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六章.夫君随她回娘家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裹好斗篷,缩在床角,凝神听着所有动静。

  此时夜已深,寂静无声,只能听见微微虫鸣。

  她仔细听了许久,准备一有动静,就唤人进来捉贼。

  结果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动静。

  杏仁坐在床上,刚开始还很警觉,可慢慢的,视线就渐渐模糊了。

  “你个狗将军,你赶紧来……我就……放狗咬你……”

  她迷迷糊糊的呢喃着,脑袋一偏,终于忍不住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她好像被放平了在床上,身上还被盖上了被子。

  第二日,杏仁是在被窝里醒来的。

  她撑了个懒腰,发现了些许不对劲。

  “咦?我昨晚不是在床角睡的吗?怎么会……”

  怎么会躺进床中央,身上还盖着被子了?!

  难道是她半夜太冷了,不知不觉自己滚到了被子里?

  还有昨晚屋顶上那人,真的是厉尘吗?

  杏仁奇怪的想着,翠竹在外敲了敲门。

  “雪妃娘娘,您醒了吗?陛下已经在前厅等着了。”

  杏仁回过神来,赶紧答话。

  “醒了醒了!我马上起来!”

  说完,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将衣裳先套好,才叫了翠竹进来。

  翠竹端着水盆,服侍着杏仁擦了脸漱了口,又让几个专门做妆发的小宫女进了屋。

  眼看着这几人又要给她化妆,杏仁赶紧拦住了她们。

  “不……不用了!”

  她今日是要回家的,那么浓妆艳抹做什么?

  还有这身衣裳,她出去了也得给换掉。

  她可不能穿着一身宫装回家,更不能说自己现在在当妃子。

  在杏仁的强烈拒绝下,几名宫女总算作罢。

  杏仁把收拾好的包裹提在手中,准备去前厅。

  离开时,她下意识的又往浴池正上方看了一眼,只见那里的空缺已经没有了,像是昨晚她看到的一切都是错觉。

  雪阳宫前厅

  盛景玉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此时正在喝着茶水。

  见了匆匆赶来的杏仁,还有些惊诧她竟然这么快。

  “你全部收拾好了?”

  “嗯嗯,陛下我们出发吧。”

  这次他们出行没有带什么人,盛景玉也没有带朱肆,只带了几个乔装侍卫便出宫了。

  杏仁坐在马车上往后看,却发现突然多了许多人跟在马车后。

  他们打扮得就像普通百姓,想来应该是暗中保护盛景玉的人。

  也是了,皇帝微服私巡,怎么会没有人保护呢?

  就带几个侍卫,如果被敌人知道了,那不是陷入了危险之中?

  杏仁放下窗帘,心中已经了然。

  “陛下,我们现在就去我家吗?”

  “你不是说要去看个宅院吗?先去看了再说吧。”

  杏仁点点头,突然有一种嫁人后夫君陪着回娘家的感觉。

  她暗自好笑,不过当真一想,还真是这样。

  她现在是盛景玉的妃子,那不就是夫君陪她回娘家吗?

  想着,杏仁轻声笑了出来。

  盛景玉瞥她一眼,嘴角微勾。

  “这么开心?”

  “嗯?是……是呢。”

  杏仁更是好笑,但也只敢偷着乐。

  她怕说出去盛景玉当场翻脸,不带她回家了。

  马车在一栋宅院前停下,盛景玉先下了车,然后将杏仁接了下来。

  杏仁看着面前可以说是豪华的宅院,有些慌神。

  “陛下,这……这我买不起啊!我们换一家吧?”

  说完,她牵着他的袖子就想后退。

  她身上就几百两银子,这宅院,怕不是得上千上万两才能买得起吧?

  盛景玉不为所动,反而坚定的牵着她往前走。

  “朕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要是说出去朕的妃子连房子都买不起,岂不是笑话?”

  杏仁无奈,“可是我是真的买不起啊。”

  盛景玉斜瞥她一眼,“你买不起,朕还能买不起吗?”

  ……

  陛下这意思……是……他要送她房子?

  杏仁怪不好意思的,感觉自己无功无德,受不起这样的恩惠。

  她小声嘟囔:“这样不好吧……”

  “一日夫妻百日恩呐,就当是朕给你的聘礼吧。”

  盛景玉眼中带着笑意,明显是在逗弄她。

  杏仁现在已经能脸不红心不跳了,她嘟嘟嘴不再说话。

  这白捡的便宜,既然陛下非要送,那她就收下呗。

  他们行到门前,扣响了红木门。

  没多久,便有脚步声传来,打开了大门。

  “您是……”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开了门,睁大眼睛看了他们好半晌。

  “是盛公子吗?”

  “正是。”

  盛景玉点点头,老人了然,让他们进了院子,自己则在前面带路。

  杏仁心中好奇,看这架势,陛下还是之前就已经了解过了。

  这次来,就是带她看一看这院子吗?

  杏仁想着,跟在老人身后,打量着这处宅院。

  这处宅院看起来有些时日没有住人了,但还是应该每日都有人在打理,并不显得荒芜。

  院子里的布置和房间的布局,看起来很是简洁轻松,有种书香儒雅的气息。

  这让杏仁不禁有些好奇,这处宅院之前住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

  老人一边带着他们逛,一边替杏仁解了惑。

  “这一片树林是我们家老爷种下来改风水的,盛公子切记,不可随意乱动土。”

  盛景玉似乎来了些兴趣,问道。

  “柳大人还信这些?”

  老人苦笑了一下,“老爷也是这几年才开始信的。这处宅院老爷原本不想卖,只是怕触景生情,所以才忍痛割爱的。”

  盛景玉淡淡“嗯”了一声,倒是杏仁十分好奇,触景生情是发生了什么事。

  但这种事情肯定不能问啊,所以她只能把好奇憋进心里。

  看了一阵下来,杏仁对这处宅院是十分满意。

  盛景玉也觉得还行,二话不说就要签署字据。

  杏仁往那字据上一看,需要交的银两竟然高达一千五百两!

  她有些犹豫了,想要多看看,却听盛景玉说。

  “觉得可以就买,不用考虑那么多。”

  说着,毫不犹豫的签下了字据。

  杏仁其实觉得也很不错,犹豫了一下就没拦住盛景玉。

  盛景玉一招手,身后的乔装侍卫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递给面前的老人。

  老人清点了一下,点点头收下了,将地契交给了盛景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