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二章.本王觉得雪妃似曾相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沉默了一会儿,怕盛光霁认出来她来。

  可沉默也不是法子,为了打消盛光霁的疑虑,她只好掐着嗓子说话。

  “本宫京城人,有缘与陛下很早就相识了。”

  盛光霁似乎来了兴致,追问道。

  “很早便与陛下相识?”

  差不多吧,这不是再有一两月,便相识了半年了么。

  杏仁毫不心虚的点点头。

  盛光霁却盯着她,目光流露出几分深意。

  杏仁被盯得有些发毛,还好盛景玉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出声替她说话。

  “是,朕与雪妃于前几年在宫外相识。”

  “是吗?我只是觉得雪妃娘娘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盛光霁道。

  什么似曾相识啊!

  杏仁赶紧接话:“王爷肯定是错觉,本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王爷呢!”

  “可能是吧。”

  盛光霁笑了,这才转移了视线。

  看他那副敷衍的样子,明显就是不相信。

  杏仁有些心累,只道赶紧看完这场戏便离开罢了。

  坐在两个男人中间,一旁还是一个大变态,杏仁这场戏看得格外煎熬。

  戏曲是什么内容她也没心思看了,好不容易盼到这场戏结束,她赶紧说出之前想好的说辞。

  “陛下,臣妾有些乏了,今日还没午睡呢,我们先回宫歇息一下吧。”

  盛景玉看了她一眼,确实一脸疲累。

  “好。王兄,朕便先走了。”

  盛光霁面上温润如玉,闻微笑着点了点头。

  杏仁看他那一副笑面虎似的模样,知道他温润如玉的面具下是怎样一副嘴脸,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陛下,臣妾还有些冷了,我们快走吧。”

  说完,直接拉着盛景玉往外走。

  盛景玉瞧她奇奇怪怪的,自然也察觉出了不同寻常。

  但他没有问,而是等离开了人多的地方,才好奇的问。

  “你不想见到王兄?”

  这让她怎么答!

  对盛景玉来说,那是他的亲兄弟,她什么都不能说。

  哪怕说了,他也不一定会信她。

  虽然两人关系的确比寻常人亲近了很多,但杏仁觉得,在亲情面前,应该是不懈一击的。

  杏仁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只是怕王爷认出我来而已,毕竟王爷恐怕还以为我又做回了侍读了呢。”

  盛景玉心中存了一些疑虑,但还是没有多问。

  两人回了景安宫歇息了一会儿,杏仁原本是不想再出门了,怕又遇见盛光霁。

  可想着晚上的灯市,再加上盛景玉一劝说,她还是没忍住心动。

  只是这次她想着一定要离那危险的人远远的了。

  晚宴比午宴还要更正式一些,还有表演的节目,歌舞等。

  杏仁仍然是蒙着面,不能用膳,只能看着台下的表演。

  表演先是以歌舞开场,台上涌上来了一波美艳舞姬。

  大冬日的还穿着红纱舞裙,只是看着都觉得美丽冻人。

  杏仁心疼了一下这些舞姬,然后默默的搂紧了身上的柔软斗篷。

  跳舞唱歌之类的,看多了也会有一些乏味。

  眼看着表演已经阻挡不了她对美食的注意力了,此时台上却上来了两条狮子。

  此狮子自然不是真的狮子,而是民间传统的表演舞狮。

  杏仁一下子来了兴致,看得津津有味,连肚子都仿佛没那么饿了。

  她在民间也曾见过舞狮,可民间的狮子,那一身的装备都灰不溜秋,像在地上打了滚就没洗过似的。

  再来就是特别旧了,舞狮头的眼珠子都掉了色,没有一点神韵。

  至于能进皇宫表演的肯定是与众不同,看那崭新的狮头狮尾,两颗大眼珠子灵动极了。

  舞狮的人一往台上动了起来,那整个狮子就像活过来了般。

  杏仁看得目不转睛,但碍于妃子身份,还是注意了一下自己的形象,没有显得太过痴迷。

  但只要有心人一看,就绝对会发现她对这舞狮表演很是喜爱。

  “喜欢吗?”

  杏仁正看得入神,身旁坐着的盛景玉突然出声问她。

  “嗯嗯,喜欢,好看。”

  杏仁答道,视线却没从台上离开过。

  盛景玉看她这副模样,很想伸手戳戳她的额头。

  要不是她戴着面具,现在又是万众瞩目之下,他绝对早就这样做了。

  杏仁还不知道盛景玉心里又想收拾她了,眼神只随着舞狮而动,一丝也不肯分给旁人。

  “既然你喜欢,不如朕给你拿一套装备,你自己在宫里扮着玩吧。”

  什么?

  杏仁虽然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台上,却还是听清了盛景玉说的话。

  “咳咳!这怎么能行?我又不会舞狮!”

  盛景玉好整以暇的笑了。

  “没事,慢慢学,你学好了扮给朕看,朕也甚是喜欢。”

  杏仁:“……”

  舞狮完后,众臣子也吃的差不多了,场上已经陆陆续续散了许多人。

  杏仁也终于歇了空,悄悄把面具掀开,小口小口的吃起了甜点。

  那些大鱼大肉不方便吃,她只能看着吞口水,然后使劲吃着嘴里的糕点。

  待填饱了肚子,天色已经有些黑了,周围的灯笼全部亮了起来。

  灯市已经开始,有各种各样的解谜活动,看得杏仁跃跃欲试。

  “你有几斤几两,你自己不知道吗?”

  得了,她还没试呢,就被盛景玉打击了一番。

  杏仁嘟嘟嘴,很是不服气。

  “我是和陛下学的,陛下说我有几斤几两,我就有几斤几两咯。”

  盛景玉被噎了一下,松口道。

  “好,那你去试试吧。”

  杏仁来到一处灯谜前,取下来解开其中的纸条。

  只见上面写着:

  “写时圆,画时方。

  有它暖,没它凉。”

  “写时圆……画时方……这是什么呀?”

  盛景玉嗤笑一声,“是你猜灯谜,又不是朕。”

  好了,连一句话都得报复回来。

  杏仁轻“哼”了一声,绞尽脑汁自己想着答案。

  “有它暖,没它凉,是火吗?火也不圆啊。圆……”

  杏仁嘟囔着,一下子想到了。

  “我知道了!是太阳,是太阳对不对?陛下!”

  盛景玉好笑的看着兴奋的杏仁,提醒道。

  “答案是一个字。”

  杏仁恍然大悟,将纸条递给这处灯谜的宫人。

  “是‘日’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