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零四章.神医无羁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竹屋里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是什么妖怪的居所。

  而是摆满了各种草药和瓶瓶罐罐,朴素得只有一张竹床和竹子做的桌椅。

  “这里应该是个隐居的医者吧?”

  杏仁看着那些瓶罐里装着的各种药丸,猜测道。

  “传闻中无羁神医隐居山林,从来没人能找到过。该不会是此山吧……”盛景玉沉吟。

  杏仁的思路一转,一下子想到了其它地方。

  “这灵丘山中心如此难进来,那话本却写得惟妙惟肖,该不会这竹屋的主人就是作者吧?”

  杏仁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相了。

  竹屋内一目了然,只有那么大个地方,他们不便在别人的居所内多呆,很快就出去了。

  盛景玉捕了溪里的鱼儿出来,杏仁则拾了些柴火,两人今天的午膳就准备吃烤鱼。

  杏仁生了火,看着盛景玉竟然从包裹里拿出了很多调料,不禁惊呆了。

  “陛下,您是一早就想好我们会在山上野炊吗?竟然连佐料都带了!”

  盛景玉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当然,要不然出来郊游还有什么意思?”

  也是了,皇宫里锦衣玉食,皇帝的膳食每一顿都是满汉全席。

  盛景玉可能是吃腻了,又或许是**逸了,所以想要出宫找点刺激。

  不过还别说,盛景玉烤出来的鱼,还真的十分美味。

  看着那盈盈火光照射在盛景玉的脸上,杏仁想起了上次在山洞里的时候。

  那时两人又冷又饿,只能烤蛇果腹,最后相互依偎在一起取暖,才度过了艰难的夜晚。

  也是从那以后,他们似乎更加亲近了。

  杏仁心中感叹,嘴上咀嚼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过。

  两人吃过午膳后,又在周围晃了一会儿。

  这次杏仁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因为弟弟从小体弱多病的缘故,所以她也算认得一些草药。

  她这时才发现,这竹屋附近竟然栽种着许多珍贵的草药,许多在外面市集上还有价无市。

  “陛下,我们摘一些回去吧!”杏仁兴奋道。

  没想到他们运气还不错,上一次山,还能碰到这么珍贵的草药。

  盛景玉蹲下身查看了一下这些草药,摇了摇头。

  “不行,这些应该是人为栽种的。想来肯定是竹屋的主人种下的,是有主之物。”

  若说一两颗,他还相信是野生的,可这成片都是,那自然是人为了。

  杏仁闻感觉有些可惜。

  这里的草药都十分珍贵,十分值钱。

  哪怕拿出一样,放到外面也是价值千金。

  可在这里竟然扎堆的成长,就像是再普遍不过。

  “或许只有这里的环境,才能长出这样多珍贵的草药吧,也怪不得会有人在这里隐居了。”

  杏仁心里这么想着。

  两人在周边游玩,这里的景色很美,不枉他们进来一趟。

  盛景玉有心拜访一下竹屋的主人,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出去。

  结果眼看着已经到了夜晚,竹屋的主人还是没有回来。

  杏仁猜测,可能是这个竹屋的主人出了远门。

  现在天色已晚,不方便再出行。

  他们只好决定先在竹屋里面将就一晚上,等明日早晨再启程,离开这里。

  两人奔波了一天,身上在进山时少不了弄脏。

  正好这里有条小溪,他们准备在这个溪水中沐浴一番。

  要沐浴自然是盛景玉先去,杏仁就在竹屋内等候着。

  等盛景玉回来了,再换她去。

  夜晚的灵丘十分神秘,天空中被朦胧的月光照亮。

  映照着森林里薄雾缭绕,溪水边更是仿佛飘着一层仙气。

  杏仁小心翼翼的脱下衣裳,放在岸边。

  白皙修长的双腿踏入水中,慢慢沉下身子,将整个身子都沉浸在水中。

  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岸边,后背的肌肤在月光下白皙得发亮,看上去恍若误入凡间的仙子。

  还好近来天气已经暖和了,所以泡着这溪水还不算很凉。

  溪水中还有一些鱼儿,在她的腿间和腰间游来游去,挠得她好不发痒。

  杏仁“咯咯咯”的笑出声,双手挥舞着赶走那些鱼儿。

  然后撩起水花,淋在自己白皙的肩膀和胸脯上。

  月光下这一幕,完美得仿佛是让人误入了仙境。

  比如此时夜深而归的无羁,这一幕正好落入了他的眼帘。

  他看得怔住了,恍惚中以为他笔下的精怪是真实存在的,然后脑海里突然多了许多的灵感和素材。

  他赶紧拿出纸笔,将这一幕画了下来。

  杏仁仍然洗着澡,对背后发生的一切无知武觉。

  看着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泥巴,她翘起腿来将腿给搓干净。

  心中暗叹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还真是邋遢。

  但这一幕看在无羁眼里,却别是一番风景。

  只见美人翘着腿,光滑无比的修长美腿上泛着水光,带给人无尽的诱惑。

  无羁不自觉身体燥热了些,笔下的画已经完成,却还不想离开。

  直到欣赏完美人起身穿衣,他才躲进暗处。

  只见美人转过身子,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说是仙女也不为过。

  美人摇曳着身姿走进竹屋,无羁回过神来,心中升起警惕。

  跟了上去,却发现竹屋中还有一人,不禁凝重了神色。

  杏仁沐完浴后,回到竹屋。

  竹屋内只有一张竹床,其它地方不好落脚,两人只好挤一挤。

  反正在宫里也不是没挤过,既然盛景玉都没嫌弃,杏仁也不好再说。

  两人同床共枕,闻着花木的清新香味,杏仁很是舒适的睡着了。

  至于盛景玉没有她那么松懈,毕竟这不是在宫里,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的警觉还是比杏仁要强很多。

  杏仁睡觉不老实的毛病又犯了,手脚都扒在了他身上,让他很是难受。

  他动了动身子,将杏仁揽到怀中,也尝试着闭上眼睛。

  深夜寂静,只能听见山林中的虫鸣鸟叫。

  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景玉双眼猛的睁开,看向面前突然出现的黑影。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人手上拿着熏香,散发出渺渺烟雾。

  烟雾吸进鼻中,盛景玉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再屏息已经没用了。

  他撑着身子想要拔出灵玉剑,却渐渐没了力气,眼前一片模糊,直至陷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