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盛景玉前来营救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只见面前不是她想象的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毒蛇。

  但却是堪比毒蛇的东西,不,说他是毒蛇,都还不够。

  他是恶魔!

  “终于醒了?”

  恶魔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一双丹凤眼里满是轻佻。

  杏仁闻着他满身的酒气,心中愤怒,猛地将他推开。

  窒息感消失了,脖颈上还有些刺痛。

  杏仁咳了两声,缩进床角里,警惕的看着他。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忘了答应盛安朝的,不能伤害我了吗?”

  完颜斯伯嗤笑了一声,不以为意道。

  “你难道真以为,你的陛下会等到五日后?我想,他现在应该在来的路上吧!哈哈!”

  “当然,他难道以为我会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吗?哈哈哈,我不过就是等着大鱼上钩而已!什么五日后,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哈哈哈!”

  杏仁听得心中一紧,他又有什么计划?

  盛景玉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会不会有危险?

  她身子前倾,焦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完颜斯伯嘴角的弧度咧得更大了,“我想做什么?”

  他双眼目不转睛的盯了杏仁一会儿,其中的阴冷盯得杏仁毛骨悚然。

  杏仁心中危机感激增,她再次往后靠了靠,将自己蜷缩得更紧了。

  一声轻笑传来,杏仁还没反应过来,脚踝就被扯住了,整个人都被扯到了床边。

  面前一片阴影压下,冰冷的手停在了她的腰前,然后轻轻一扯,衣带渐宽。

  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色裹胸,完颜斯伯似乎觉得有趣的挑了挑眉。

  杏仁惊呼一声,赶紧双手将衣领合了起来,护在胸前。

  “哈哈哈,这么小,你有什么好挡的?原来盛安朝皇帝好这一口吗?”完颜斯伯轻蔑的笑道。

  杏仁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侮辱。

  小就小,有种别掀她衣服啊!

  结果这狗男人,不仅掀了她衣服,还伸手拧了拧她脆弱的豆腐。

  杏仁痛得“嘶”了一声。

  不是嫌弃吗?

  怎么还动手动脚呢?

  杏仁奋力挣扎起来,结果只惹来更加粗暴的对待。

  她敢保证,她身上绝对起了淤青了!

  “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混蛋!”

  “哈哈哈哈!我就是混蛋,并且在你家陛下找来前,做一做对你混蛋的事!哈哈哈哈!”

  完颜斯伯淫邪的笑着,一只手扣住杏仁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则伸出去脱杏仁的衣服。

  杏仁的里衣被剥了下来,眼看完颜斯伯准备对她的裹胸下手,房外突然传来了些许动静。

  “殿下,盛安朝皇帝率兵打进来了。”

  莫子寒闯了进来,看见房间内的情景时瞳孔一缩。

  完颜斯伯不满的皱起了眉,“真是扫兴!”

  遂又看了身下的杏仁一眼。

  冰肌玉骨,容颜绝色,除了胸小了点,简直就是天生的绝世尤物。

  想来这等尤物在床上,玩起来一定很带感!哈哈哈!

  “你在这儿乖乖等本王,本王很快就会回来,临幸你,哈哈哈哈!”

  杏仁怒瞪他一眼,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焦急。

  看完颜斯伯如此有自信的样子,想来肯定做了许多准备,自信能打赢这一场。

  那盛景玉怎么办?

  他会不会有危险?

  如果他为了救她而深陷危险之中,那她宁愿这一切都自己承担!

  莫子寒看她着急的样子,又想起刚才完颜斯伯对她做的那些事,不禁沉下了心来。

  他是为了完颜皇室,为了倭韩王朝服务的,而不是为了骄奢淫逸、喜怒无常的倭韩王子。

  完颜斯伯做的那些事,他为之鄙夷。

  对雪妃做这种事,他更是忍无可忍。

  这件事本来就是两个国家的事,不关雪妃的事。

  现在既引了盛安朝皇帝过来,那么,一切都该回到正轨上!

  莫子寒银色面具下的脸庞无比严肃,看着杏仁美丽的身子,他目不斜视的上前替她穿上衣服。

  “这里会很危险,我带你走!”

  说完,也不等杏仁回答,直接就将她扛到了肩上。

  眼看着周围的风景已经离开了熟悉的院子,杏仁这才回过神来。

  他们是敌人啊,面具男为什么帮她?

  难道……是看她可怜?

  不管怎样,他愿意帮她,她都已经对他有所改观了。

  前院里喊杀震天,莫子寒没有带她往那边走,而是直接跨上墙檐,趁着夜色飞檐走壁,快速往后门方向奔跑。

  夜色里,墙檐上快速掠过一道身影,和黑沉的夜色似乎融为一体。

  守卫的士兵们没有一个人发现了这道黑影,只匆匆往前院赶去。

  出了宅院是陌生的街道,杏仁被扛在肩头上,只看得到街道两旁快速掠过的已经关闭的店铺。

  等莫子寒速度缓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城门口。

  此时城门已破,地上血腥一片,似乎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莫子寒带着她躲避过正在厮杀的两方人马,往城外的山林赶去。

  现在还不能把雪妃送回盛安朝,他虽然救了她,但此次已经引了盛景玉入瓮,他不能让雪妃提前回去,影响到这次战事。

  只有等明天确定了局势,他再将雪妃送回去。

  于是两人一路进了山中,寻了一处村落,大晚上的敲响了农家的门。

  农人被吵醒,开门时格外不耐烦。

  莫子寒说出来意,又给了农人一块金子,农人这才笑眯眯的将两人迎了进去。

  “今夜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吧,明日我便送你回去。”

  莫子寒守在门前,只留给杏仁一个背影。

  可杏仁现在哪里能睡得着?

  盛景玉去营救她了,听完颜斯伯的话语,他这次生死难卜。

  他现在说不定正在浴血奋战,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她哪里能安心睡得着?

  杏仁翻来覆去,实在躺不住了,坐起身来。

  “完颜斯伯到底想做什么?陛下会有危险吗?”

  莫子寒背对着她,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像是没有听见般。

  杏仁直接站起身来,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臂,让他转过身正对着她。

  “他到底想做什么?你告诉我啊!我现在在这里,也跑不掉不是吗?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莫子寒看着她眼底的盈盈水光,心中揪痛,薄唇微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