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五章.年终奖是金子!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离开前,杏仁回头瞥了一眼,没有看见厉尘的身影。

  “怎么了?”盛景玉问。

  杏仁摇摇头,同他一起离开。

  待他们走后,厉尘从树后出来,看着杏仁的背影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待两人不见了踪影,他才走到守灯谜的宫人面前。

  “今天的事,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宫人本来就被吓得瑟瑟发抖,此时更是直接吓得跪在了地上。

  “将军大人,奴才知道,奴才今天什么都没看到,还请将军饶了奴才一命。”

  厉尘“哼”了一声,神情狠厉。

  “你知道,只有死人才是最不会泄露秘密的。”

  宫人一阵发颤,就差没被吓得尿了出来。

  他连连磕头,“奴才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厉尘冷哼一声,“但愿如此。”

  说完,拂袖离去。

  另一边,杏仁和盛景玉回了雪阳宫。

  将赢来的灯笼让宫女们全部挂了起来,杏仁则把那盏最心爱的、好不容易得到手的兔子灯笼,挂在了白白的房间里。

  没错,搬来雪阳宫后,白白也有了一个单独的房间。

  每天吃喝玩乐,还有宫女带着它出去散步遛弯,好不悠哉。

  杏仁和盛景玉两人进了白白的房间后,正在睡觉的白白像是听到了动静,耳朵动了动,小脑袋猛的抬了起来。

  见了是它的亲亲主人后,连忙蹦蹦跳跳的蹦跶到了杏仁腿边。

  杏仁看着当初捡回来的小兔子,现在已经被喂得胖了一大圈,和以前判若两兔,不禁感叹。

  “都捡你回来那么久了啊,你看你,都快胖成猪了。”

  杏仁笑着戳了戳白白的小鼻子,看着那粉粉嫩嫩的鼻子缩了缩,不禁笑出了声。

  杏仁今日是披着白色的斗篷,和白白蹲在一起,一对比起来,她倒像是只大白兔。

  盛景玉看着,嘴角的笑意止不住。

  “朕看你也像只兔子。”

  杏仁撅起嘴,把白白提了脸旁。

  “我哪里像兔子了,像吗?”

  那大睁着的无辜双眼,还有撅着的樱桃小嘴,哪里不像了?

  盛景玉笑着点点头,然后在杏仁嘴巴撅得更高之前,转移了话题。

  “明日你就要随朕一同出宫了,今日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提起这,杏仁才蓦地想了起来盛景玉之前答应她的东西。

  她大眼古灵精怪的转了一圈,两个指头搅着自己的头发。

  “那……那个……”

  盛景玉看她那模样,便知道她要说什么,他直接催促道。

  “有话就说。”

  杏仁展了颜,两个梨涡格外可爱。

  “那个,陛下你之前答应我的年终奖,还有我的银子……”

  她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也不继续说下去,只傻笑着往盛景玉身边凑了凑。

  盛景玉知道她要说这,听完后捉住她的手就往腰上带。

  杏仁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做什么。

  结果只是让她握住了他腰上的系着的一个荷包。

  “你猜里面是什么?”

  杏仁握住那荷包捏了捏,里面硬硬的,有些圆润。

  她好奇的摇摇头,“是什么啊?”

  “你取下来看看。”

  杏仁将荷包取了下来,解开拉绳往里面一看,赫然几块金光闪闪的元宝落入她的眼帘。

  “金子!”

  她下意识将金子拿到嘴边咬了一口,确定了是真的后更加兴奋了。

  “是真的啊!金子!”

  盛景玉看着她那副财迷样,好笑道。

  “自然是真的,朕送人东西什么时候送过假的了?再说,这又不是什么古董,朕送个金子而已,犯得着用假的来逗你吗?”

  杏仁闻眼睛都不眨的看着手中的金元宝,简直爱不释手。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盛景玉话中的意思。

  “陛下,你的意思是……这金子是送给我的?”

  盛景玉无奈,说她聪明吧,她又总犯傻,真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是你的。这是朕承诺你的年终奖,都在这儿了。”

  杏仁咽了咽口水,这么大几块金子,得多少钱啊?

  她颠了颠其中份量,觉得应该能值几百两白银。

  再加上前两日造办处送来的两百两银票,杏仁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个妥妥的小富婆。

  这几百两,家里用不着多少,除了弟弟读书学医外,剩下的还可以给家里重新置办一栋房子。

  想着,杏仁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毕竟她没有什么这方面的知识,万一被坑了都不知道。

  盛景玉沉吟道:“到时候朕陪你一起去吧。”

  这样自然更好,杏仁很是相信盛景玉的处事能力。

  夜色晚了,盛景玉嘱咐了她早点睡,明日要早起后便离开了。

  杏仁累了一天,准备进浴池好好放松一下。

  脱完衣裳后躺进水里,撩起水花淋在自己身上,格外舒适。

  一天的疲累和过于兴奋的神经都被缓解了。

  正躺得舒服,突然头顶上传来一声奇怪的声响。

  杏仁抬头看去,头顶上就是房梁,什么也没有,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杏仁有些莫名,还好这声音之后再没动静。

  她心想,应该是什么鸟类落在了屋顶上罢。

  随后没什么动静了,杏仁不再在意,只专心的清洗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眼看她的莹莹玉手正准备探向双腿间,突然头顶上又发出一声脆响。

  杏仁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么大的动静,鸟儿能弄出来?

  想着,她赶紧矮下身子,将身子全部泡进水里。

  待做完这一切,她才抬头仔细的朝发出动静的地方看去。

  只见那一片瓦砾已经被移开了些,露出一道缝隙,刚好可供外面的人看清殿里的所有情况。

  杏仁震惊了,那……那她不是也被看光了?!

  她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能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

  夜闯后宫,还爬了妃子的屋顶,偷看妃子洗澡!

  这么狂妄之人,杏仁还真的只能想到一个。

  那就是厉尘。

  厉尘的为人有多大胆,有多流氓,做出偷看妃子洗澡这种事,他做得出来!

  也就是说,她的女儿身……

  被看见了?!

  杏仁十分恼怒,可又不好喊人抓贼。

  只好匆匆披上薄薄的一层寝衣,直接冲进了内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