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一十章.所以我是为了谁嘛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朦胧的月色下,杏仁披散着长发,乌黑的墨**浮在水面上,衬得她一张小脸白皙得几乎透明。

  她睫毛颤巍巍的,抖动间有水珠滚落,一双眼越发晶莹透亮。

  她甜甜笑着,两个梨涡微微凹陷,脸颊饱满还带着些许婴儿肥。

  但这并不影响她精致绝美的容颜,反而为她增添了些许天真可爱。

  在这湖中,明明赤着身子好似山间精怪,却又将妩媚与纯洁相融合,揉杂成一种独特的气质。

  盛景玉心跳慢了半拍,只出声催促她快点,不肯承认自己心中莫名的悸动。

  杏仁无奈,将身子完全缩在水中,确认他不可能看到后,双手才在水下清洗起身上的灰尘。

  刚开始她还有些不自在,可看着盛景玉别扭移开眼神的模样,她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

  她将整个脑袋都沉入水中,捋了捋自己的秀发。

  盛景玉虽然视线一直盯着别处,却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见湖面上没了人影,不禁看了过来,眉头微微凝起。

  过了好一会儿,水底下都没什么动静,他不禁出声唤道。

  “杏仁!”

  杏仁抿着唇偷笑,见时机到了,一下子从水底下冲了出来,还甩着脑袋,将头发上的水珠甩向盛景玉。

  盛景玉被溅了一脸水珠,有些无奈。

  “你最近皮痒了是吧?”

  杏仁连忙摇头解释:“没有没有,我只是洗了下头而已嘛。”

  盛景玉瞥了她一眼,转过身去自己沐浴了。

  杏仁深刻的觉得他刚才是想对她翻一个白眼,但是碍着皇帝成熟稳重的身份,才没有那样做。

  不过这样还挺好的,盛景玉转过身去了,她也可以安心的清洗自己了。

  这头发几日没洗,已经有些缠住了,她斜着身子,将墨发沉在水中细细打理。

  只是,这里水深还是有些浅了,这样洗头有些累。

  想着,杏仁往前踏了两步。

  结果水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圆溜溜的,特别滑,她一下子没踩稳,摔进了水中。

  她手忙脚乱的想要站起身来,结果水下那东西却缠住了她的脚,湿滑粘腻的触感让她一阵毛骨悚然。

  “唔唔唔……”

  杏仁不断挣扎着,激起大片水花。

  这动静终于引起了盛景玉的注意,“噗通”一声扎进水中。

  水下,杏仁正被背对着他,耀眼的白吸引了他的目光。

  美背纤腰,还有肉乎乎看起来很有弹性手感很好的……

  不对!现在该注意的不是这个!

  盛景玉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往杏仁纤细的脚踝看去。

  只见那里此时正被缠绕上了一条水蛇,大概有成人手臂般粗细,看样子还有继续往上爬的趋势。

  再往上,便是杏仁的腿根了。

  民间传说,水蛇受到惊吓时,会主动袭击人类,并且还专门朝着男人那处去。

  盛景玉心神一凌,出手迅捷,抱住了杏仁后快速掐住了水蛇的七寸往水面上一甩。

  那蛇直接被甩出去很远,落在岸上后快速游走消失不见。

  杏仁腿上一松,心也跟着放松了些。

  可随即肌肤相触的温热感让她心中警铃大作。

  “啊!”

  杏仁惊呼一声,然后一把推开了盛景玉,扎进水中往岸边游去。

  她现在这副模样像极了用完了就甩开的渣男,这让盛景玉嘴角不禁抽了抽,突然又想起了刚才手下的触感。

  软软的,绵绵的,肌肤光滑,触感很好。

  他不禁再次感叹,怎么会有,怎么会有!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盛景玉在湖中神情复杂,杏仁则已经游到了岸边,拿起衣服往身上一披,也不管会不会打湿了衣裳。

  快速上了岸,杏仁新准备的里衣已经被水浸湿透了。

  还好套上一件外袍,挡住了所有若隐若现,身子也暖和了许多。

  盛景玉回过神来,也跟着上了岸。

  他一边套上衣服,一边沉声道。

  “这种山野湖泊中,水蛇确实常见。若是今日朕不来,你恐怕就废了。在这荒山野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你恐怕会被缠死在水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大胆!”

  杏仁本来就有些后怕,听了更是委屈。

  “所以我是为了谁嘛!我走了半天路,脚起了水泡,然后骑马稍微好些了,腿根又给磨肿了。几天没洗澡,浑身脏兮兮的,好不容易进山洗个澡,还遇到这种事!我到底为了谁啊!”

  说完,也不等盛景玉回答,她继续抱怨。

  “你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还要去那么久,我不担心吗?我一个人在宫中,和跟在笼子里有什么区别。”

  没有他的皇宫,那可不就是华丽的笼子吗?

  抱怨完了,杏仁舒爽了,理智回归,她这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她面对的是谁,可是皇帝哎!

  她可能是忍得太久了,竟然敢当面抱怨盛景玉。

  杏仁咽了咽口水,眼睛红通通的去看盛景玉的反应。

  只见盛景玉似乎被她说得怔住了,面上难得的有几分不知所措。

  “你脚起泡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

  什么啊!重点是这个吗?

  杏仁心中有些失落,沉默的点点头。

  结果下一秒她就一声惊呼,被盛景玉给打横抱了起来。

  她赶紧双手环上他的脖颈,害怕自己掉了下去。

  盛景玉一不发,只抱着她大步往前走。

  春夜的微风吹拂在杏仁身上,潮湿的里衣紧贴着肌肤散发出丝丝凉意。

  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感觉到抱着她的人脚步一顿,然后走得更快了。

  眼看着前方终于可以看到营地的篝火,他们正准备回营地,面前却突然窜出来一人。

  只见李生面色焦急,见了杏仁又是庆幸又是心有余悸的。

  “我的娘娘啊!你跑哪里去了!臣都快找疯了!”

  说完,他像是才看到抱住杏仁的人是谁后,脸上蓦地心虚起来。

  他弱弱唤道:“陛下。”

  盛景玉冷哼一声,不搭理他,只抱着杏仁从他身边经过。

  走过了好几米远,李生才听见空气中传来盛景玉的声音。

  “今晚饶过你了,明天朕再找你算账!”

  李生一点侥幸也没了,哀哀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