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零七章.忍一忍,就不痛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不喜欢她和宋然多来往,上次的结果杏仁还记着呢,当时她可伤心了。

  要是盛景玉发现她不仅和宋然表明了身份,还让他到自己寝殿来,肯定又会生气!

  杏仁想着,神情很是凝重的嘱咐好宋然。

  宋然一向都听杏仁的话,闻老实的点点头,缩在帘子后面的角落里。

  杏仁站在外面看了看,确定完全不会发现异样后,才转身躺回床上,假装没睡醒的样子。

  寝殿门被推开,脚步声渐渐近了,走到床边后坐在了床沿上,让床榻微微凹陷了下去。

  杏仁闭着眼,倒有些好奇盛景玉会怎么叫醒她。

  等着等着,半天都没有动静,她都想跳起来说她睡醒了。

  她睫毛颤了颤,刚想睁开眼睛,就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那双大手的动作极轻柔,像是害怕吵醒了她似的。

  “真是个小懒猪。”

  摸她就算了,怎么还骂人啊?!

  杏仁心中恼怒,准备突然跳起来偷袭盛景玉,给他一个‘惊喜’。

  结果她还正在酝酿,突然又有一片温热靠近了她。

  那片温热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带着濡湿柔软的触感。

  杏仁一下反应了过来,她被亲了。

  脸上控制不住的烧了起来,红晕蔓延到脸颊上。

  她不想装睡了,可是又怕突然睁眼,两人四目相对太过尴尬。

  于是……

  不管了,就装睡到底吧。

  杏仁想着,以为盛景玉等久了就会叫醒她。

  结果盛景玉不仅没有叫醒她,那湿热的吻离开了额头还继续往下落。

  落在她的眉心、鼻梁、鼻尖上,然后那黏腻的呼吸像蚕丝般缠绕着她。

  杏仁心弦都绷紧了,身体不自觉的变得僵硬起来,一时心里不知道是抗拒,还是隐隐带着期待。

  那呼吸在她鼻尖停留了许久,像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下一步。

  杏仁等得呼吸都变轻了,大气也不敢出,盛景玉才终于在她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只是轻轻一碰,便离开了。

  杏仁松了口气,只听盛景玉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还不快起床?”

  杏仁:“???”

  陛下发现她装睡了吗?

  杏仁刚想睁眼,心中却陡然一惊。

  不对,陛下肯定是诈她的!

  她要是现在睁眼了,那不是说明她清清楚楚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不!不能睁眼!

  杏仁想着,默不作声的继续装睡。

  为了装得像一点,还砸吧了一下嘴巴,翻过身继续睡觉。

  身后没了动静,杏仁装着装着,还真差点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实在没了耐心,盛景玉终于忍不住了。

  他把她翻正,然后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杏仁没有反应,他又加重了手下的力度,捏住软嫩的双颊往两边扯开。

  “快点起床!”

  杏仁装不下去了,赶紧惊呼一声,睁开了眼。

  “陛下!轻点!好痛!”

  “忍一忍就好了,就不痛了。”

  “啊!别别!我起还不行吗?”

  “晚了,先让我玩一会儿再说。”

  边说,盛景玉一边继续掐着她的脸蛋,蹂躏成各种形状。

  躲在帘子后的宋然越听越不对劲,可又想起杏仁的嘱咐,只好憋着一口气,强行将自己稳住在原地。

  玩闹了好一会儿,哦,呸,是杏仁被玩弄了好一会儿。

  盛景玉终于肯放过她了。

  杏仁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将之前脱下的薄衫披上。

  “陛下,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盛景玉脸上笑容微敛,声音也低沉了些许。

  “北塞另一处边关被倭韩偷袭,已经被攻破了。那边兵力很弱,朕准备亲自带兵前往,以鼓舞士气和民心。”

  杏仁愣住了,下意识问:“北塞远吗?要去多久啊?”

  “距离京城有一千多公里,只是路途恐怕都要走上七日。至于去多久,可能一两个月,可能半年一年,或许更久。”

  或许更久?

  半年一年,对杏仁来说,都已经是很长的时间了好嘛?

  想着要那么久都看不见盛景玉,杏仁心里有些难过,面上也露出不舍。

  “要去……那么久吗?”

  盛景玉眼中似乎也蕴含着淡淡的不舍,但很快又被淹没在深邃中。

  “嗯。朕会尽快的,只要击退了倭韩,朕就会回来。”

  回来见你。

  剩下一句话盛景玉没有说出口,他觉得那样有些矫情。

  杏仁沮丧的点点头,脑子里乱乱的,想来想去,就是不想让盛景玉离开。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国家大事,盛景玉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宁,才会自己冒着危险决定御驾亲征。

  她难受也没有办法,除非她也跟去……

  对哦,她也可以跟去!

  杏仁低丧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雀跃起来,结果她刚提出来就被盛景玉给否定了。

  “不行!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战场!不是儿戏!那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盛景玉的态度很坚决,一下子就将杏仁给打回了原形。

  “我不想,不想要离开……陛下……”

  杏仁扁着嘴,低垂着睫毛,红润的鼻尖微微耸动着,好不可怜。

  盛景玉的心也被她这幅模样弄得软成一滩。

  可这事,事关重大,没法商量。

  他叹了口气,俯身轻轻拥抱住她。

  “你等我回来。”

  两人轻轻相拥,杏仁的下巴抵在盛景玉宽厚的肩膀上。

  余光一瞥,微风浮动,吹得浴池前的帘子微微晃动着。

  杏仁收回视线,心里已经有了决策。

  “陛下,您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便启程。”

  “哦。”

  杏仁闷闷的应了一声,灵动的眼珠子却转动着,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眼看马上便到了午膳时候,盛景玉说要在雪阳宫用膳。

  杏仁愣了一下,提议道:“那我们去前厅用膳吧。”

  宋然可还待在寝殿里,盛景玉不走他怎么出去?

  想来站了那么久,肯定累了。

  盛景玉觉得在哪里吃都无所谓,只要是和她一起,哪里都行。

  于是杏仁领着盛景玉去了前厅。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宋然就从帘子后走了出来。

  他皱着眉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异常亲密。

  他按下心底的浮躁,告诫自己。

  “陛下知道杏仁是男子,不可能的,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