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零六章.淡定的宋然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厉尘不在宫中,杏仁对身份暴露的担心也少了许多。

  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做,作为雪妃这么久以来,她终于踏出了雪阳宫。

  屏退了要跟上来的翠竹等人,她径直去了南三所。

  盛景玉此时正在上朝,他最近忙得很,想来应该是不会突然到雪阳宫去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杏仁还是挑在了他上朝的时候。

  毕竟上次她去南三所找宋然,盛景玉可是发了很大的脾气。

  想着,杏仁已经到了南三所跟前,唤了一个小太监,询问宋然的去处。

  那小太监认得杏仁,杏仁戴着面纱,通身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

  “见过雪妃娘娘!宋然今早没值班,我去帮您叫他出来。”

  杏仁点点头,就在南三所外等着,无视周围投来些许打量的视线。

  没一会儿,宋然跟在小太监身后出来,见了杏仁,表情有些茫然。

  他已经听闻了,这位便是近来宠冠六宫的雪妃娘娘。

  他们一点交集都不曾有过,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不知道这娘娘找他有何事?

  “雪妃娘娘。”

  杏仁微微一笑,遂又想起自己戴着面纱宋然看不见。

  “你跟我来。”

  这里人多眼杂,不方便她露面。

  宋然不为所动,哪怕面前这雪妃娘娘是天仙又如何。

  他不知道她怀揣着什么意思,自是不会轻举妄动,与她私下相处。

  这要是被人看到了,嚼了舌根,倒霉的还是他。

  看宋然警惕的模样,杏仁有些无奈。

  她伸手从领口处拿出他送给她的那枚玉佩,再次说道。

  “跟我来。”

  宋然一怔,看着戴着面纱的杏仁从不可置信渐渐变得狂热起来。

  他嘴唇动了动,但是没有喊出声,只是总算是听话的跟着杏仁离开了这处人多眼杂的地方。

  杏仁在前方带着路,去了御花园里两人经常忙里偷闲去的那处隐蔽的假山。

  这让宋然更是确定,面前这作女子打扮好似天仙般的雪妃娘娘,就是杏仁!

  确定了四周无人,杏仁这才慢慢解开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这张容颜略施粉黛,但还是能看出男儿杏仁的影子。

  宋然兴奋的低声唤道:“杏仁!”

  杏仁也笑了,许久没有看到宋然,再见很是亲切。

  “宋然,好久不见!”

  待兴奋劲过了些许,宋然看着面前女装的杏仁,有些红了脸。

  杏仁真是,穿女装也太好看了吧!

  只是,她怎么成了雪妃娘娘了?

  宋然好奇,不由得将心中的疑问表达了出来。

  “杏仁,你怎么……穿女装,还成了娘娘?”

  提起这个,杏仁哀叹一声,只觉得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她只好模糊带过,“这件事,说来话长,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起。总之,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宋然垂着头,丧气的“哦”了一声。

  “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事要说,不是来和你叙旧的。”

  说着,杏仁将那枚玉佩取了下来。

  “你知道这玉佩的来历吗?”

  宋然有些莫名其妙,“我以前不是说过了吗?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怎么了吗?”

  哎,看来宋然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情,她该怎样和他说啊。

  杏仁想了会儿,沉吟道。

  “你回去问问嬷嬷,知不知道这个玉佩的来历。若是知道,便和她说,这件事丞相府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们误以为这玉佩是我的。”

  宋然听得一头雾水,“丞相府?嬷嬷知道什么?”

  杏仁叹口气,这里不方便说,她也说不清楚,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回去问问你嬷嬷吧,如果她愿意告诉你,那你们就商量一下,之后应该怎么办吧。商量好后,你们再告诉我。”

  宋然懵懵懂懂的点头,杏仁不便多呆,瞧见周围没人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她原本想着,宋然可能还得消化这个消息许久。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宋然就来找她了。

  宋然借着送东西的名义,进了雪阳宫,杏仁听见通报的时候,还躺在床上睡懒觉。

  没办法,现在这个日子实在是**逸了,什么都不用做,又要尽量少出门,那可不是得多睡会儿吗?

  要不然一天没什么事做,是很无聊的。

  听了翠竹的传报,杏仁起身随便披了一件外衫,顶着一张素面朝天的脸,就宣了宋然进来。

  她这幅模样宋然要习惯得多,但看着她单薄的女装,他还是没忍住红了脸。

  杏仁看着宋然一副羞怯的模样,有些无语。

  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脸红什么的,真是……

  “哎。”杏仁叹口气,主动提问:“你嬷嬷和你说了吗?”

  宋然回过神来,点点头道:“说了。”

  说了?

  那他怎么那么淡定啊?

  这样搞得杏仁反而不淡定了。

  “那……所以呢?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嬷嬷让我不要声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我娘身份卑微,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欲望,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

  然后如果,杏仁可以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话,他此生就满足了。

  宋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反倒是杏仁有些替他着急。

  “可是你本来应该享受的是最好的待遇啊,现在却要去侍候别人,你甘心吗?”

  宋然摇头笑道:“皇室里成长的孩子,也要有命活到长大才有机会享受啊。”

  这话里透露的意思,是不是嬷嬷对他说了些什么?

  总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杏仁自然也不会强求。

  “你最近去哪儿了?我来过好多次,都没有看见你,向别人打听,只说你休假去了,是真的吗?”宋然问道。

  杏仁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事她不能和任何人说,只能当做一个秘密一样,藏在心底。

  宋然还想问,她休假去了哪里?玩得开心吗?有没有想他?

  结果刚张口,门外就传来了“拜见陛下”的声音。

  杏仁急了,突然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她看了看四周,将目光锁定在了浴池方向的帘子后。

  “你躲在里面,可千万别出声啊!我现在是妃子,我俩私下见面有失体统,知道了吗?千万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