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函岭关埋伏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着盛景玉面色不太好的样子,杏仁心中好笑。

  然后替苏城夹了几筷子的肉菜进他碗中。

  盛景玉心中无奈,还有些后悔,他本来是心想把苏城捡回来好伺候杏仁的。

  结果没想到杏仁慈母心大发,反而对苏城想得处处周到。

  看着两人温馨友好的画面,盛景玉心中有些不爽。

  夜晚,盛景玉使唤苏城去打了水来沐浴。

  杏仁在一旁看着苏城干瘦如材的身子,吃力的抬着水桶进来,有些不忍。

  可是盛景玉好像又在发什么莫名其妙的脾气,她可不敢多惹。

  两人轮换着沐过浴,又挤在了一张床上。

  虽然这是一间天字号房,但是床还是没有盛景玉寝殿里的大。

  两人睡在上面,杏仁不能自由的施展开身子。

  她伸展了一下手脚,总是会不小心触碰到盛景玉。

  杏仁有意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乱来,可清醒时还好,睡着的人又怎么可能能控制得住自己。

  深夜,盛景玉看着一条腿横跨在他身上,四肢八敞的杏仁,有些无奈。

  还好他已经习惯了她这睡相,也懒得再去将她的腿给收回去。

  因为若是他动了,她还会更加变本加厉的缠上来,缠得人难受。

  为了自己好过些,盛景玉还是决定不搭理她。

  长夜漫漫,杏仁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盛景玉在身旁时,她总是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日早晨,他们早起赶路。

  苏城可能是被吩咐了什么,现在已经自觉的把自己当成了杏仁的小厮。

  一大早,他就自觉的端了水盆进来,伺候杏仁洗脸漱口。

  杏仁有些不自在,自己接过脸帕。

  “苏城,你不用做这些,真的。”

  苏城听懂了,摇摇头后认真的开口。

  “不,不。”

  杏仁瞧他笨拙的模样,不禁被逗笑了。

  罢了,他想做就随他去吧。

  整理好自己,杏仁下楼时,大家都已经着装准备好,就等着她了。

  杏仁有些不好意思,同盛景玉上了马车后,小声抱怨。

  “陛下,您怎么不叫我早点起床啊?”

  盛景玉瞥她一眼,“你睡得跟个猪一样,雷都打不醒,你让我叫你起来?”

  “我就差没把你从床上拖到地上了。”

  咳咳。

  有这么夸张吗?

  杏仁看着盛景玉若有其事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

  她红着脸,轻轻“哦”了一声。

  让一个人忘掉一件事情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话题。

  杏仁打开窗户,看着随行在旁的苏城,正吃力的跟在马车旁,见窗帘掀开了,朝杏仁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不要说一个男孩子是怎么拥有甜美的笑容的,那只是一种形容词。

  若是换种说法,杏仁觉得苏城,就像是一只小奶狗,朝主人热情的哈着嘴。

  “陛下,我们要不要让苏城上来坐着啊,你看他好像很累的样子。”

  杏仁转移话题道,只是这似乎又转移到了火苗上。

  “累?朕带你一个累赘还不够,还得再带一个?你去问问外面那些走了五天五夜的士兵,你去问他们累不累。”

  咳咳,捅到马蜂窝上了。

  不过陛下说的确实在理,杏仁羞愧的低下了脸。

  苏城不过是半路捡到的,若是区别待遇,想来那些士兵心中会怎么想?

  肯定不怎么开心吧。

  杏仁想着,只好朝车外的苏城抱歉的笑了笑。

  苏城不以为意,又笑得露出了八颗大白牙,萌萌的样子让杏仁心都软了。

  盛景玉黑着脸在旁看着,更加后悔自己竟然同意杏仁把苏城捡了回来。

  真是引狼入室,自找苦吃。

  不过答应的事自然不好反悔,盛景玉在心中暗暗筹划起来,应该怎么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把这烦人的小狗赶走。

  部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估摸着路程,杏仁觉得下午就能到。

  果然,众人用过午膳后,没过多久就进入了北塞的函岭关。

  函岭关易守难攻,所以前方战败后所有百姓和剩余的士兵都逃到了这里守城。

  进入函岭关的交界处,四面环山,都是严峻陡峭的山壁。

  军队行进到这里,盛景玉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山壁上荒无人迹,可四周格外的静谧让他提高了警惕心。

  “快速通过!”

  他向来都相信自己的直觉,此时不多犹豫,直接下达了命令。

  众人听了传令,心神一凌,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直接执行指令。

  马车加快了速度,杏仁坐在里面有些摇晃。

  “陛下,怎么了?”

  她撩开窗帘看向车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盛景玉沉默不语,惹得杏仁更是好奇。

  可是下一秒,她就知道盛景玉如此凝重是为什么了。

  只见山崖上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人数不多,可是足足推了五六个大石头。

  杏仁眼尖的瞧见,没忍住惊呼出声。

  “陛下,有敌军!”

  话落,那山崖上的大石头被松手滚落了下来,直直地朝山底下的众人滚来。

  “大家小心!”

  杏仁焦急的喊着,看着别处。

  然后回过神来,发现已有一块巨大的落石正向马车逼近。

  “抱紧我!”

  盛景玉面色沉重,然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身,冲出了马车。

  他们刚离开马车没一会儿,马车便被巨石给碾压了过去。

  杏仁心有余悸,才松了口气,就见四周一片狼藉,已有人被落石给卷了进去。

  有瞬间被卷入落石底下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还有一些人被波及到受了伤,则惨叫出声。

  一时四周鬼哭狼嚎,鲜血遍地,似人间炼狱。

  杏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一瞬间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来,喉咙一哽欲作呕。

  她慌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心却揪得紧紧的。

  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盛景玉抱着杏仁出了马车后,躲避过落石,毫发无伤。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听山崖上似乎有声音下达了命令。

  “放箭!”

  然后无数冷箭直奔山底下众人而来,盛景玉无暇顾及其他,只能护好怀中的一人。

  他拔出灵玉剑,砍断所有射来的箭支,护了杏仁安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士兵被射杀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