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六章.洞房花烛夜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在这世上,认识的人不多,深交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现在能算得上朋友的,屈指可数。

  一个宋然,一个傅君顾,还有一个琴音。

  现在,又多了皇帝盛景玉。

  杏仁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结识他们。

  如果可以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杏仁觉得也是挺好的。

  只是在那之前,她得照顾好家中父母,看着弟弟成亲。

  待无后顾之忧后,在皇宫里呆一辈子又如何?

  更何况,陛下待她好,但是她却好像没有什么回报给陛下。

  除了帮陛下解决过两次……

  咳咳。

  想偏了,杏仁回过神,见面前的盛景玉神情复杂,似乎还有落寞。

  她才猛地反应过来,回答他之前的问题。

  “陛下待我好,我当然愿意陪在陛下身边。”

  盛景玉脸色稍缓,一边眉头却扬了起来。

  “你呆在宫里还要有前提条件?若是朕待你不好了呢?”

  提到这儿,杏仁就想起了上次宋然受伤和她被关小黑屋的事,有些委屈。

  “我做错事了,陛下自然可以罚我。可是,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也不要冤枉我,我真的很难过。”

  盛景玉又何尝不难受,听她这么说了,心都揪了一下。

  他从水中出来,沉默的搭上浴袍。

  杏仁还以为他生气了,是不是觉得她一个奴才,太过恃宠而骄。

  杏仁也正懊悔,却见盛景玉披上浴袍后,直直朝她而来。

  他蹙着眉头,神情凝重。

  “陛下?”

  话音刚落,她人就被抱住了。

  杏仁有些莫名,只听盛景玉郑重道。

  “不会了,不会再有那样的事了。是朕不好,害你受了委屈。朕当时……心情复杂,只是想着逃避,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杏仁惊呆了,陛下……

  陛下是在对她为之前的事道歉吗?

  那件事,其实陛下没有做错什么。

  错的是厉尘将军和苏妃,他们陷害她。

  错的是作为王爷的盛光霁,他以折磨她为乐。

  而陛下,不过只是做了一个决定。

  他并不知道,她会经历之后那些事。

  杏仁也不打算告诉他,就让那些事都埋藏她心里吧。

  想到此,杏仁释然一笑。

  她从盛景玉怀里抬起头,露出浮着两个梨涡的脸颊。

  “陛下,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要您不厌弃杏仁,杏仁愿意陪在您身边。”

  盛景玉听着,心中一片动容。

  心中最柔软的一片地方,从来没有人触及过的地方,被波动了。

  他低头看去,只见杏仁顶着白日里化妆后那张明艳的脸,美眸水光荡漾,妩媚动人。

  上了胭脂的脸颊绯红一片,和她唇上的嫣红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一下子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床榻走去。

  杏仁措不及防被抱了起来,赶紧双手揽住盛景玉的脖颈,不让自己掉下去。

  直到被轻轻放在了床榻上,她才松开双臂,却见盛景玉俯身下来。

  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饶是杏仁已经看惯了陛下的容貌,近看还是忍不住惊艳。

  而且此时的盛景玉格外专注,望着她就像是眼中有星星。

  “你知道今晚是什么日子吗?”

  眼前的俊脸上薄唇微启,问出一句杏仁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什么日子?”

  不就是她被册封了吗?

  难道今夜还是什么节日?

  杏仁不解,结果面前那俊脸又靠近她几分。

  “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盛景玉嘴角漾着浅笑,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却在杏仁心中惊起滔天骇浪。

  “咳咳!洞……房?”

  杏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盛景玉点点头,理所当然道。

  “你是朕今日迎娶的妃子,今夜自然是要洞房了。可惜,你是个男子,要不然说不定真可以试试。”

  “试……试什么?”

  杏仁心中忐忑,说起话来都快成结巴了。

  结果刚问完,她就后悔了。

  以盛景玉的性子,肯定又要借此逗弄她一番。

  果然,盛景玉挑了挑眉,嘴角挂着邪肆的笑。

  “杏仁想试试吗?也不是不行,朕可以满足你。”

  杏仁赶紧摇头,来表达自己并不想。

  然而盛景玉直接无视了她的拒绝,一张脸贴得离她越来越近。

  杏仁不知为何,也没有伸手去推开他,反而心中心跳快得不行。

  似乎是在期待什么,又或者只是太紧张了。

  杏仁屏息等待着,结果两人鼻尖相触,盛景玉却一下子越过她,翻身进了床榻里面。

  “睡吧。”

  杏仁懵了,还呆呆的躺着。

  盛景玉侧过身,眼神深邃。

  “怎么?想继续吗。”

  “嗯?!不不不,睡吧。陛下晚安。”

  杏仁回过神来,赶紧拉过铺盖将自己罩在里面。

  天啦!脸上和火烧一般。

  她刚才到底在干嘛,明明……

  明明两人那么近了,她还没有推开他,反而心中抱着遐想。

  那可是陛下啊!他会怎么想她?

  她才解释清楚自己不是断袖,可不能功亏一篑啊!

  但看盛景玉已经闭上眼睛,想要休息的模样,杏仁还是咬着唇将话憋了回去。

  翻来覆去一会儿,一直想着刚才那羞耻的画面。

  可想着想着,杏仁突然又想通了。

  好像……

  更羞耻的,话本里的事他们也做过了呢。

  而且还都是陛下对她做的。

  若要说,也是陛下是断袖才是,算不到她头上。

  如此一想,杏仁释然了,积累的睡意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这洞房花烛夜一点动静也没有,守在门外的徐嬷嬷皱了皱眉,悄然退下。

  第二日一早,盛景玉刚收拾好去上早朝,杏仁还在睡觉,徐嬷嬷就敲响了门。

  “雪妃娘娘,该用早膳了。”

  其实杏仁还没睡醒,不怎么想吃。

  但想着徐嬷嬷一片好意,还是起了床。

  睡了一夜的头昏昏沉沉的,早上宫女们终于帮她把繁杂的首饰全都取了下来。

  杏仁一身轻松了,自己换了身素色衣裳,便去了前厅吃早膳。

  结果她前脚刚走,徐嬷嬷后脚就进了她的寝殿。

  来到床前,看着那整洁的床单,徐嬷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叹息一声,也没多呆,出了寝殿,将门轻轻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