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十九章.爱妃又被咬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不出一个月,宫里所有人都知道了,皇帝盛宠新册封的雪妃娘娘。

  宠到了什么程度呢?

  不管白日黑夜,都呆在雪阳宫里。

  用膳还是侍寝,都要同雪妃一起。

  连京城里,都盛传:

  皇帝后宫三千佳丽

  他却独宠雪妃一人

  听到传闻的盛景玉,慵懒的躺在杏仁的贵妃椅上。

  而传闻中被盛宠的杏仁,正站在贵妃椅旁,卖力的给盛景玉按摩。

  “伺候好了,朕给你发年终奖。”

  闻,杏仁更是全神贯注起来,誓要把盛景玉给伺候得服服帖帖。

  这些日子无人打扰,她在雪阳宫里是过得滋润惬意。

  好吃好喝供着,雪阳宫范围内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爬树都没人管她。

  只是每次看到徐嬷嬷那惋惜的眼神,杏仁都有些不自在。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日,如果不是盛景玉三天两头都在往雪阳宫跑,她恐怕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妃子。

  “明日元宵,所有臣子都会进宫游玩,你随朕一起去吗?”

  盛景玉闭着眼一边享受,一边问道。

  杏仁自然是想去的,听说明日宫里会格外热闹。

  从早至晚,都有各种节目。

  比如说杂技、烟花及灯市等十分有趣的活动。

  可是,她作为皇帝的妃子,陪同皇帝一起出席还蒙着面,会不会太过怪异啊?

  杏仁也是对化妆术没有信心,生怕被盛光霁和厉尘给认了出来。

  “我是挺想去的,就是怕被认出来。”

  盛景玉打量了一下她现在的模样,确实还能看出‘杏仁’的影子。

  他沉吟了一下,道:“戴面具吧,朕派人去取一个来。”

  杏仁糯糯道:“这会不会……很怪啊?”

  “无所谓的,明日有灯会,很多人都会戴上面罩,你不会显得太过特别。”

  闻,杏仁这才放下心来。

  每当宫里要举行什么节日,有热闹可以凑的时候,杏仁总是会失眠。

  今晚也不例外。

  暗暗兴奋了一会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也睡不着。

  她干脆爬起身来,打开窗户,吹了会儿冷风。

  别人一般是越吹越清醒,杏仁不一样,她没一会儿就来了睡意。

  朦胧中,她似乎看见窗外有模糊的人影掠过。

  盛景玉隔着很远就看见窗前单薄的身影,不禁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进了内殿,看着趴在窗边缩成一团有些瑟瑟发抖的杏仁,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样也能睡着?”

  盛景玉将今日才特制好的面罩放在桌上,轻手轻脚的将杏仁抱了起来。

  杏仁一被抱起来,就寻了个温暖的地方窝下,很是自觉。

  盛景玉手臂一僵,待她调整好位置后,才抱着她走到床边,想要将她放下去。

  可杏仁好不容易暖和舒服些了,又怎么会答应。

  她双臂紧紧的缠在盛景玉脖子上,哪怕睡着了,也下意识的不肯松开。

  盛景玉无奈,又不敢直接强硬的把杏仁放下,怕吵醒了她。

  无法,他只好先上了床,就让杏仁躺在她怀里睡觉。

  他准备等杏仁睡熟一些,再将她放下来。

  结果这一等,就是许久。

  盛景玉闭目养神差点睡着,醒过神来,手臂和腿都已经麻了。

  他动了动手臂,准备将杏仁放下来。

  结果熟睡中的杏仁十分有警觉性,就像婴孩找娘似的,扒住了就别想让她松开。

  “要不是看你睡得香,朕今天非得收拾你不可。”

  盛景玉小声威胁道,但手上的动作还是十分轻巧。

  既然杏仁不肯松手,他也就在这儿将就着睡了。

  坐着难受,他贴着杏仁平躺下去,没有去扯杏仁的手。

  果然这方法可行,总算比之前那样好受多了。

  杏仁砸吧了一下嘴巴,舒舒服服的窝进他怀里。

  盛景玉感受着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嘴角情不自禁勾起一个微笑。

  夜已深,两人相拥而眠。

  杏仁这晚睡得格外香,感觉身体暖呼呼的,身旁像是有个大火炉。

  迷迷糊糊的,她又蹭了蹭那大火炉。

  正巧梦中楚澜给她做了个大馍馍,她十分欣慰弟弟的乖巧懂事。

  然后大张着嘴,朝那白面馍馍咬了下去。

  “嗯哼。”

  伴随着一声闷哼,杏仁赶紧收回了牙齿。

  哇呀!这什么馍馍!

  不仅会说话还那么硌牙!

  杏仁瞌睡清醒了些,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刚刚想到为什么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只听头顶上传来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

  “爱——妃!”

  然后脖颈一痛,她不禁惨叫出声。

  “啊啊啊!”

  “娘娘?!娘娘,怎么了?!”

  门外传来翠竹焦急的声音,可杏仁看着面前肩膀上带着一个鲜红牙印的盛景玉,默默将求救吞回了口中。

  她聪明的粗略解释了一番,然后转移话题。

  “对不起啊,陛下,我还在做梦呢,您什么时候来的啊?”

  提到这儿,盛景玉更是没好气。

  “昨晚!”

  昨晚?

  昨晚陛下什么时候来了?

  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杏仁疑惑,又再仔细回忆一番。

  昨晚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就起床到窗边坐着,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

  她这么会在床上!

  咳咳,想到这儿,杏仁想起了迷迷糊糊间抱紧的那个大暖炉,不禁心虚得紧。

  “我……我昨晚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盛景玉瞥她一眼,看她怂怂的模样,嗤笑一声起了床。

  “起来吧,不早了。”

  杏仁看他不再生气,赶紧翻身爬了起来,替他整理衣裳。

  “翠竹,进来吧!”

  翠竹在门外听到那声惨叫后,早就担心得不行。

  闻赶紧推开大门冲了进来,在看见房里的男人时愣住了。

  盛景玉瞥了她一眼,翠竹才反应过来,慌忙失措的跪下。

  “拜见陛下,雪妃娘娘!”

  盛景玉淡然的“嗯”了一声。

  杏仁吩咐道:“去把洗漱用具拿进来。”

  翠竹连忙应声,退了下去。

  杏仁没有让宫女帮忙,而是亲自服侍了盛景玉洗漱,洗漱完才打理自己。

  轮到了化妆这一步骤,她实在不会。

  虽然今日要戴面具,可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让宫女进来帮她把妆给画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