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军营被血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人神色有些莫名,怔了一会儿后,目光一移,落在了杏仁的头上。

  随后他苦笑一声:“我哪怕认不认罪,都是死路一条了。多谢雪妃娘娘的好意,能够送我一程。”

  杏仁是觉得这人是被冤枉的,可这事她没法干涉啊。

  能做到替他送点吃喝,就已经是她能做的最多了。

  她叹息一声,准备离开,却突然又被这人喊住。

  “雪妃娘娘,等等!”

  杏仁回过头,神色有些不解。

  男子的目光再次移到她的头上,说道。

  “雪妃娘娘,我恐怕活不了几日了,我可以要您头上的簪子吗?给我地下好做一个念想。”

  这话听着有些奇怪,像是他恋慕她似的。

  但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杏仁觉得自己没法拒绝。

  她犹豫了一下,将头上的玉簪取了下来递给了他。

  在转身往回走的路上,她想着,自己还是有必要同盛景玉商量一下。

  虽说绝对不能放过坏人,但也应该尽量不冤死一个好人。

  杏仁回到房间歇息,准备睡个午觉。

  睡得迷迷糊糊时,外面突然变得吵闹起来,喊杀震天。

  她吓得打了个激灵,赶紧起床看看是怎么回事。

  刚打开门,只见一个人影从门前快速跑了过去,他身后还跟着一人,追了上去将他砍死于刀下。

  那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摔倒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杏仁浑身一颤,趁着持刀杀人的人还没转过头前,赶紧将门给合拢了。

  她心中心跳如雷,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刚才那人注意到了她没有。

  她屏息听着门外的声音,似乎听到了脚步声的离开,然后就是许久都没有动静。

  那人走了吗?

  杏仁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又听着外面的吵闹声,一时不知道是该逃跑还是留在这里等死。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把还在犹豫的杏仁吓得差点跳起来。

  她以为是之前那人还没离开,赶紧将身子抵在门前,怕那人闯进来。

  门外敲门的人没有得到回应,敲得更急了,并且还有想要强行破门而入的趋势。

  还好杏仁抵着门,虽然瘦弱,但还算管用。

  门外那人急了,低声呼喊道:“雪……雪……”

  前沿不着后语,一个字都说得磕磕绊绊,是苏城!

  杏仁心里有了些底,快速开了条门缝将苏城拉了进来。

  “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知道问苏城也没用,肯定是一问三不知,但她还是没忍住发泄了一下。

  没想到苏城对这件事还真知道一点。

  “是……敌军……完……颜……斯伯。”

  杏仁心中咯噔一声,追问道:“你是说,完颜斯伯带军打进来了?”

  苏城点点头,牵住她的手臂就准备往外拉。

  “我们……快……跑。”

  杏仁听着窗外的打打杀杀,觉得实在是太危险了。

  刀剑无眼,她还不如就待在这房间里。

  想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听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杏仁赶紧将苏城扯了回来,关好门后带着他往床下赶去。

  先是把苏城给塞进了床底下,她自己也赶紧跟着爬了进去。

  “这就是盛景玉的房间?”

  一人推门而入,然后一道有些熟悉的阴柔声音响起。

  杏仁还在想这声音是谁,只听另外一个人毕恭毕敬道。

  “是的,属下亲眼所见,盛景玉同一名……妃子共住此处。”

  亲眼所见?

  叛徒?

  杏仁很想探出头去看看到底谁是叛徒,可还是忍住了。

  一道轻巧的脚步声踱步到床前,然后坐在了床上。

  床榻被他压得一沉,杏仁默默矮了矮身子,趴得更低了。

  “那妃子人呢?”

  那道阴柔的声音响起,过了一会儿,另一人犹豫的回答道。

  “属下……也不知道,没有看见她的去向。”

  室内陷入了沉寂,安静得杏仁只能听见自己如打鼓般的心跳声。

  心跳声快得似乎要突破她的胸腔,直接蹦哒出来。

  甚至这心跳声大到杏仁都开始怀疑其他人是否也能听见。

  突然床榻上一轻,杏仁面前看到了一双脚,是床上的人下来了。

  那脚在床前踱步,惹得杏仁的心不由自主的绷紧,她咽了咽口水,浑身都趴得有些僵硬了。

  “本王从外面进来,并没有看见她人,现在营中也被血洗了一遍,她这只漏网之鱼,没在房里,又会藏在哪里呢?”

  说着,他的脚步在床前一顿。

  血洗……

  所有人都死了吗?

  杏仁来不及难受,因为紧张和恐惧占据了她的所有感官。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快跳出胸口了,在她心脏爆炸之前,突然一块吊坠掉在了地上。

  面前的双腿微微弯曲,一只手往床下探来。

  要不了多久,待面前的人完全弯下腰身来拾取吊坠时,床下的一切就会完全暴露在她眼中。

  而床下,现在不止有她一人,还有苏城。

  她若是被抓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若是无关紧要的人被抓了,那下场说不定就和外面那些人一样,无一幸免。

  电光火石间,杏仁已经思量了很多。

  眼看着那人马上就要彻底弯下身子,杏仁捏了捏苏城的手,对他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在这里!”

  杏仁大喊出声,然后不顾苏城的挽留,忍着心中的恐惧,手脚僵硬的爬了出去。

  她刚站起身,脖子上就被横了一把剑。

  “我就是雪妃!你们不能杀我!”

  话落,她的脸蛋被人抬了起来。

  杏仁忍着恐惧,倔强的对上那人阴郁的眼神,而后猛地一怔。

  是那晚花楼门口遇见的人,也是倭韩国的王子——完颜斯伯。

  他五官深邃,但面色苍白得近乎透明,凤眼微微上挑,带着说不出的阴柔和抑郁。

  此时细看这张脸,竟然有些莫名的熟悉。

  完颜斯伯凤眼轻蔑的打量着手指下的这张精致脸庞,目光在触及她身上的穿着时更是有了几分兴致。

  “你到底是男是女?”

  她都说了自己是雪妃了,还能是男人吗?

  但杏仁自然不敢这样说,只垂下眼睫,轻轻出声。

  “我是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