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一章.与盛光霁同台看戏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哪里会知道这些杂技技巧,再说了,如果知道了,岂不是这杂技就变得无趣了?

  于是,他也只摇摇头,丝毫得到答案的欲望也没有。

  因为只要他问,那杂技人必定会答。

  盛景玉没有想要知道答案的欲望,可是杏仁想啊!

  她凝神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来是怎么把小小烛火吹成大片火花的。

  她这个还没搞明白,就见表演者又换了杂耍把式。

  他拿出一张白纸,向众人展示这是一张平平无奇、再普通不过的纸。

  然后将纸撕得粉碎塞进嘴里,一挥袖的功夫,嘴里吐出一片大火。

  这次他没有借助烛火,而是凭借自己的嘴巴,就能吐出火来!

  这……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人怎么会吐火?

  杏仁更好奇了,心里就和被猫抓似的,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陛下,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他直接就能吐火!”

  盛景玉是曾经看过这些把戏的,倒也没有多新奇,知道的要比杏仁多一些。

  “这次吐火应该是和他口中塞的纸有关。”

  杏仁思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然后继续坐在台边一动不动,等着看台上的人接着吐火。

  盛景玉看她一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走的模样,直接将她揽进怀里抱着往外走。

  “哎?陛下,我……我还想看会儿呢!”

  “你这小笨瓜,再看多久也看不出别人的技巧。”

  要是能叫观众轻易瞧出来了,表演杂技还怎么赚钱?

  杏仁不满被说笨,但也觉得盛景玉说的对。

  不过她也没说非要知道是怎么办到的啊。

  她看看稀奇不行吗?

  不过盛景玉已经将她带了出来,杏仁只好作罢。

  午膳是同众大臣一起吃的,宴席就摆设在各种活动的中心位置,方便大家膳后去玩耍。

  杏仁由于带着面具不方便,所以没有用膳。

  只能全程看着盛景玉吃,自己躲在面具后流口水。

  不过她现在好歹是个妃子,出门在外还是要注意仪态。

  所以她尽量挺直了腰背,不让自己去看桌上的御用美食。

  这视线不落在吃食上,自然就要往其它地方乱转。

  这一眼晃去,今儿人还来得真齐,熟悉的不熟悉的,通通都来了,一个不落。

  比如冤家路窄的厉尘和盛光霁,还有同她交好的傅君顾、琴音。

  看到琴音,杏仁这才发现诗书正站在她左右服侍,看来是已经被调到了妙音阁。

  看到她们两姐妹团聚,杏仁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诗书性子粗心大意,如果待在她姐姐身边,会少闯很多祸,少受许多罪。

  想着,她的视线也直直的盯着那边。

  或许是她的视线存在感太强,又或许是琴音本来就注意着这边。

  见她望了过来,琴音也豁然侧头,回以探寻的视线。

  杏仁虽然有面具挡着,却还是觉得被看了个透彻。

  赶紧将视线收了回来,侧过头看向另一边。

  结果这一看,双眼又对上了盛光霁的。

  盛光霁看着她别有深意,嘴里斟酌了一小口茶杯,目光却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杏仁这才察觉,一不注意吃的,就发现哪儿哪儿都是坑,哪儿哪儿都是麻烦。

  果然,她还是委屈一下她的胃吧。

  看吃的就看吃的,吃不到就吃不到罢了。

  就这么一边咽着口水,一边还得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吃食,杏仁煎熬的度过了这场午膳。

  好不容易等到散场,大家都各玩各的去了,杏仁才赶紧端着早就看好的盘子蹲下身。

  藏在桌下,像兔子一样用门牙快速将所有食物都解决掉。

  “噗嗤——”

  盛景玉在一旁笑出了声,但还算有良心的帮她把着风,坚决不能让其他人看见‘雪妃’是这副模样。

  就这样,一盘接一盘。

  直到桌下累积了有四五个盘子,杏仁才终于吃饱了,摸了摸鼓起来的肚子,十分心满意足。

  盛景玉把完了风,若无其事似的将杏仁给扶了起来,擦去她嘴角的残渣。

  填饱了肚子的杏仁理智回归,这才感到些许不好意思。

  不过她不好意思的时候盛景玉见多了,多这一次也无妨。

  杏仁很快就想通了,并且吃饱过后兴致燃了起来,又拉着盛景玉到处乱跑。

  看了几个杂耍,杏仁有些跑不动了,于是同盛景玉在戏台子底下坐下来歇息,顺便观赏今日的戏曲。

  王爷盛光霁是戏曲爱好者,或者也是因为他对其它的节目不感兴趣,所以他今日一直都坐在这儿看戏曲。

  亏得今早上杏仁还在感叹,怎么没遇见那变态王爷,是不是没进宫,原来是在这儿候着呢。

  杏仁本来想走,可都已经坐下了,马上就走会不会有点奇怪?

  想到此,杏仁还是决定先听一首曲子,再离开。

  台上唱的不知道是什么曲子,杏仁只觉得听得一头雾水。

  好不容易等到一曲完,杏仁就要拉着盛景玉离开这里。

  “再坐会儿吧。”

  说着,盛景玉还和漫步过来的盛光霁打了打招呼。

  “王兄。”

  盛光霁抬眸看了两人一眼,问道。

  “这位便是雪妃娘娘吧?”

  盛景玉点点头,遂又想起杏仁是从王府出来的,便没有多介绍。

  盛光霁还不知道,杏仁就是雪妃的事。还误以为杏仁已经回了宫,做回了侍读。

  “我们一起看会儿戏吧。我们两兄弟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坐下来,说过话了。”

  说着,盛光霁在他们身旁坐了下来。

  杏仁哪里肯和他多呆啊,还挨着坐,顿时就坐不住了。

  但盛景玉却深以为然,也想兄弟间多亲近亲近,不要生疏啊。

  于是只拍了拍杏仁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

  杏仁心中烦躁,想着自己戴着面具,盛光霁肯定认不出她来,才耐住了性子。

  反正她打定了主意,她看她的戏曲,任两人聊天就是了,绝不插话。

  结果,杏仁没想到的是。

  她不插话,不代表别人不会问她话啊。

  这不,盛光霁同盛景玉聊着天,话题不经意就转到了她身上。

  “不知这位雪妃是哪里人士,和陛下如何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