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十九章.给你个痛快!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人在壮年,已有妻子儿女,竟然还做出这等龌蹉下流之事!

  他做出这事的时候,可曾想过家中的妻儿,还有被他狠心卖进宫中的她?!

  他不仅做出了这等龌龊事,还害死了一个人,最后被自己的儿子亲自压送到衙门!

  杏仁觉得,楚澜做得很对。

  哪怕他是她父亲,但这个案件,她认为他判死刑都不过分!

  一旁的盛景玉也是越听眉头越是蹙起,杏仁心中难堪、失望各种情绪交集。

  唯一能做的便是抢在盛景玉之前,表明自己的态度。

  “姚大人,此事还请您依法处理吧,我没有这样的父亲。”

  这句话一出,已然是同楚志勇断绝了父女关系。

  楚志勇闻,面上狰狞可怖。

  “你说什么?!我是你爹!你现在发达了,竟然连爹也不认了?!”

  杏仁皱着眉,沉默不语。

  姚勇毅见状,赶紧拍了拍板子。

  “肃静!朝堂之上,肃静!”

  然而楚志勇冷笑一声,俨然一副不管不顾的模样。

  “我把你养到这么大,你竟然说不认就不认了?!世上有这样的天理吗?儿不认老子!为大不孝!”

  他吼完后,声调又猛地降了下来,面露哀求。

  “杏仁,你就看在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救救我吧!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喝醉了酒,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啊!啊啊啊!”

  楚志勇哀嚎出声,姚勇毅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制止,只犹豫的看向杏仁,想看看她的态度如何。

  杏仁心里的确有了一丝波动,但也仅是一点,并不能改变她的态度。

  楚志勇虽然是她的父亲,但却从来没有尽到过父亲的责任。

  他从来都是在外面花天酒地,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银子花完,不够还把楚母平日里赚的小钱也给拿走。

  所以在弟弟楚澜病重时,家里毫无积蓄,拿不出银子给楚澜治病,才会将她给送进宫中,来换取楚澜的医药费。

  然而这些,杏仁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甚至在进宫一段时间后,已经没有了怨。

  可现在这事,是她完全无法容忍的事!

  这样的人,存活在世上,只会祸害他人!

  从前是祸害他们一家人,现在,则是祸害到了别人,还害死了一条人命!

  杏仁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一旁的盛景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如果你想救他,朕可以留他一命,但他此生,都只能被关在监牢里。”

  这已经是他能给出的,最大的承诺了。

  虽然此人可恨至极,可看着杏仁难受的模样,他心中也不好受。

  他本来以为杏仁会接受,毕竟那人再不是人,也是她的父亲。

  可他发现,他低估了杏仁。

  杏仁睁开眼,心中已经有了结论。

  “还请姚大人,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若是因为他是我的父亲,而罔顾国法,那民意能平吗?那死去的受害者的家人,又会怎么想我们的朝廷?

  此时大庭广众之下,若是办案都讲人情,那让百姓们怎么想。会不会猜测,私下里的冤假错案更是数不胜数?

  杀人偿命,乃是天经地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论,我并不是什么人物。

  总之,还请姚大人秉公执法!”

  盛景玉一怔,知道了她是在为他、为朝廷着想。

  果然,他的杏仁不是一般的人物。

  倒是他,因为心中的私情,有些狭隘了。

  姚勇毅也没想到杏仁会讲出这一番大义灭亲的话来,一时有些愣住了。

  他看了看盛景玉,见盛景玉朝他点头,才履行起他作为京兆尹的职责。

  “我们衙门,自然是秉公执法的。罪人楚志勇。因犯欺辱妇女罪,杀人罪数罪并罚,处以死刑。死刑缓期,秋后立斩!”

  说着,丢下了判决的牌子,扔在了厅堂中央。

  楚志勇一脸惊恐,其中更是蕴含着无尽的愤怒。

  愤怒他的两个子女,一个将他压到了衙门,一个对他见死不救。

  可楚澜,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只好将怒火全部转移到了杏仁身上。

  “杏仁!你好一个大义灭亲啊!我是你爹啊!你今日能做出的这样的事来,真是个白眼狼!

  我当年就不该同意你娘把你捡回家,你就该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杂种!你去死吧!我要你给我陪葬!”

  说着,楚志勇失去理智的朝杏仁冲了过来,手中还握着不知道哪里捡到的尖锐碎片。

  衙门里的捕快一时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只能看着楚志勇冲到了杏仁的面前。

  杏仁也被刚才楚志勇话中的含义给惊住了,回过神来时,只能看见楚志勇赤红的双眼。

  那双眼带着无尽的恨意,恶狠狠的似乎像一头绝望的孤狼,想要将她吞吃入腹。

  杏仁心中悲哀失望,连想要躲的欲望都没有,只眼睁睁看着楚志勇扑了过来。

  衙门外发出嘈杂的声响,楚澜挤开众人,拼了命的朝这边跑过来。

  然而相距实在太远,他心中绝望,对楚志勇的恨意更是深沉。

  就在楚志勇举起手中的碎片,想要扎进杏仁胸前时,盛景玉动了。

  他一直坐在杏仁旁边,只等楚志勇跑进了,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他已经忍了好一会儿了,此时站起身来,面色阴沉冷漠。

  “你说你把杏仁养大,那为何又将她卖进宫里?杏仁从小就给家里补贴家用,你这当父亲的又在做什么?

  你说她是白眼狼?呵!朕看是你,根本就不配当她的父亲!

  最后,你说杏仁是被你们捡回来的,这朕倒是要谢谢你们。

  既然如此,不如就给你个痛快吧。不用等到秋后了,姚勇毅,赐他毒酒!”

  盛景玉直称朕,愤怒让他没有再隐瞒身份。

  众人闻,立马就知道了说话的身份,连忙跪下拜见。

  衙门外看热闹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圣颜。

  听见这人竟然就是当今皇帝,又听他刚才一番雷厉风行的发,心中敬佩油然而起,皆纷纷跪地齐呼。

  “拜见陛下!陛下英明!”

  盛景玉面不改色,只随意挥了挥手,让众人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