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杏仁做噩梦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做梦了,梦里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血河流淌中站着一个白衣女子,她满面苍白,脖颈上淌下的鲜血怎么止都止不住。

  她凄厉的嘶吼着,哀嚎着,双眼带着无尽的绝望和恨意看向杏仁的方向。

  “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这座城池早就被收复了,我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都是因为你!”

  一阵冷风吹过,杏仁身子一颤,猛地睁开了双眼。

  她大喘着气,看着头顶上的床幔,呼吸渐渐平缓下来。

  原来……是梦。

  可是,真的是她的错吗?

  她的存在,是不是伤害了许多人?

  杏仁心里十分难受,醒了后怎么也睡不着。

  她从床上坐起来,愣了会儿神后下了床,坐到窗边吹了吹冷风。

  现在窗外夜色已经极黑了,连丝毫星光都没有,晚风拂过院中,吹进闺阁里,让人神清目爽。

  杏仁看着院中,隐约能看到花草摇来摇去的影子,以及在风中飘舞的一头黑丝和衣角。

  那被风吹动的漫天飞舞的墨发,让杏仁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一瞬间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莫不是……

  住在这闺阁里逝去的女子回来了?

  杏仁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非常大胆的想要出去一探究竟。

  走到院子中,只见那黑衣散发之人正背对着她,看背影很是高大魁梧。

  这应该不是女鬼吧?

  杏仁松了口气,悄悄走了过去,大着胆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人回过头来,银色的面具泛着冷白的光芒。

  杏仁有些无语:“你这大晚上的站在院子里做什么?”

  墨子寒沉声道:“守夜啊。”

  守夜?保护她吗?

  杏仁有些诧异,只听他继续道。

  “你怎么醒了?”

  提到这个,杏仁叹了口气。

  “这院子里死了人,我怎么能睡得好?”

  墨子寒看着她苍白憔悴的脸色,不禁皱起了眉。

  “做噩梦了?”

  杏仁点点头,同他站在院中一起吹着晚风。

  照理来说这样会让人清醒许多,可杏仁却睡意越来越浓,浓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墨子寒看着摇摇欲坠的杏仁,那张憔悴的脸庞很是惹人心疼。

  他把她揽到自己怀里,将自己的胸膛借予她睡。

  怀中依偎着人的感觉很好,可是晚风清凉,恐会令人着凉。

  墨子寒有些不舍的抱起杏仁,进了闺阁,将她放在床榻上。

  待掖好被角后,再次守在了漆黑的院落中。

  连续两夜都是如此,只是第三夜,院中来了不速之客。

  “雪妃呢?睡了?”

  完颜斯伯摇摇晃晃走来,醉眼迷离,带着一身酒气。

  墨子寒守在院落中,见了来人,抱拳道。

  “雪妃已经睡了,殿下可有何事?”

  完颜斯伯瞥了他一眼,越过他继续往里走。

  “你就在外守着吧,本王找雪妃叙叙旧,呵呵。”

  他嘴角挂着邪肆的笑容,嘴里吐出的‘叙旧’二字惹人遐想。

  墨子寒垂在身侧的拳头蓦地握紧,看着完颜斯伯往房里去的背影,神色阴晴不定。

  房里

  杏仁又在做噩梦了,场景还是在这处院子里。

  女子不停嘶吼着,尖叫着,说要见完颜斯伯。

  “你出来啊!你为什么不来?你是不是怕了?哈哈哈哈哈!你也会怕吗?!”

  “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要这府中所有人,全部为我和家人陪葬!我要让你们全部变成厉鬼,蔓延到倭韩去,让那里变成一片炼狱哈哈哈哈!”

  杏仁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状若癫狂的女人,听着那狠毒的话语,心生寒意。

  她的遭遇确实令人同情,可是她的想法却让人不寒而栗。

  自己含冤而死,便要让所有人都不好过吗?

  这种想法太过极端,杏仁无法苟同。

  女子凄厉恐怖的笑着,杏仁觉得自己应该醒了,不应该再待在这个梦中。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院子里突然四面八方都游移来手指粗细的小蛇,那些蛇颜色各异,但鲜艳异常,应该都是能杀人性命的毒蛇。

  它们数量极多,密密麻麻的让人看着心生恐惧。

  女子也看到了这些毒蛇,一时间像是受了刺激般更加疯狂。

  她身上散发出黑气,袭向这些密密麻麻的毒蛇,嘴里发出凄厉的嘶吼。

  杏仁简直耳膜都要被震破了,她捂住耳朵看着眼前这夸张的一幕。

  毒蛇被黑气侵袭后消失不见,但是它们就像是斩之不绝般,源源不断的不知道从哪来涌现出来。

  渐渐的,女子身上散发的黑气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至完全消失。

  她的身子被蛇群淹没,分解出来的黑气也被消失殆尽。

  杏仁看着密密麻麻的蛇群,心中不禁胆寒,却见在女子消失后,那些毒蛇一致的调转了蛇头,尖细的瞳孔直直地盯向杏仁。

  杏仁如芒在刺,寒毛直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就像是发动了什么信号,蛇群步调一致的一涌而上。

  杏仁赶紧关上门,可是这些蛇体型娇小,仍然固执的从门缝里爬了进来。

  不仅是门缝,还有窗户缝,任何有空隙的地方,都游移出娟秀的小蛇。

  它们吐着蛇信子逼近杏仁,杏仁被逼到了墙角站着,无处可躲。

  腿上缠绕上毒蛇,杏仁尖叫着,跳着将这些毒蛇甩落下去。

  可是毒蛇实在是太多了,它们顺着她的裤腿往上爬,缠上她的纤纤细腰,又在她的胸前停留许久。

  这些蛇是不是太过分了!

  梦里还这样欺负她!

  杏仁恼羞成怒,不停扒拉着胸前,将它们甩开。

  结果好不容易甩开了,跟在后面的毒蛇又爬了上来,越过精致的锁骨缠绕上她纤细脆弱的脖颈。

  毒蛇带着冰凉的触感,黏腻湿滑得恶心。

  缠在她的脖子上,越缠越紧,缠得她简直快要窒息了。

  这个梦为什么这么逼真?

  这种窒息感,未免也太过真实了?

  她怎么还不醒?她要醒来!

  杏仁努力想要睁开双眼,浓密的睫毛挡在眼前,她的面前似乎有个影子。

  影子……?!

  杏仁受到了惊吓,这次毫不费力的就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