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七章.我和夫人感情确实不错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待老人走后,盛景玉将地契交给了杏仁。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了。”

  杏仁没忍住笑了,眉眼弯弯。

  “谢谢陛下!”

  然后,她又想起了什么,问道。

  “对了,陛下。刚刚您说的柳大人是谁啊?”

  “户部尚书柳岩州。”

  这几个字,犹如平地惊雷在杏仁耳旁炸开。

  户部尚书!

  王爷侧妃柳如意的父亲!

  所以……

  这处是以前他们一家人住过的宅子吗?

  那位老伯说的触景生情,也是因为在他们眼中看来,与人私奔渺无音讯的柳如意?

  可惜那位老伯已经走了,否则她真想追上去,告诉他,他们家小姐并没有与人私奔。

  而是比私奔的后果还要更严重,柳如意早就死了,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尸体都化为白骨。

  但如果她说出来,柳如意哪怕死了,也好歹能恢复清白,还柳家一个好名声。

  想来柳如意九泉下有知,也会好受许多。

  杏仁叹口气,惹得盛景玉注目。

  “怎么?你认识这位户部尚书?”

  杏仁想了想,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应该让柳家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所以说了出来。

  “户部尚书的嫡女柳如意,早就死了,我在王府时,意外在井底发现了她的尸体,已经成了一具白骨。

  但是有一根簪子能证明她的身份,那簪子,后来我去看,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不是被王爷给收了起来。”

  盛景玉越听,眉头蹙得越紧。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结果怎么样?”

  杏仁想了想,“应该是十一月中旬的样子,当时我是和王爷的暗卫十四,一起发现井底的尸体的,十四让我不用插手此事,他们自会去查。”

  “至于结果,我也不知道如何。但柳家人,应该不知道吧?我只是觉得,应该让他们知道真相。”

  盛景玉伸手揉了揉眉心,“此事,朕会先派刑部调查,还是先不宜声张。毕竟此事发生在王府里,恐会有损王兄声誉。”

  果然,陛下心里就只想着他的王兄。

  他恐怕还不知道呐,他的王兄啊,是个十足十的变态。

  虽然他于陛下有救命之恩,但这人心理阴暗,癖好还很特别。

  杏仁只是想想那密室,都忍不住浑身颤了一下。

  盛景玉却以为她是害怕,毕竟她看起来那么胆小,当时肯定吓着了。

  “没事了,此事朕会去查的。”

  杏仁点点头,把这事儿抛之脑后。

  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重新置办一下宅子里需要换掉的家具。

  比如说床榻之类的,这种私人用品,还是全部换成新的比较好。

  于是,盛景玉派了几人把宅子打理出来,自己则带着杏仁,还有多余的几名侍卫,一同上了街。

  专门制作家具的地方离这里还有段距离,这处宅子算是处于京城中心圈内,而制作家具的地方,在京城边缘。

  等几人赶着马车到时,已经过去了两柱香。

  杏仁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款式的家具,虽然看花了眼,但也更兴奋了。

  她俨然是把那处宅子当成了是自己以后的家,于是每一样家具她都精挑细选着。

  买房她买不起,这点家具,应该随便可以付得起了吧!

  杏仁想着,指着看好的几架椅子和床榻。

  “这这这,都要了!”

  掌柜的喜形于色,连忙应声,手里拿着小本本记下。

  “还有这些,全部记下来。”

  盛景玉的声音突然响起,杏仁闻回头看向他,只见他连指了差不多十来样东西。

  ……

  陛下!她买不起啊!

  杏仁欲哭无泪,又听他说。

  “记下来了吗?”

  掌柜的瞪大了眼睛,明白这是遇到了豪气的贵客,连忙唤道。

  “公子啊,您再说一遍,走给你全部记下,免得遗漏了什么。”

  杏仁只想说,她巴不得多漏几样。

  盛景玉又重新将看好的家具指了一遍,掌柜的确认无误后,看着记满了满满一页的账单喜笑颜开。

  到了结账的时候,掌柜连连算了几遍,才得出了确切的答案。

  他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说出的数字却令杏仁十分痛心。

  “公子啊,这些家具加起来一共是五百三十六两,您看……”

  掌柜盯着盛景玉笑道,像是认定了这位是付钱的主。

  毕竟杏仁穿着女装,还如此貌美如花。

  既然是买家具嘛,那肯定是置办两人一起住的对不对?

  由此可以推断,这两人必定是夫妻关系。

  那夫妻关系,自然是男方付钱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掌柜对自己的这番推理深信不疑,倒是杏仁苦着脸,心痛的掏出自己的银票和金子。

  结果还没递出去,就被盛景玉给拦住了。

  “你那点银两还是留着吧,有我在,轮得到你给钱?”

  这句话说得霸气无比,杏仁深刻感觉到了有钱是多么的有底气。

  她嘟嘟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侍卫将一叠厚厚的银票递到了掌柜手中。

  掌柜一边数钱,一边热情的笑道。

  “公子对夫人可真是好啊,真是羡慕公子和夫人的感情呐,真是**爱啦!愿你们啊,情比金坚,白头偕老!”

  杏仁无语了,这掌柜的收了钱,张口就乱来。

  他们怎么就是夫妻了?

  怎么就看起来很恩爱了?

  明明他俩都很正常的好么,还情比金坚,白头偕老,真是拍马屁拍到了老虎屁股上。

  杏仁有些炸毛,倒是盛景玉一脸淡然,竟然还认同了掌柜。

  “我和夫人感情确实不错,借你吉。”

  杏仁看着他眼底的笑意,感觉自己又被深深的调戏了。

  哎!

  陛下可真是……幼稚!

  她要是害羞了,可就如他愿了!

  想到此,杏仁把杂七杂八的心思通通甩开。

  两人又坐上了马车,往来时路开。

  马车后面跟着足足七架拖着货的马车,那全是他们今天的采买成果。

  几架马车浩浩荡荡的,差点将街道都给占完。

  现如今本来就是大年初一,街上人又多。

  所以回宅子的路程,远比来时耗费的时间更长。

  等他们回到宅子时,侍卫们已经打理得差不多了,不要的东西和家具都扔到了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