁锲而不舍追问道。

  “陛下,到底为什么伤肾了?”

  她看了那么久的话本,没觉得有副作用啊!

  “男人能怎么伤肾?”

  杏仁又不是男人,她哪里能知道!

  “为什么会伤肾呢?我觉得自己肾挺好啊。”

  盛景玉无奈了,对一窍不通的杏仁解释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看着那张喋喋不休的樱唇,他脑袋一发热,直接覆了上去,只想堵住那张问个不停的小嘴。

  杏仁正满心疑惑,就想搞懂一个为什么,却见盛景玉的俊脸在面前无限放大。

  然后……

  她就说不出话来了。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杏仁终于得了自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

  她大喘了几口气,一副憋气严重的模样。

  “你怎么那么笨?刚才怎么不呼吸?”

  刚喘匀了气,就听盛景玉沙哑着嗓子道。

  杏仁有些委屈,她哪里能知道那么多?

  话本里又没有教过,接吻是如何的。

  ……

  接吻!!!

  她和陛下……

  接吻了!!!

  杏仁这才反应过来,呆住了。

  虽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样,可是,这次是两人都清醒的第一次啊!

  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可以说明盛景玉,为什么要这么做。

  杏仁在看了许多话本后,也不是这方面的小白了,她还是懂接吻是什么意思的。

  这是两个互相喜欢、情投意合的人,才能做的事。

  所以……

  陛下是喜欢她吗?

  杏仁小心的抿了抿唇,上面似乎还停留着温热的触感。

  她又想问为什么,却在触及到盛景玉的眼神时顿住了,再也问不出口。

  此时盛景玉的双眸暗沉得不见一丝光亮,眼里的星空褪去成了黑夜,带着深邃。

  “这种场景话本里写过吧?”

  他突然沙哑出声,杏仁怔了一下,犹豫的点点头。

  “杏仁不是问为何会伤身吗?就是像话本里这样……”

  说着,杏仁的手被他握住,牵引着去了某处。

  一炷香后

  “陛下,好了没啊,我手都酸了……”

  盛景玉声音沙哑:“快了……”

  两炷香后

  “陛下,怎么还没好,我想睡了……”

  “嗯哼。”

  杏仁打了个哈欠,直接坐着睡着了。

  的确挺费精力的,她都这么累,更何况盛景玉了。

  不过她又不是男子,不用担心那方面的问题,不影响她继续看话本。

  模模糊糊的,杏仁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放进了柔软的床榻里。

  她翻了个身,砸吧了两下嘴巴,继续睡觉。

  翌日

  杏仁被人从床上拉起来时,还在做着美梦。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是盛景玉。

  “陛下……您要去早朝了吗?”

  他去就去呗,她还想再多睡会儿呢。

  盛景玉看着瘫在怀里连眼睛都不睁的杏仁,有些无语。

  “朕已经下朝了,你快起来。”

  一旁站着的嬷嬷也劝道。

  “是啊,雪妃娘娘,您快起床吧,还有很多仪式呢。”

  雪妃娘娘?

  什么仪式?

  杏仁清醒了一些,抬眸望向一旁站着的和蔼嬷嬷,很是面生。

  徐嬷嬷见杏仁望了过来,连忙自我介绍道。

  “雪妃娘娘,老奴是陛下派来辅佐娘娘的,娘娘可以叫我徐嬷嬷。”

  杏仁刚睡醒,还有些懵,闻连连点头。

  “徐嬷嬷,你好你好。”

  头上发出一声轻笑,杏仁被抱在铜镜前坐下。

  “开始吧。”

  开始什么?

  杏仁有些莫名其妙,不禁左顾右盼,只见几个宫女围了上来。

  她对这种场景已经有了经验,只稳住身形不动。

  果然,几人在她脸上涂涂画画,头发也被全部拆开准备重新换个样式。

  杏仁是对这些一窍不通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弄。

  今日的造型和往日大不相同。

  今日是浓妆艳抹,格外明艳高调。

  杏仁穿着祥云红礼服,头戴金光闪闪垂珠钿子,将头压得有些沉重。

  她站起身来,看着镜中全然认不出本来模样的自己,有些难受的摇了摇脑袋。

  徐嬷嬷赶紧上前扶住她。

  “哎哟,娘娘,你可轻点,别把金钿子摇掉了。”

  杏仁有些不知所措的僵着脖子,无奈应声。

  “哦,哦,我知道了。”

  一旁传来盛景玉的闷笑声,杏仁没忍住瞪了他一眼。

  陛下就知道看她笑话!

  盛景玉收敛了神色,正色道。

  “好了,晚上再见吧。”

  杏仁有些莫名其妙,还不懂为何是晚上。

  就见身旁徐嬷嬷和宫女们把她扶了起来,一路送到了殿外。

  殿外停着一顶大红轿子,几人把杏仁扶上轿时,她还一脸懵逼。

  轿子被抬了起来,杏仁赶紧撩开窗帘,往外望去。

  “陛下!这是干嘛!”

  盛景玉负手背在身后站在景安宫外,见她不知所措的模样,脸上不禁有了些笑意。

  “迎你入雪阳宫啊,行册封礼。”

  “啊?我什么都不会啊?”

  “无事,你闭着眼睡觉都行。”

  杏仁一头雾水,轿子已经出发,很快就离开了景安宫。

  她只好放下帘子,莫名其迈的坐回轿中。

  她原本想着,这轿子是送她去雪阳宫,应该没一会儿便能到了。

  结果这顶轿子行了可能有半个时辰,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杏仁有些奇怪,撩开帘子一看,还是在宫中。

  周围的环境杏仁挺熟悉,是她曾经到过的地方,离后宫还有一段距离。

  ……

  好吧,可能快到了。

  杏仁放下帘子,无奈的坐着,感觉屁股都坐麻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终于如盛景玉所,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杏仁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

  应该是到了吧?

  杏仁想着,睡意却正浓,不想睁眼。

  任由身边的人搀扶着,不知道行了些什么流程,总之又弄了许久。

  等终于进了雪阳宫,刚沾到床上,杏仁便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