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零八章.杏仁随行出征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下午回到寝殿时,宋然已经不见了。

  她松了口气,开始收拾起行装。

  第二日一早,浩浩荡荡的军队从京城外出发。

  盛景玉骑在汗血宝马上,腰侧配着灵玉剑,一身紫黑色蟒袍将整个人显得越发沉稳。

  马动了,他回头看向城门,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城门内人头攒动,皆是百姓在为他加油助威。

  那么多人里,就是没有他想见到的那个。

  也是,杏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现在应该在雪阳宫中,或许还躺在床上睡懒觉也说不一定。

  盛景玉收回视线,驾马前行。

  “出发。”

  一声令下,军队启程,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开了京城,往北方而去。

  在军队的最后面,一个穿着布甲的娇小人儿,正气喘吁吁吃力的跟在部队后面。

  “你哪个营的?还不快点!”

  一个看起来十分威猛的大汉不满的横眉怒瞪,杏仁赶紧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还好那大汉没有再追问,视线巡查向了其它地方,这让杏仁松了一口气。

  昨日下午她打听了一番,得知这次随同盛景玉出征的将领是李生,从前厉尘的副将。

  她连忙托人请了这位李生进宫,让他答应她混进军营里。

  李生自然很是为难,这事他若答应了,到时候陛下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责罚他。

  陛下对这位雪妃娘娘很是宠爱,肯定是不忍心责罚的,受罪的还不是只有他了么。

  所以李生很是犹豫,奈何杏仁连打包票,说如果出了什么事,她一个人担全责,让他放心云云。

  雪阳宫外宫人守着,他同雪妃娘娘在宫殿里相处这么久已经是不合情理。

  再看雪妃一副若是他不答应,就不让他离开的样子,他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

  没办法,若是再待下去,马上就到夜晚了,要是陛下来了,他真是有嘴的说不清。

  于是,杏仁就这样混进了军营里。

  今日一大早,她就起床了,将收拾好的东西带上,混进了李生给她安排进的后勤部队。

  还好大家都带着头盔,看不出什么样貌,要不然肯定早就被发现她是个根本没见过的陌生人了。

  杏仁一边想,脚下步伐也不停,她怕慢了下来又被那大汉给叫住。

  走了许久,杏仁感觉脚底十分酸痛,想来肯定是磨出水泡了。

  她痛得直接就一瘸一拐的,只要起了泡的那处一用力,就会痛得她难以忍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杏仁都已经开始后悔跟出来了,他们终于到了京城外的第一处军营。

  现在已经是午时了,大家要在这里修整片刻,吃了午饭再出发。

  杏仁茫然的跟着大家伙进了后厨,做起自己后勤部队该做的事。

  迷迷糊糊的被赶鸭子上架,洗菜切菜都准备倒油下锅了,一个身影焦急的找了过来。

  “将军。”

  众人见了此人连忙热情的打招呼。

  杏仁抬头看向来人,是李生。

  李生朝她挤了挤眼睛,杏仁了然,跟了出去。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李生才低声道。

  “我说娘娘您这是做什么!您怎么能做这样的粗活啊!”

  要是陛下知道他不仅把他的爱妃带来了,还进了后厨打杂,非得杀了他不可。

  杏仁有些茫然,“我……我不知道该干嘛呀,要是我什么都不做,那不是会很奇怪吗?”

  李生叹了口气,建议道。

  “不如您现在去和陛下说清楚吧,这路途还远呢,还得走好几天,您这一路上怎么受得了啊。”

  杏仁连连摇头,不肯答应。

  “不行不行,我现在去说他让我回去怎么办?等到了北塞,我再去见他,他就肯定不会赶我走了。”

  李生有些语塞,只能感叹这位雪妃娘娘还真是对陛下一往情深。

  连陛下御驾亲征,都要不畏艰辛困苦的跟上同行。

  他想了想,换了一个提议。

  “那不如娘娘就跟在臣身边吧,臣去找匹温顺一点的马给娘娘,一路上会没有那么辛苦。”

  “嗯!这个提议可以有!”

  杏仁的脚痛得都走不了路了,李生的这个提议对她来说是再合适及时不过。

  之后的一路上,她都骑着马,跟在李生身边。

  众士兵有些好奇这人是谁,似乎不怎么面熟。

  但看他们将军同她关系不错的样子,想来可能是新调来的副将吧?

  果然骑了马后,杏仁脚不痛了,轻而易举的就能跟上大家伙的进度。

  唯一的坏处就是,骑马久了大腿根有些生疼。

  毕竟她已经许久没骑过马了,距离上次骑马还是秋狩时候了,已经生疏了不少。

  再来就是白雪是珍马,脾性温顺,马背上还铺好了细软的坐垫,让人坐在上面很是舒适,不容易累。

  现在杏仁骑的这马,不过就是最普通的马,都是士兵这种粗汉子骑的。

  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皮肤细嫩,自然是遭不住长时间骑马。

  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走路好多了。

  所以杏仁也不嫌弃,一路骑到了夜晚,他们才到了下一座城池歇息。

  连续这样赶了三天路,杏仁实在疲累得很,可看着前方盛景玉的背影,又继续咬牙坚持了下去。

  “李生,我们距离北塞还有多远啊?”

  李生骑着马随行在杏仁身旁,答道。

  “我们现在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了,想来再有三天的样子,就可以到了。”

  杏仁了然的点点头,突然听前方传来盛景玉的声音。

  “原地扎营。”

  扎营?

  什么意思?

  杏仁疑惑,只听李生解释道。

  “我们现在是在两座城池的中间,由于已经接近北塞了,所以这片地区更荒芜些。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能先将就将就,在这里扎营歇息一晚。”

  这块地区是片平地,还比较方便扎营。

  杏仁看着所有人都遵从了命令,开始原地扎营,一时有些懵。

  “所以,我们今晚要睡在帐篷里?”

  “嗯,是的。我马上派人给您把帐篷安好。”

  杏仁还从来没住过帐篷,没来得及应声,就见李生已经派人去给她扎帐篷了。

  后勤部队现摆上锅炉,开始准备今晚的伙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