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四章.常矜绝代色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听见这一声熟悉的声音,不禁侧头,撞入一张哪怕化成灰她都认得的脸。

  厉尘!狗将军!

  真是可恶,他一个糙汉,来和她抢什么灯谜啊!

  想到此,杏仁忍下气,用纯净的女声说话。

  “这是本宫先看到的,还请将军让给本宫猜吧。”

  厉尘这才像是看见了她,碍着规矩,行了一礼。

  “原来是雪妃娘娘。”

  杏仁心里一下子就舒畅了,感受到了权利地位的好处。

  她刚想伸手将那灯谜拿过来,却见厉尘拿着灯谜的那只手一下子抬高了。

  杏仁没好气道:“你什么意思?”

  厉尘痞痞的笑了,理所当然道。

  “凡事都有先来后到,这是臣先拿到的,雪妃娘娘还是等臣先猜吧。”

  杏仁急了。

  “你个武将,猜灯谜做什么,而且这兔子灯笼和将军的形象也不搭啊!”

  “臣送给妹妹不行吗?”

  看厉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但就是要和她抢这灯笼,似乎是存心和她作对。

  杏仁恼怒,回过身想去找盛景玉,好好收拾这个厉尘一番。

  结果刚转身,身子就被人从身后拉住了。

  “雪妃娘娘走什么,臣要是猜不对,再还给娘娘就是了。”

  “不用了,本宫去让陛下来说理!”

  说着,甩开厉尘的手就要往前走。

  可这下厉尘听见她要去告状,更是不会放她走了。

  他喝了一些酒,从刚才在席上时,就想看看这传闻中的雪妃娘娘长什么样。

  现在近距离一看,可以看见她耳后和颈项的肌肤似雪,似乎吹弹可破。

  再看那柔美的身段,盈盈一握的小腰,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

  不过就是小皇帝的新欢吗?

  旧爱他都玩过了,调戏下新欢又如何?

  想着,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躁动,一把将杏仁给搂进了怀里。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

  杏仁惊呼一声,手忙脚乱的踢打身后的人。

  “雪妃娘娘怎么这么小气?一点小事也要告状?”

  温热的呼吸喷在杏仁的耳后,瞬间激起了她一阵鸡皮疙瘩。

  杏仁浑身抖了一下,挣扎得更厉害了。

  “你快放开我!陛下就在外面!等我告诉陛下,陛下饶不了你!”

  厉尘可不是一个轻易受人威胁的人,皇帝来了,他也只是做做面子功夫,更何论这个不知道来处的雪妃娘娘。

  再加上酒意上来了,他比平时还更加狂妄。

  “那我可更不能放你走了,雪妃娘娘。”

  说着,他圈住杏仁腰的手圈得越发紧了。

  杏仁被勒得难受,想着懒得和这糙汉多纠缠,直接大喊叫道。

  “陛下!你快过来——”

  话还没说完呢,嘴巴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

  “啧,真硌手。”

  说的是杏仁脸上的面具。

  然后杏仁只感觉脸上一空,没了面具的遮挡,冷风吹打在细嫩的皮肤上,冷意入骨。

  杏仁惊呼一声,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颊。

  过了许久,厉尘都没有动作。

  杏仁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厉尘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他喃喃细语道:“常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狗将军在说什么呢?

  他一个糙汉,还能会这等诗句?她都没学过。

  不过听大概的意思,是夸她好看?

  夸她好看也没用,杏仁现在十分恼怒,抬手就要往厉尘脸上扇去。

  “你这登徒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厉尘回过神来,按住了她的手,脸上笑容多了几分。

  “我当然知道。”

  “知道还不快放开我?!”

  闻,厉尘不仅不放,反而将杏仁转了个身拉进怀里,紧紧抵在胸前。

  “我知道,你是仙女。”

  “什么跟什么啊!我是陛下的妃子!你这样大胆,小心小命不保!”

  厉尘嗤笑一声,“我不怕。”

  也是了,杏仁怎么忘了这茬。

  厉尘是个胆大包天的人,而且已经做出过秽乱后宫的事了,自然不会怕她的威胁。

  杏仁无奈,只能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尽力离他远一点。

  然而那张美艳无双的绝美容颜没了遮挡,更是让厉尘瞧了个仔细,并且生出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来。

  “雪妃娘娘,我们可曾见过?”

  杏仁可真是手忙脚乱,好不容易阻止了厉尘的贴近,结果又没空挡脸。

  不过还好今日化了妆容,很是明艳,想来这狗将军应该是看不出来了。

  想到此,杏仁没好气的回答。

  “谁和你见过啊!少乱攀关系!”

  “既然娘娘说臣攀关系,那臣的确是想和娘娘有些关系。”

  厉尘闻不怒反笑,一边说,一张粗狂深邃的脸,朝杏仁压了下去。

  杏仁急了,双手去推拒他的脸颊,却又被他一只手就给捉住了。

  眼看那张脸离她越来越近,想要一亲芳泽。

  杏仁却双手无空,只能干着急。

  她想大喊大叫,却又怕待会儿盛景玉过来见了这幕大发雷霆。

  眼看厉尘的鼻尖快要贴上她的,突然厉尘就松开了她,并且退到了他身后的树后。

  杏仁正奇怪,回头看去,并没有人,但是这时她才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果然,没一会儿,盛景玉出现在了她面前。

  他皱着眉,一脸不耐,手上还提着四个灯笼。

  “怎么这么久?”

  再看杏仁手中空空荡荡,眉头拧得更紧了。

  “你在干什么?”

  杏仁有些手足无措,她看了身后守灯谜的宫人一眼。

  只见那宫人也垂着个头,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想来是什么都看见听见了。

  杏仁无奈,只好赶紧从那宫人手中接过兔子灯笼,假装无事道。

  “这个灯谜有些难嘛,所以有些久,但我还是解开了。”

  盛景玉瞥了将自己缩成一团尽量减少注意力的宫人,有些狐疑。

  “那灯谜是什么?有这么难吗?”

  杏仁若无其事道:“清清江边留半影,一曲红豆醉相思。”

  “这你猜出来了?”

  杏仁点头,“嗯,就是想得有点久。是字。”

  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呢,是刚才她去拿灯笼时,让宫人悄悄给她看的答案。

  “不错,还算是有长进了。”

  盛景玉满意道,然而又主动接过她手上的一盏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