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八章.若真是女子该多好?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不再搭理苏妃,直接进了雪阳宫,拉过杏仁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苏妃再也挂不住脸色,直接沉了下来,带着奴才们怎么来的怎么走。

  翠竹目送苏妃一行人远去,得意得不行。

  苏妃又怎么样?有背景又怎么样?

  没有皇帝的宠爱,还不是不如她家娘娘。

  敢在雪阳宫撒野,怕是没找对地方罢了!

  翠竹翘着嘴“哼”了一声,转身进了雪阳宫。

  盛景玉已经带着杏仁进了寝殿,一边走还一边咬牙切齿。

  “这个苏月如!朕不找她麻烦是看在她哥和亲王的面子上,要是朕有证据,非得将她打入冷宫不可。朕不找她麻烦,她反而蹦哒得欢!还硬闯雪阳宫?谁给她的脸面!”

  杏仁听着盛景玉念叨,简直比她还要更气愤的模样。

  也是了。

  苏妃毕竟是给皇帝戴了绿帽子的女人,可不是一般人啊。

  盛景玉还算心态平和的了,竟然只是想着要将她打入冷宫。

  换作其他历代皇帝,直接赐了毒酒就完事儿了。

  杏仁心中想着,却不知道盛景玉也想赐苏妃毒酒。

  但苏妃的背景雄厚,在朝中牵连众多,还有个结私营党的亲哥和亲王。

  盛景玉要动苏妃,就得先把她背后的势力给削弱才行,否则就是打草惊蛇。

  两人行至内殿,在炕上坐下,盛景玉才息了怒火,转而吩咐杏仁。

  “以后她再来惹事,你就直接说朕不允许她来!你也别搭理她,有什么事直接让徐嬷嬷来找朕,知道了吗?”

  杏仁听他发泄一番,毫不掩饰对苏妃的厌恶,不禁心中好笑。

  “杏仁知道了。”

  “还有,傅君顾已经猜测出你就是杏仁了。关于厉尘和苏妃私通一事,朕也已经告知了他。朕知道你们交好,但你也不可太过亲近于他,知道了吗?”盛景玉苦口婆心道。

  “哦,知道了。”杏仁淡定答道。

  看来君顾哥哥果然去问了陛下事情的原委。

  而陛下连这等秘事竟然都肯告诉他,看来两人的确相交甚深。

  至于陛下为什么让她不要太亲近君顾哥哥,应该是陛下不喜欢看她和别人亲近吧。

  宋然是这样,傅君顾也是这样。

  陛下可真奇怪,他这样到底算什么呢?

  两人亦师亦友,是主仆却并没有什么规矩,什么亲昵举止都做过了。

  两人嘻笑打闹,同床共枕,会关心对方的喜怒哀乐,也会亲昵的拥抱,不经意的亲吻。

  更甚者,她还曾帮他解决过特殊问题。

  杏仁也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什么,但现在呢,她的身份,是他的妃子,是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

  两人在炕上取暖歇息,杏仁看话本,盛景玉则将带来的奏折一一批阅完。

  这种平和安静的气氛,不禁让杏仁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要是可以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看着窗外天色越来越暗,盛景玉手下的奏折都还放了一叠。

  杏仁光是看了一眼,都觉得辛苦。

  平日里好像没有这么多奏折啊?这是怎么了?

  杏仁好奇,不禁将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

  “提前把奏折批完,朕也好给自己放个假啊。”

  盛景玉头也不抬,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颈部,便又继续看着手下的奏折。

  “放假?”

  杏仁还是头一次从盛景玉这儿听来这说法。

  当皇帝确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但是若是皇帝自己愿意,是随时都可以放假的。

  也是盛景玉太敬业,很少有休息的时候。

  “嗯,元宵快到了,朕想出宫游玩几日。但在那之前,得把宫中事宜安排好。”

  元宵!

  对啊,她怎么把这给忘了!

  说来也怪盛光霁,那段不见天日的日子把她的时间观念完全给弄没了。

  不过没来得及抱怨什么,杏仁的注意力就全部放在了‘出宫’二字上。

  她觍着脸扯了扯盛景玉的袖子,露出一个讨好的笑。

  “陛下,那个……出宫,可以带上我吗?”

  盛景玉瞥她一眼,十分爽快的就答应了。

  杏仁还心想这次他竟然没有逗弄她一番,就听盛景玉说。

  “朕本来就准备带你出宫,去你家看看,你也好回家过个年,是吧。”

  杏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去她家?

  虽然她是很想回家,可是带着陛下回去?

  她很怕她家一不小心就把她的身份给说漏嘴啊,到时候她又得撒谎圆回去。

  而且她家如此简陋,怎么能让陛下去那种地方?

  想着,杏仁糯糯为难道。

  “陛下,这……这不太好吧?”

  盛景玉不以为然。

  “有何不好?你放心,朕不会嫌弃的,就当体验民情。让朕看看,京城的百姓过得如何,有没有贪官徇私枉法。若是京城都不行,那想来其它地方百姓更是不好过。”

  盛景玉说了一大堆大道理,直接上升到了国家的高度。

  杏仁正了神色,正襟危坐,满脸敬佩。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杏仁想着过年可以回家,心中愉悦。

  再加上经历了上次苏妃那事后,再无人来雪阳宫打扰,杏仁的惬意小日子那是过得飞快。

  元宵节快到了,这是这一年的最后些许时日。

  盛景玉明显比平时闲散了许多,每日都要来雪阳宫坐坐,同杏仁讲话。

  有时一日要来好几次,而且经常同她说话时,还会突然就看着她入了神。

  杏仁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莫名其妙。

  “陛下,您看什么呢?我脸花了吗?”

  说起这个,杏仁就想起了初次面圣时的花猫脸,不禁心中好笑。

  盛景玉被唤醒了神,看着她颇有些惋惜。

  “若是杏仁你真是女子该多好?扮起女装来,真是没有丝毫违和。”

  杏仁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陛下,您对一个男子说这样的话,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盛景玉无所谓的斜倚在炕上,嘴角带着慵懒的笑。

  “朕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杏仁:“……”

  杏仁当场就要换回男装,撂挑子不干了。

  盛景玉从身后抱住她,在她耳旁笑道。

  “朕只是逗你的,杏仁是男子,朕知道的。”

  杏仁耳根红了一片,手中一时气愤拿起的男子衣裳,也散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