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章.杀人偿命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楚志勇此时终于煞白了脸色,明白自己此次是必死无疑。

  但看杏仁与皇帝关系似乎不错,他又起了心思。

  “陛下!草民知罪,草民刚才也是口不择啊!哪里来的什么弃婴说法,杏仁就是草民亲生的啊!还请陛下看在杏仁的份上,饶草民一命吧!”

  说着,他又看向杏仁,苦苦哀求。

  “杏仁!我刚才说的都是气话!你替我求求陛下吧!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杏仁看着面前这一幕,心中仍然有些触动,但面上已经能做到毫不动容。

  她站起身,不再看这一幕,而是拉着盛景玉,直接走下了高堂。

  任楚志勇如何在后面从哀求变成怒骂,也不曾回头。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因果报应,天道轮回。”

  杏仁呢喃道,像是在说给盛景玉听,又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你能这样想,很好。”盛景玉道。

  两人走到衙门外,刚踏出一步,便有人扑了上来。

  盛景玉下意识一掌推了出去,还好杏仁拦住了他。

  “陛下。这是我娘亲。”

  闻,盛景玉这才仔细打量起身前的人。

  只见楚母面容憔悴,头发夹杂着白丝,双眼红肿冒着豆大的泪珠。

  她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和楚志勇一样,长得和杏仁一点也不像。

  “杏仁!你救救你爹啊!你为什么不救她?!”

  杏仁反问:“他就是个人渣,在家酗酒家暴你就算了,现在欺辱妇女还杀了人!为什么要救他?”

  楚母被怼得说不出话来,只不停喃喃道。

  “他是你父亲啊……他是你父亲……”

  杏仁深吸一口气后吐出。

  “他不是我父亲,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救犯下这样不可饶恕罪行的人。”

  她所有依靠的一切,不过是来源于盛景玉而已。

  若是没有盛景玉,她什么也不是。

  两人交谈间,身后发出惨叫和求饶。

  没一会儿,那声音渐渐消散。

  杏仁不敢回头看,只一直闷着头往前走。

  盛景玉跟在她身旁,楚澜陪着悲泣的楚母随行在后。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也听不到衙门外的喧哗,杏仁才停住了脚步。

  “好受些了吗?”

  盛景玉递过来一张手帕,杏仁才发现自己竟然流泪了。

  为了那样的人,她为什么会哭呢?

  那个人一点也没有尽到过家的责任,也没有给过她家的温馨。

  甚至……他还说她是捡来的……

  杏仁接过手帕,将脸上的泪痕擦干,转过身问楚母。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楚母还沉浸在哀戚中,闻茫然的抬头。

  杏仁再次复述一遍,“他说,我是从雪地里捡来的,是不是真的?”

  “你……你说什么呢……”

  楚母脸色变了变,低下头不知语。

  楚母这人向来老实,说不来谎话。

  她现在这种表现,已经说明了答案。

  杏仁心中很是凄楚,一时不知道自己这么久以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旁的楚澜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看来应该是不知晓这一切。

  他追问楚母,“这是真的吗?”

  在楚澜的追问下,楚母才终于点了点头。

  得到了确切的答案,杏仁心中已经不再有那么大的波动了。

  这里不方便说这些,几人坐上马车,回了新置办的宅院。

  楚澜和楚母到时,还很惊讶。

  “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杏仁淡淡道,原本的兴奋已然全然消失不见。

  今天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她从来没想过,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迁家之喜,却莫名多了一桩丧事。

  出于特例,楚志勇的尸身被从衙门运送了出来。

  杏仁连夜置办丧事,将楚志勇埋葬在了祖坟里,也算是落叶归根了。

  所有人都情绪比较低落,但在知道了盛景玉的身份后,也都稍微控制了些许情绪。

  楚澜今晚也十分沉默,他还记得杏仁上次回家说的话,所以比较谨慎少。

  楚父是罪有应得,他已经死了,但不能连累姐姐,暴露了姐姐的身份。

  杏仁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早早的就歇下了。

  躺在床上,她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大年初一,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睡不着,今晚也注定是个无眠夜。

  第二日杏仁很早便起了,想了一晚上,她想通了许多。

  楚志勇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

  没了他,他们仍然是一家人啊。

  哪怕杏仁已经得知了,自己不是属于这个家的,可养育之恩,陪伴之情是无法消除的。

  想着,杏仁觉得自己不应该再那么颓丧。

  她现在算得上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了,若是她一直这个样子,娘亲和弟弟又怎么办?

  总之,年还是要好好过的。

  白日里,杏仁将楚澜拉到一边,将自己的积蓄全部给了他。

  “我可能很快就要走了,这家里,之后只有你和娘亲两个人。这些银子你拿着,好好读书补身体,也可以做点什么小本买卖。”

  楚澜将装着金子的荷包和银票借过,满脸诧异。

  “姐姐,你怎么会有那么多银票,还有金子?”

  “这些有一部分是我的月银,还有一些是陛下赏赐给我的。”杏仁如实回答。

  楚澜闻,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怪异。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姐姐,你和陛下……到底是什么关系?”

  若是寻常的臣子,怎么会有这么多赏金?

  而姐姐,不过到宫中一年多而已,怎么会和陛下这么亲近?

  杏仁一看。便知道是楚澜想歪了。

  她郑重的回答:“我和陛下,就是臣子,主仆关系。若是再更进一步,最多就算是朋友吧。”

  盛景玉曾经说过,他们是朋友,她这样说,也不是乱攀关系。

  眼看楚澜还想再问,杏仁赶紧转移了话题。

  “你那天也听到了,原来我根本就不是楚家的人。但是,你也不要多想。在我心中,这里永远是我的家,你永远是我的亲弟弟。”

  看着比以往沉默许多的楚澜,杏仁怕他心中乱想。

  哪怕两人的关系十分亲密,并不会因为这而改变,她还是决定表明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