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章.元宵节看杂耍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整理好妆发,穿上一身雪白宫装和斗篷,再戴上盛景玉带来的面具。

  面具遮住了她绝世的容颜,但面具用水钻雕刻,花纹繁杂华丽,倒是让人更显神秘。

  杏仁看着镜中娘都认不出来的自己,甚是满意。

  今天除非是天王老子来了,否则没有人能认得出她。

  杏仁自信满满,一收拾好,就拉着盛景玉往外跑。

  出了后宫,杏仁蓦地发现宫里似乎大变了样。

  到处张灯结彩,路上行色匆匆的奴才也特别多。

  “那是什么?”

  杏仁指着一处特别热闹的地方,好奇问道。

  盛景玉晃了一眼,神色比杏仁淡定许多。

  “宫里请的杂技团吧,这样的表演还有许多处。”

  “哇!”

  杏仁只想感叹一句,宫里过元宵节真是太热闹了。

  光是请这些表演的团队在宫里表演一整天,就得花费多少钱啊。

  不过贵人们嘛,肯定是不稀罕这点支出的,只是图点热闹。

  杏仁也是爱凑热闹的人,再加上又听说是耍杂技的,更是兴奋的拉着盛景玉往那边走。

  走近了,杏仁才看清里面在表演些什么。

  这杂技她在民间也见过,叫做跳丸。

  跳丸就是表演者手中拿着几个丸铃,快速地用两手把丸铃连续抛接,一个在手,多个在空中。

  民间最厉害的,能连续抛接九个丸铃。

  杏仁在旁好奇看着,发现这人也是个奇人,耍杂技算是顶尖的技术。

  也是了,能进皇宫里表演的,能是什么庸才吗?

  这人接丸铃接得让杏仁光是看着都头晕眼花,终于结束后,她不由得拍手叫好。

  当然,她顾着自己的妃子身份,表面上只是轻轻拍了拍手,并没有出声。

  若是此时揭下她的面具,倒是能看出她的表情有多兴奋。

  周围众人早就在两人过来时,便让出位置并且行过礼了。

  此时表演完了,那表演的人也跪下行了拜礼。

  “演得不错。”

  盛景玉淡淡道,然后让身边随行的太监上前赏了银两。

  “谢陛下!”

  待表演者又行过一礼后,杏仁继续拉着盛景玉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一边走,才一边念叨刚才那个节目。

  “陛下,那人真厉害!那么多丸铃,他是怎么接过来的?要是换作我来,我估计两三个都够呛,都得手忙脚乱个不停呢。”

  盛景玉听她碎碎念叨完,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兴奋,不禁笑道。

  “人家是专业的,你怎么和人家比?你只适合伺候伺候朕罢了,活轻松还有钱挣。”

  嗯……这倒是事实。

  她在宫里做的,的确算是最轻松,拿俸禄又最多的活。

  主要是陛下同她很亲切,让她一点都没有一个作为奴仆的自觉。

  现在她还可以偶尔发发脾气,撒撒娇,就像变回了曾经宫外的模样。

  盛景玉不但不生气,反而总是逗弄她,似乎很喜欢看她像只猫咪般炸毛似的。

  想到此,杏仁嘟起了嘴,又有了些小情绪。

  “是啊,臣妾只用逗陛下开心就行了。”

  盛景玉瞧了她露在外的双眸一眼,沉吟道。

  “这倒是事实,所以你还不好好巴结朕。”

  杏仁嘴巴嘟得更厉害了,只是碍于面具挡着,外面的人瞧不见。

  “臣妾又不是什么猫猫狗狗!”

  前两日还说把她当朋友呢,现在又拿她来打趣!

  盛景玉有些无奈,最近他真是把杏仁惯得越发娇气了。

  可这是他心甘情愿的,于是也只能由着她耍小性子。

  “好了,我们去看那边的走索吧。”

  说完,盛景玉主动牵起了杏仁的手,杏仁嘟着的嘴不禁往上翘了翘。

  她不仅是只爱炸毛的猫咪,还是一顺毛就满足的猫咪。

  盛景玉看着老实乖巧下来的杏仁,心中好笑。

  走索是设在不远处的庭阁内,庭阁很大,两边的梁柱被绑上了粗大的麻绳,系成一条直线。

  有两名舞姬在上做着一些舞蹈动作,甚至还高声歌唱。

  杏仁看得心惊胆战,就怕这两人一不小心就给摔下来。

  看得揪心,不如不看。

  “陛下,我不想看这个,太危险了。”

  盛景玉倒是看得面色如常,因为这两个舞姬的死活,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但既然杏仁提了,他还是吩咐了旁人让她们停下。

  两个舞姬被叫停从高空下来,又面见了圣颜,心中十分忐忑。

  杏仁看她们不知所措的模样,心中不忍,解释道。

  “你们表演得很好,只是太危险了,还是不要表演这样的杂技比较好。”

  其实杂技又哪里有不危险的,为了赚钱糊口而已。

  两名舞姬点点头,心中却不领情。

  盛景玉瞥了两名舞姬一眼,直接带着杏仁转身离开。

  “她们靠这个谋生,你管她们做什么?说不定还怪你断了她们财路。”

  杏仁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她实在看不下去。

  “可是那样真的看着很吓人,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看这样的杂技?看别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做那些博眼球的动作。”

  世人不就是这样吗?

  越是危险,越是没人做,却越是引人注意。

  盛景玉想着,却没有反驳。

  “嗯,你不喜欢看,我们就看看别的吧。”

  接下来他们又看了许多节目,比如顶碗、叠罗汉、吞刀、弄剑、吐火等。

  杏仁看得兴致勃勃,拍案叫绝。

  其中最让杏仁看得印象深刻,流连忘返,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是吞刀和吐火。

  她十分惊奇,人的嘴巴那么小,并且那么柔软。

  是怎么吞下去那么锋利、又宽长的刀的。

  她看得心惊胆战,差点就准备叫停。

  结果表演者什么事都没有,嘴巴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皮翻肉烂、鲜血长流。

  刀吞得只剩一把刀柄在外,也没有杏仁想象的开膛破肚的画面。

  这让杏仁瞪大了嘴,还好她戴了面具,否则非得出洋相不可。

  再说吐火,表演者手持微弱的烛火,突然嘴巴对着那明火一吹,火势就猛地大了起来,吹起一大片耀眼火花。

  杏仁看得不禁惊呼一声,连连轻声问身旁的盛景玉。

  “陛下!他怎么做到的啊!怎么可以把火吹得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