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八章.进衙门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对房间的布置很感兴趣,全程都亲自指挥。

  这样东西该放哪儿,那样东西该放哪儿。

  等忙活完,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杏仁选了一间房,当做自己的卧室。

  然后将最豪华的那间主卧,当做了客房,留给盛景玉。

  收拾好这一切,杏仁换了身男装,嘱咐盛景玉不要在她父母弟弟面前说漏嘴。

  因为上次中秋节她回家,告诉家人的是,她在宫里是做男子打扮。

  万一两边没对上信息,那她就麻烦了。

  两人出了宅院,新租了一辆马车,准备一起去接楚母一家人过来。

  杏仁心中忐忑又欣喜,一路上小动作不停,一直撩着窗帘看到了哪里。

  等到了熟悉的小家,她率先下车,想让盛景玉就在车上等着。

  结果盛景玉看起来似乎对她家还挺感兴趣,跟着下了马车。

  “我家十分窄小,陛下您就别去了吧。”

  盛景玉无所谓道:“朕想看看你长大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既然他都那样说了,杏仁也不好再拒绝,只心想待会弟弟他们不要喊漏嘴。

  想着,杏仁敲响了门,但敲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动静。

  正巧邻居出了门,见了杏仁有些眼熟,一直盯着看。

  杏仁怕她乱说什么话,赶紧先开口打了招呼。

  “李姨啊,我弟弟他们呢?”

  李姨这才认出杏仁来,想问她怎么穿着男子衣裳,但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说,她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杏仁啊,你父亲出事了,你快去衙门看看吧!”

  杏仁急了,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啊?”

  李姨三两语也说不清楚,只催促道。

  “哎你去看了你就知道了,总之啊,这次是摊上大事了!”

  杏仁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连忙坐上车赶去了衙门。

  “别担心了,有我在。”

  盛景玉看她担心的模样,不禁安慰道。

  杏仁摇摇头,说来担心的缘由。

  “陛下,你是不了解我父亲,他爱好喝酒,有时喝醉了还会打我娘亲。他这个人喝醉了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所以,如果这次是他犯了事……”

  杏仁深吸一口气,继续说:“如果他犯了事,我希望就按照国法来。如果……是很大的错……”

  她有些说不下去了,那句“希望陛下能饶了他一命”,面对着这个国家的统领者,她实在说不出来让他做有违国法的事。

  她和盛景玉相处了那么久,她知道盛景玉是一个为国为民的皇帝。

  这么久以来,除了秋狩和中秋晚宴出现的刺客被杀死,其它时候在宫里,杏仁还真没有看见或听说过盛景玉有处死过哪个宫女太监。

  最多也就是杖罚或者贬去特别吃苦的地方。

  所以,杏仁没法说出口,让盛景玉为她做出改变,哪怕要救的那个人,是她父亲。

  盛景玉瞧她欲又止的模样,心里已经明白她想要说什么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沉声道。

  “先看看情况吧。”

  如果是罪不可恕,那他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杏仁点点头,只能在心中期望,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马车在衙门前停下,衙门外很多人,全部围在外面看热闹。

  随行的侍卫拨开人群,给杏仁和盛景玉肃清一条道路。

  杏仁神情凝重,连迈出的步伐都感觉十分沉重。

  走完这一截路,他们终于来到了堂上,杏仁一眼就看见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个人。

  那个人已经全然没有了往日高高在上,一不如意便破口大骂的模样。

  只瑟缩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

  堂上坐在正中央的京兆尹姚勇毅,一开始还因有人不守规矩闯入堂中生气。

  结果再一细看,闯入堂中的竟然是当今皇帝和他的侍读!

  姚勇毅憋着的那股气一下子就收了回去,连忙起身相迎。

  正准备开口拜见陛下,却见盛景玉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姚勇毅能做到京兆尹,自然也是有点眼色的。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盛景玉的意思,虽然没有喊明他的身份,但还是请人端了椅子,让盛景玉和杏仁坐在一旁旁听。

  杏仁在椅子上坐下,这才看到娘亲和楚澜正围在衙门外的人群里。

  楚母看到杏仁竟然坐在高堂之上,身旁还坐着一位一看便非富即贵的人,赶紧高呼。

  “杏仁!救救你爹!救救——”

  她身旁的楚澜蓦地将她拉住,然后捂住了她的嘴。

  “娘,你别连累姐姐!”楚澜低声喊道。

  楚母一向听楚澜的话,闻凄楚的点了点头,却还是向杏仁投去求助的目光,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楚母的这一声呼唤,让周围人面面相觑,也让跪在地上的楚父蓦地抬起了头。

  “杏仁!杏仁啊!救我!救救我啊!我是你爹!”

  杏仁心里一紧,但不知道事情经过如何,只能低头沉默,无视了投来的所有视线。

  坐在案几前的姚勇毅则心神一凌。

  既然这是侍读大人的父亲,那……

  姚勇毅看了一眼盛景玉,又想起了他对杏仁的喜爱,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正有些为难,还好盛景玉发话了。

  “你该怎么审就怎么审,你先说说,此人犯了何罪?”

  姚勇毅心下稍宽,重新复述了一遍案情。

  “此件案情的起因是:罪人楚志勇在酒馆里,因喝醉了酒,见色起意,准备**酒馆掌柜吴中义的妻子。

  受害者吴中义怒起反抗,同罪人楚志勇搏斗在一起。罪人楚志勇在搏斗过程中,随手捡起利器,刺伤了受害者吴中义。

  随后受害者吴中义躺倒在地,罪人楚志勇不管不顾,准备继续**吴中义的妻子,被赶来的他的儿子楚澜拦住,送往衙门。

  而受害者吴中义经过抢救后身亡,原因是流血过多,没有及时送医而死。”

  听到这儿,杏仁已经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又是喝酒惹的祸!

  可这次,闯下的却是弥天大祸!

  在来之前,她心中还想因他是她父亲,而向盛景玉求情救他。

  可现在,她只因有这么个父亲,而感到丢人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