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遇完颜斯伯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心里一咯噔,心想自己又是撞见了什么狠人啊。

  怎么每次她出门,都没遇见过什么好事呢?

  想着,杏仁苦恼的咬着下唇,抬头看向身前这人。

  这人五官长得极深邃,但一张脸却没有什么男子气概,可能是因为太白的缘故,反而显得有些阴柔。

  他丹凤眼上挑着,眼白占据了大部分,比常人更小的棕色瞳孔此时正睨着杏仁。

  这人一看就不好惹,杏仁赶紧道歉。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随着看清了杏仁的全脸,男子不耐烦的神色僵住了。

  很快,他的神情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杏仁身边的苏城从看到男子进门时,便猛地低下了脑袋。

  见身前几人挡在面前似乎没有要让开的意思,苏城直接牵起杏仁的手就往外跑。

  杏仁被抓着跑的时候还有些懵,不懂为什么要跑。

  可是身后疾速追来的几人也让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只管使劲往前面跑。

  这大晚上的,凶神恶煞追着人跑的,肯定不是好人啊!

  还好苏城反应快,跑得也快,熟门熟路的带着杏仁东弯西绕,竟然将身后的几人给甩掉了。

  好不容易停下来歇口气,杏仁终于得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们追我们做什么啊?不就不小心撞了他们吗?至于这么小气吗?”

  她气喘吁吁的,说出一句话都费力。

  苏城面色难看,眼神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杀意。

  “完-颜-斯-伯。”

  他吃力的将这几个字绕口的说了出来,杏仁理解了好半晌,才不确定的复读了一遍。

  “完颜斯伯?”

  苏城凝重的点点头,探出头打量着街道,确定没有人后,才拉着杏仁往军营的方向走去。

  杏仁在嘴中又咀嚼了几遍这个名字,脚下步伐不停,好一会儿她终于想起来这名字在哪听过了。

  完颜斯伯,倭韩王子,凤来阁的主人。

  怎么会这么巧!

  完颜斯伯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两国好歹还在开战,他溜进函岭关不怕被发现吗?

  一旦被发现,那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不对!

  他溜进凤来阁来,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才是!

  她得赶紧回去将这事禀报给陛下,然后让陛下去抓他!

  至于她偷偷溜出军营去了花楼的事……

  罢了,这事再羞耻,也不能影响到大事不是。

  该说还是得说……

  杏仁想着,不禁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等好不容易回到军营,她已经累得不行了。

  连着跑了那么久,她本来就不怎么运动的一个人,今天可真是难为了。

  “你去哪了?”

  杏仁刚进主营,就被盛景玉给喊住了。

  她酝酿了一下措辞,将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盛景玉。

  只是把去花楼那一段给改编了一下,变成了路过花楼时,不小心撞到了正要进去的完颜斯伯,然后就被他们追杀。

  盛景玉皱着眉听完后,一把将她拉过来上下打量。

  “你没事吧?”

  杏仁摇摇头,在他身前转了个圈。

  “没事。”

  “陛下,您快派人去抓他吧!”

  盛景玉立即吩咐了人前去杏仁说的那处花楼。

  但他的表情仍然十分凝重,眉头一直皱着,不曾舒缓。

  “完颜斯伯恐怕知道了你的身份,才会突然追杀你。现在再去,恐怕已经晚了。”

  果然,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派出去的士兵才回来禀报。

  “陛下,城中已经全部搜索过了,包括幽兰阁,没有发现敌军的身影。城门已封,想来,他们已经逃出城外了。”

  “嗯。”

  盛景玉面色不改,一副不出他所料的模样。

  然后军营中又紧急召开了会议,商讨敌军首领竟然会出现在他们大本营中这件事。

  杏仁也是觉得有些奇怪,明明函岭关守卫森严,怎么会三番两次的出现这种事。

  先是几十个人混入了后山,现在又是敌军带兵的倭韩王子带了七八个人混了进来。

  若说没点蹊跷,那真的很难让人信服。

  总之,盛景玉开始连夜肃清彻查军队中的每一个人。

  若是被发现有通敌嫌疑的,通通拉出来严加审问。

  翌日

  已经有十多个人被抓了起来,就在练兵场地上审问。

  这十多个人都是或大或小的将领,有人坚决否认,也有人闭口不提。

  对于那些闭口不提有重大嫌疑的人,是重点审问的对象。

  杏仁只到外面看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回了房待着。

  今夜盛景玉和往常一样,也是很晚才回来。

  “陛下,今日情况怎么样?”

  “倭韩马上便要被我们杀出城外了,想来明天,就可以收复失守的城池。”

  “真的!太好了!”

  杏仁很是开心雀跃,收复城池,那他们此行的一半目的就达到了。

  只是,这进度有这么快的吗?

  而且,昨日完颜斯伯才进了城,不知道是来做什么。

  总之杏仁是肯定不会相信,他只是来寻花问柳的。

  那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会不会对明天的结果造成什么影响,杏仁不得而知。

  她叹口气,又问起练兵场地上的那些个有通敌嫌疑的人。

  盛景玉只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

  “抓到了三个,已经处死了,剩余的还不太确定,还需要再调查一段时间。”

  杏仁了然,不再多问。

  第二日,盛景玉再次带兵出发。

  杏仁闲来无事,又溜达到了练兵场地上。

  此时场地上只剩了八个人,其中一个人正在被严刑拷打。

  杏仁有些质疑这样的做法,这样承认了罪名的人,你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被逼的。

  明明没有做过那些事,可是因为忍受不了痛苦,所以就承认自己的犯了罪,这叫逼供。

  杏仁知道自己不该管这事的,可心中实在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她不能帮上什么忙,只能趁上刑的人离开后,拿了水和馒头递给那个已经被拷打了一天的嫌疑人。

  那人浑身血迹,看起来长得不高也不壮,不知道是怎么承受了这么多的。

  他狼吐虎咽的吃了杏仁递给他的东西后,才终于感激的看了杏仁一眼。

  杏仁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她,才悄悄低声说话。

  “你可别被屈打成招了啊,一旦认了,就是通敌叛国的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