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章.等我来救你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休战鼓响起,两军停了下来。

  战场上一片肃静,盛景玉沉着脸,眼神锐利。

  “你想做什么?”

  完颜斯伯哈哈大笑,上挑的丹凤眼流露出丝毫戏谑。

  “我想做什么?听说这是你的女人,盛安朝皇帝的妃子,我也想尝一尝,是不是有何不同呢?”

  说着,他修长冰冷的五指游移在杏仁的脸上,惹得杏仁微微颤栗。

  盛景玉蓦地握紧垂在身侧的拳头,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完颜斯伯再次大笑出声,手指捏住杏仁的脸蛋抬起来,然后低头覆了上去。

  杏仁剧烈的挣扎起来,却无可奈何,还被啃了满嘴血腥。

  这是一个单纯发泄的撕咬,不含任何情欲,甚至连吻都算不上。

  “呸!”

  杏仁恶心的吐出一口血水,吐在了完颜斯伯的脸上。

  完颜斯伯嘴角的笑意一冷,眼神越发阴森忧郁。

  他慢慢擦掉脸上和嘴角的血迹,动作优雅,而后猛地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回去。

  杏仁被打得偏过头去,白嫩的脸颊瞬间红肿一片。

  “该死!你放了她!”

  盛景玉在城池下看着这一幕,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就提剑冲上去杀了这畜牲。

  他虽然平时总是喜欢逗弄杏仁,偶尔吓一吓她,可是从来没对杏仁动过手。

  连亲吻,他都总是克制着自己,哪怕无时无刻他都想要那样做,还是忍住了。

  可现在,这他那么珍惜的这一切,竟然被另外一个人如此对待。

  “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

  完颜斯伯揉了揉手腕,似乎打人还把他累着了一般。

  他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声音却阴冷无比。

  “你退出函岭关,将函岭关让给我,我就把你的妃子还给你。若是你不肯,我就把她从这推下去。”

  杏仁的脑袋此时还有些嗡嗡作响,闻她下意识看向城池下,这里距离恐怕有五十米高。

  她心中生出恐惧,再看向站在城池下的盛景玉,眼前瞬间就模糊了。

  她想说,她好痛,好害怕……

  但是,她更想让他别管她了。

  她知道,这两座城池对盛景玉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里面居住的是盛安朝的百姓,是他的子民。

  哪怕他愿意交换,杏仁也不愿意用两座城池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生命。

  这里的人们是多么盼着朝廷能带给他们和平,他们比她更需要活下去的机会。

  城池下,盛景玉沉默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应该怎么选择,甚至连完颜斯伯,也不认为他会选择救杏仁。

  可是盛景玉的私心不想这么做。

  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可他的心告诉他,她是他非常重要的人,如果不救她,他会后悔一辈子。

  “陛下,我们今日就可以拿下这座城了,现在退兵,城里的百姓会怎么想?而且每晚一日,城中百姓的性命也更岌岌可危。”

  李生虽然与杏仁关系友好,可在国家大事前,他还是十分理智的。

  “至于函岭关,让给他更是无稽之谈,这怎么可能——”

  “朕知道!”

  盛景玉打断了李生的说话,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他首先是盛安朝的皇帝,做好皇帝该做的事,永远高于其它。

  不过,他还是要为杏仁争取任何可以活命的机会。

  “你知道,朕是不可能答应你这个无理的条件的!你若是不放她,朕今日就攻破城门,用你倭韩将士的性命给她陪葬!”

  杏仁知道了盛景玉的选择,虽然心中酸楚,但也并无遗憾。

  她勾起一个笑容,用微笑来肯定盛景玉的做法。

  他没错,他是一个好皇帝。

  她不要他为她背负世间的骂名,或许只有这样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盛景玉看着她勉强的微笑,心中动容。

  完颜斯伯一开始就没觉得他会交换,只不过是为了接下来的条件铺垫而已。

  “既然如此,那不如我再多给你五天时间考虑如何?你的雪妃,也可以多活五天。”

  说是让他考虑,意思就是让他退兵五日。

  至于五日后是什么情况,还是完颜斯伯说了算。

  盛景玉自然知道完颜斯伯的想法,他是想拖时间,等待援兵或者做些其它的准备。

  也知道五日后,他绝不会轻易交出杏仁。

  可是……

  如果多了五日的时间,那么他可以安排营救计划,直接闯入城中救出杏仁。

  或许现在,这样的确是两全其美的唯一办法了。

  李生也想到了这一层,如果是有办法救雪妃娘娘的,那自然是要试一试。

  “陛下,要不然就等五日吧?”

  “嗯。”盛景玉颔首,李生会意,高呼道:“行!那五日后我们再来!若是雪妃娘娘受到了丝毫伤害,我们都会踏平你们倭韩!”

  完颜斯伯面色阴沉了一些,冷笑道:“好,五日后见!”

  眼看着倭韩的军队已经负隅顽抗,坚持不了多久了,盛安朝却突然收兵,让他们得以休整。

  本来今日就能攻破的城池,又得拖上五日。

  不知道完颜斯伯有什么打算,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主意。

  杏仁心中沉重,没有为自己能多活五日而感到开心。

  这一仗结束得匆忙,杏仁被带走前只来得及看了盛景玉一眼。

  盛景玉看着她的方向神情凝重,嘴唇微张,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杏仁被扛到了马上,一路上都有些浑浑噩噩。

  盛景玉说了什么?

  看那口型,似乎是……

  “等我。”

  他是让她等他吗?

  他会来……救她吗?

  想到此,杏仁心中又陡然升起了生的希望,人也振作了些。

  她现在还不能太颓废。

  她得等盛景玉来救她,她得留着力气逃跑。

  杏仁的突然变化,让戴着面具的男子看在眼中,心稍微放宽了一些。

  他觉得,这种关于两个国家间的事,不应该掺和进一个女人。

  完颜斯伯的做法,让他并不认同。

  可他没有办法左右王子的决定,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保护这个在他危难之际,帮助过他的人了。

  想起在他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雪妃,以及递给他的温热的馒头。

  墨子寒心中软了一些,喃喃自语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