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零五章.厉尘带兵北塞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中途一次都没醒过。

  若不是她想翻身没法翻,她可能还会继续睡下去。

  杏仁动了动手脚,似乎被束缚住了,她这才察觉出不对劲。

  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密室中,被盛光霁给绑在刑架上。

  这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了。

  难道盛光霁找来了,把她抓了回去?

  杏仁吓得睁开眼,发现自己仍然是在竹屋中,不禁松了口气。

  只是自己怎么被绑起来了,再往旁边一看,盛景玉也被绑了起来,闭着眼睛似乎还在别睡。

  杏仁正疑惑不解,突然门口传来了动静,一身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个男子脸上带着半边面具,露出在外的半张脸面如冠玉,好似谪仙。

  他冷着一张脸,但态度还不算恶劣。

  “不知两位深夜到访寒舍是何用意?”

  杏仁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这人就是竹屋的主人。

  他们还睡在别人的床上被抓住,这就很尴尬了。

  总之,这件事是他们不对,杏仁赶紧道歉。

  “这位公子,不好意思,我们只是看天色晚了,途径这里想要歇息一下。但敲了门没人回应,我们才自作主张的在这里歇下了。”

  无羁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给杏仁松了绑。

  杏仁得了自由,又是谢过一番。

  无羁指了指仍然被绑住的盛景玉,问道。

  “他是你何人?”

  杏仁想了想,好像只有一个回答比较合适。

  “他是我……我夫君。”

  杏仁羞耻的说出口,结果刚说完,就见盛景玉睁开了眼。

  杏仁:“……”

  这么合适的吗?

  不过……说都说了,杏仁继续开口。

  “还请公子也将我夫君放了吧。”

  说第二遍顺口多了,但杏仁看着盛景玉神色中带着戏谑,还是没忍住红了脸。

  无羁看着两人的互动,心中有些烦躁。

  他一心隐居山林,就是不想理会尘世的种种。

  结果今日他不仅一见倾了心,倾心的对象还在他面前秀恩爱。

  他脸色不怎么好看的给盛景玉解了绑,语气僵硬。

  “你们快离开吧,我这里不接待外人。”

  杏仁也知道是他们冒犯了,拉着盛景玉就想离开。

  但她拉了一下,盛景玉却纹丝不动。

  杏仁不解,只听盛景玉出声问道。

  “还请问阁下是否是无羁神医。”

  无羁瞥了两人一眼,在竹椅上坐下。

  “你觉得是便是,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张扬出去。”

  这便是认同的意思了。

  盛景玉明了,起了拉拢贤才的心思,抱拳道。

  “自然。只是阁下为何不愿报效朝廷?你若肯随我进宫,必定是一品待遇。”

  无羁闻,仔细打量了盛景玉一会儿,似乎在判断,他是哪里有底气,能说出这样的话。

  看他非富即贵,一身贵气势不可挡,想来应该是皇室中人。

  “不了,我隐居在此,便是不想去凡尘,你不必劝我。”

  他在这里写书作画,栽种草药,有鸟兽相伴,格外舒坦,哪里都没有这处好。

  看无羁坚定的神情,盛景玉也不再说话,只抱拳拜别无羁,离开竹屋。

  出了竹屋好一会儿,杏仁才反应过来,长大了嘴巴,表情夸张。

  “陛下……他……他真的是无羁神医?就那个可治百病解千毒的神医?!”

  盛景玉颇为惋惜,“要不然我为何拉拢他,让他同我回宫?”

  听了这话,杏仁也觉得十分可惜。

  不过她的想法更乐观一些。

  “不过没事儿,我们知道神医在这里,若是将来遇到什么困难,再来找他不就是了?”

  盛景玉微微一笑,算是认同了杏仁的想法。

  竹屋内

  无羁取下面具,露出另外半边脸颊,竟是长满了暗红色可怖的纹路。

  他照着镜子,将磨好存放着的汁药涂在脸颊上,才再次戴上面具。

  带做好这一切后,无羁从袖中取出画卷,将它挂在了竹屋里。

  那画卷展开,画面上是美得惊心动魄的人间仙子。

  他看呆了一会儿,暗叹出声。

  “要是她可以留在这里该多好?”

  下次若是她再来,他不会再这么轻易放她走了。

  微风拂过,吹动画卷,画上的人更似栩栩如生。

  *

  另一边,杏仁和盛景玉赶了半天路,终于在日头正盛时下了山。

  马车还停在山前,但是只守了两个侍卫在一旁。

  杏仁不用想,也知道其他几人是进山寻他们去了。

  还好暗卫们身上带了信号弹,发了没一会儿,便有人陆陆续续下山。

  待人到齐后,他们开始了返程。

  盛景玉原本还想着多游玩几日,同杏仁商量想去哪时,暗卫头领送上了一封加急信。

  盛景玉抽出信纸,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看完后,他立马吩咐马夫。

  “加快速度,赶回京城。”

  “陛下,怎么了?”

  杏仁有些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盛景玉沉声道:“边塞被突袭,朕得马上回朝,派军队出发。”

  战事已经这么紧急了吗?

  还有这倭韩,也真是阴险嚣张。

  之前双方还处在协调的状态,结果这转眼,便翻脸不认人,偷袭了盛安朝。

  杏仁想,回去后陛下又有得忙了。

  可能在战事结束前,很久都不会再有放松的时候了。

  果然,他们一回到宫中,马车先是把杏仁送回了雪阳宫。

  然后盛景玉也没说下来坐坐,直接就让马车载他去了朝上,召开紧急会议。

  杏仁也不知道后续如何,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宫里消息就已经传遍了。

  厉尘将军带兵出战,前往北塞,镇压敌军。

  听到这消息,杏仁还挺开心的,总算不用害怕在宫中碰见这粗人了。

  每次见他都没什么好事,上次抢她花灯调戏她,半夜还来偷看她洗澡。

  可真是没见过比他还不要脸的男子了,杏仁在心中诽腹。

  不过,杏仁自然还是希望他能赢的。

  狗将军个人品行怎么样暂且不提,他在战场上的威名还是有的。

  中秋之前一战,厉尘大胜而归,为盛安朝获取了许多的好处,在敌国那里还得了个战神将军的称号。

  可想而知,厉尘的威名赫赫是真刀实枪杀出来的。

  杏仁希望,这次他也能将这个称号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