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想要被救赎的渴望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被带进了一处豪华宅院,宅院里还有些血迹,似乎死过许多人。

  她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有些想要作呕。

  “这里是怎么回事?”

  杏仁正疑惑,宅院里突然冲出了一个女子扑向走在最前方的完颜斯伯。

  “你个畜生!你玷污了我的清白!杀害我的家人!你去死吧!”

  女子生得美丽,就是面上没有丝毫血色,看起来苍白又脆弱无比。

  她头发散乱,面部狰狞,手中拿着利刃刺向完颜斯伯。

  可匕首还没接近,就被随行的士兵给打落在地,人也被推了出去。

  女子摔倒在地上,哈哈大笑状若癫狂。

  过了一会儿,她笑声渐渐消散,转而为嚎啕大哭。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家人啊!你要这处宅子,我们没有说不给你啊!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为什么!”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你们倭韩,总有一天,会被移为平土!变成灰烬!你——完颜斯伯,你会下地狱的!永世不得超生!啊啊啊!”

  完颜斯伯好整以暇看戏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阴冷无比,直接抽出身旁侍卫的佩刀冲了上去,一刀结果了这女子。

  这还不算够,完事儿后还不解气的狠狠踢了女子几脚。

  “你这卑贱女人,有什么资格恨?我住你们的宅子,你们一家人死在我的刀下,那是你们的荣幸!”

  女子脖颈处被割出一道伤痕,此时正咕噜噜往外冒血,她双眼仍然大睁着,却已然是没了气息,死不瞑目。

  杏仁看着女子的双眼,有些不寒而栗。

  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恨意、绝望、不甘等种种消极情绪,让人能深切感受到她的无助,感受到她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这也充分证明了,杏仁现在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杏仁从来没有这么想要一个人死过,完颜斯伯,还是第一个。

  之前欺辱过她的人,哪怕是盛光霁和厉尘还有苏妃,她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可想而知,完颜斯伯带给她的冲击,到底有多强烈了。

  杏仁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只是完颜斯伯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嘴角挂着邪肆的笑容走了过来。

  “怎么,你也想杀我?”

  他挑起了她的下巴,打量着她绝美精致的容颜。

  杏仁有些诧异,她现在的表情,是想要杀人的表情吗?

  她垂下眼帘,掩住眼中的情绪。

  完颜斯伯冷笑一声,捏住她下巴的手越发用力。

  杏仁有些吃痛的“嘶”了一声,他才像是想起了什么,终于松开了她。

  “带她下去吧,好吃好喝伺候着,毕竟……”

  说着,完颜斯伯眼中扬起戏谑。

  “毕竟是个功臣不是?”

  他什么意思?

  功臣?

  杏仁脸都气红了,墨子寒赶紧把她带了下去。

  倭韩的功臣,那不就是盛安朝的叛徒么?

  这个完颜斯伯,真是……太惹人恨了!

  杏仁被安排住进了一处宅院,院子里栽种着小花小草,房间中挂着字画,看字迹十分娟秀,应该是个女子的闺阁。

  杏仁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刚刚死去的那个女子。

  她看起来正是芳龄,却在最美好的年纪逝去,并且带着极大的怨恨,恐怕连黄泉也不肯入吧。

  对此,杏仁是既愤怒又惋惜,可是那又能怎样,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何谈去保护别人。

  杏仁叹了口气,打量着这间自己将要住的房间。

  不知,这是不是就是那女子的闺房。

  想着那女子死时的惨状,她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现在作为人质,只能待在府中,不能外出。

  在府中,她也不想出去看见那个格外惹人恨的倭韩王子。

  于是只好就待在自己的院子中,替院子死去的主人照料一下花草。

  末了夜晚还替他们烧了一些白纸,期望此府含冤死去的众人可以得到安息,别在此处多逗留,尽早入了轮回。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莫子寒一直在旁看着她。

  她走到哪儿,他也就跟到哪。

  杏仁不耐烦了,没好气的怼他。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在这地方我还能逃跑吗?”

  彼时她正在给府中冤魂烧白纸,心情正是低落,找不到人发泄,莫子寒这就是撞到枪口上来了。

  莫子寒没有介意,而是看着在火光闪烁下杏仁明艳温暖的脸庞,突然问道。

  “你对谁都是这样吗?”

  杏仁有些莫名奇妙,“啊?”

  莫子寒补充道:“就是……你对谁……都这样好吗?比如这个府中的人,他们不过是陌生人,你却想着给他们烧纸。”

  还有……比如他。

  明明是不相干的人,却愿意送上温暖的善意,甚至她都没有确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想着,莫子寒摸了摸怀中珍藏的,已经碎成两半的簪子。

  如果不是这根簪子,他根本没有办法割断绳索躲起来放了信号弹。

  也根本不可能里应外合,安排人手将完颜斯伯他们放了进来,造成了军营里血腥的屠杀。

  而且,还害了雪妃被抓,当成了人质,沦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如果她知道,她竟然是被她帮助过的人害到如此,恐怕想要杀他的心都有了吧?

  莫子寒自嘲的嗤笑了一声,刚好淹没在杏仁的回答中。

  “我烧纸就是对他们好了吗?我做的不过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们死得那么冤屈,万一影响投胎怎么办?若是成了恶鬼,害人害己,岂不是永世不得超生?好人不应该落得这个下场。”

  杏仁叹口气,继续着手下的动作。

  好人……不应该落得如此下场……

  那他呢?

  他是坏人,是不是应该下地狱?

  莫子寒一怔,蹲下身帮着杏仁一起烧纸。

  杏仁瞥了他一眼,通过短短时间的相处,觉得这人还不算不可救药。

  虽然他通敌卖国,罪不可恕,但是对她,好像还比较温柔,看来良心未泯,还有救。

  两人沉默的蹲在院子里,蹲在火光前,火光映照在莫子寒的脸上,他眼中明明灭灭的,全是另一人的身影。

  带着……想要被救赎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