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杏仁被抓成为人质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抬眼看我!”

  杏仁垂眸的动作激怒了完颜斯伯,他捏住她下巴的手蓦地用力,让她吃痛的裂了咧嘴。

  杏仁感觉捏着她下巴的那只手就像是毒蛇的蛇信子一般,带着阴冷粘腻,让她不寒而粟。

  她只好抬眸,视线却越过完颜斯伯,落在了他身后的叛徒上。

  那叛徒一身血腥狼狈,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厮杀时染上的。

  他脸上带着面具,一双眼似乎有些熟悉。

  见她望过来,猛地垂下了头,握紧了身侧的拳头。

  杏仁有些疑惑不解,正想走过去细看,再不济好歹弄清楚叛徒是谁。

  结果刚走了一步,后劲便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晕过去前,杏仁心里惦记的还是苏城,希望他千万别被发现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杏仁是在颠簸中醒来的。

  她意识回笼,感觉胃被顶得一阵难受。

  睁开眼,眼前是快速奔跑的马蹄和不断快速掠过的地面。

  原来她正趴在马背上,随着颠簸胃一下一下的撞在马背上,怪不得那么难受。

  她想翻身爬起来,或者干脆就直接跳下马背,结果才动了一下,就被人猛地提到了腿上坐着。

  杏仁抬头看去,是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盛安朝的叛徒。

  他低声喊道:“别动!”

  杏仁哪里肯听他的话,当时就剧烈挣扎起来。

  “你放开我!你个奸细!叛徒!”

  男人身子僵了一瞬,然后强制性的把她按在了怀里。

  “我劝你最好别动,王子脾气不好,若是惹怒了他,我可没办法保住你。”

  他的声音顿了一瞬,又道:“还有,道不同不相为谋,各为其主罢了。”

  杏仁被他按在怀里无法动弹,闻转头往前看去。

  完颜斯伯正骑着马走在最前,身后还跟着一起闯入军营的军队。

  他们浴血前行,每走一步烙下的都是盛安朝士兵的鲜血!

  杏仁想起曾经一起陪她千里迢迢从京城一路赶到北塞的士兵们,其中不乏她熟悉的面孔,但是在今天,他们全部死了。

  除了她和苏城,无一幸免!

  一想到这儿,杏仁心中就涌起满满的恨意。

  看着前方昂首挺拔的背影,死死的咬住了下唇。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并且现在自己还要被带走,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很有可能会被当成人质,拿来威胁盛景玉收兵。

  杏仁放空的想着,心中心烦意乱。

  不知道军队走了有多久,他们终于在一处城池前停下了。

  城池前两军正在开战,鲜血染红了大地,一片狼藉。

  杏仁不敢看太过血腥的场面,想要闭上眼。

  可是她没有,而是固执的睁着眼,想要寻找盛景玉的身影。

  战场上人太多了,眼花缭乱,入目全是满眼的红,她根本就找不到盛景玉在哪里。

  不对,盛景玉作为皇帝,应该不会在前线才是。

  她在期盼什么呢?

  盛景玉说了,今日便要收复城池,这一仗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她怎么能出来添乱子?

  想着,杏仁收回了目光,老老实实的将脑袋埋进身后男人的怀里。

  那男人一僵,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慢慢抬手环住怀里的人。

  他以为杏仁是害怕了,殊不知杏仁只是不想让人注意到自己而已。

  结果,她不想给盛景玉添麻烦,有人想呐。

  完颜斯伯抓走杏仁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怎么能让她做个小透明?

  他不知道盛景玉在哪,但战场上的将领知道啊!

  他有办法让盛景玉主动自觉的出来。

  趁两军正在交战,无暇顾及到他们这队人马。

  完颜斯伯让面具男子带着杏仁上了城墙上,而后把杏仁给扼到了手臂下。

  “叫你们皇帝出来!函岭关军营已经被我血洗,他现在最心爱的妃子也在我手上!让他出来!”

  大家正在激烈的厮杀中,许多人都没注意到城墙上多了几人。

  只有少部分人注意到了这边,比如李生。

  李生看着那城墙上熟悉的人影,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刚才完颜斯伯说了什么。

  军营被血洗了?

  雪妃娘娘也被当成了人质!

  他下意识就想去找陛下,结果回过神来差点被右边袭来的刀剑击中。

  李生武功厉害,三下五除二的将周围的敌军解决完后,骑着马快速往回跑,一路上还杀了不少挡路的敌军。

  杏仁见了这一幕,也看见了李生往不远处的山底而去。

  山底下驻扎着营地,想来盛景玉应该就在那里面。

  杏仁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

  既希望盛景玉能来救她,又希望他不来。

  毕竟,比起国家来说,她不过一个表面上的妃子,太微不足道了。

  她知道,她在盛景玉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

  可是,国家在盛景玉心中,绝对才是占据了全部的地位。

  她不用想,也知道盛景玉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而她,也理解他。

  哪怕因此而死,她也觉得没关系。

  她杏仁是什么人物,何德何能,还能左右国家那么多人的生死?

  国家面前无小我,她虽出生贫苦家庭,但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山脚下

  李生匆匆御马而归,推开帐篷走了进去。

  盛景玉正和几名参军在讨论进攻的对策,见李生焦急的样子,眉头一皱。

  “怎么了?”

  前方胜局已定,还能出什么事?

  李生气都来不及喘匀,赶紧将事情告知。

  “主营被攻破了!雪妃娘娘……雪妃娘娘她……”

  盛景玉心头一跳,不耐烦的走了过来。

  “雪妃怎么了?!”

  “雪妃娘娘被当成了人质!现在正在城墙上!”

  李生吐出一口气,说话终于顺畅了。

  盛景玉一听完,便披起战甲出了帐篷,翻身上马。

  李生赶紧骑马跟了上去,劝道。

  “陛下您别急,您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盛景玉头也不回,御马狂奔。

  到了城池下,还隔着很远,他就已经看到了城墙上杏仁的身影。

  杏仁和早上他起床时没什么变化,这让他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他看着把杏仁强行禁锢在怀中的完颜斯伯,蓦地阴沉下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