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活剐完颜斯伯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站在血泊中,灵玉剑挥舞间,必定会有敌人的鲜血洒落。

  他染了一身敌人的鲜血,神情冷厉,嘴角挂着不屑的浅笑,整个人恍若从地狱中杀出来的魔鬼般邪肆。

  完颜斯伯看着这样的盛景玉,心中不禁生了一些退怯。

  可他想着自己的后手,又认为盛景玉不过是在强撑而已。

  多让他嚣张会儿又如何?

  不过就是打嘴炮而已,谁不会吗?

  想到此,完颜斯伯哈哈大笑道。

  “你觉得,我要是只有这些底牌,我会故意露出城池的缺陷,让你那么轻易的就攻了进来吗?”

  盛景玉挑了挑眉,“哦?难道不是你们的士兵太弱了吗?”

  完颜斯伯脸色一冷,嘴角的笑意挂不住了。

  “呵,弱不弱的,你今天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再说吧!”

  说完,他直接手一招,更多的士兵从院外赶来,将盛景玉等人包围在里面。

  “来啊!你只要能杀了所有人!你的雪妃就还给你!哈哈哈哈!”

  完颜斯伯狂妄的笑着,李生神情愤然。

  “陛下,要不——”

  盛景玉摇头制止了他,直接持剑大杀四方。

  李生见状,叹息一声,同众暗卫加入厮杀。

  现在他们是四面八方都有敌人,杀之不尽斩之不绝。

  哪怕他们武功高强,陷入了这种车轮战,迟早也会把他们的体力给耗尽。

  “陛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您的安全更重要啊!”

  李生一边斩落一人,一边嘶吼道。

  然而盛景玉仍然是用沉默来回应他。

  李生无法,只能继续酣战。

  盛景玉从小便天资聪颖,文武过人,武功比起暗卫们来,只高不低。

  世上武功能高过他的,大部分都是隐世不出的武林高人。

  红尘之中,鲜少有人能和他过招超过十招。

  若说有,厉尘算是一个,他们大概不分上下。

  所以,当他硬生生凭实力杀出一条血路时,站在房门前的完颜斯伯甚是惊恐。

  “快!快!拦住他!”

  外围的倭韩士兵拼了命的闯进来,不顾正在酣战的李生等人,直奔盛景玉而来。

  一层人海将盛景玉包围住,然而他俨然已经杀红了眼,灵玉剑大起大落下,又是死伤无数。

  完颜斯伯看情况有些不对劲,直接退进了房门里。

  盛景玉见状,顾不得会受伤,手臂上挨了几刀,以伤换命的换掉了敌人的性命后,跟在完颜斯伯身后跟进了房屋中。

  房屋中空无一人,没有杏仁的身影,看完颜斯伯的表情似乎也十分错愕。

  盛景玉一边斩杀掉跟来的人,一边怒吼。

  “雪妃人呢?!”

  雪妃是和墨子寒待在一起的,以墨子寒的武功,断然不会让一个小丫头跑掉。

  那唯一的说法就是,墨子寒可能带着那丫头跑了,或者躲了起来。

  完颜斯伯错愕的表情渐渐退去,面上又露出夸张的笑容。

  “雪妃?你难道以为我会把她放在这么明目张胆的地方?我劝你——”

  下一秒,他笑不出来了。

  因为眼前银色的剑面上,倒映出了他惊恐的脸庞。

  “我劝你最好不要威胁我,因为现在,掌握你性命的人,是我!”

  盛景玉面色冷厉,眼神泛着嗜血的光芒。

  “告诉我!雪妃在哪里!”

  完颜斯伯哪里知道雪妃在哪里,眼神一时有些闪躲。

  可忽然,他又桀桀的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故意激怒盛景玉:“在哪里?当然是在地狱了!你认为,落到我手上的人,还能留个全尸吗?!”

  “你来啊!替你的雪妃报仇!杀了我!杀了我啊!”

  盛景玉握住剑柄的手剧烈抖动起来,双目更是赤红如血。

  “她在哪?……她到底在哪?你说……你说啊!”

  “你难道没有听清吗?我说了!她死了!她死了啊!连个全尸都没有!尸体被我拿出去喂狗了!她这幅惨样下了地狱,来世恐怕连人也做不成了吧!哈哈哈哈!”

  盛景玉呼吸急速粗重起来,握住剑柄的手大力得像是要将剑柄给捏碎般。

  气急攻心,他一口暗红色的血吐了出来,双眼鲜红欲滴,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他决定再也顾不得其它,马上就要杀掉身前这人,将他活剐碎尸万段,方可解气。

  结果还没动手,腿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让他险些摔倒在地。

  盛景玉回头看去,只见又有暗器袭来,他赶紧持灵玉剑挡落。

  一股仿佛万蚁噬心的**从腿处往上蔓延,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

  想来这毒药若是不及时解开,很有可能会蔓延到心脏,让他麻痹而死。

  再看完颜斯伯已经躲到一旁,一副得逞小人的模样,盛景玉哪里还看不出来他是什么想法。

  故意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给了别人偷袭的空子。

  呵呵……

  可是有一点完颜斯伯想错了,他的自制力和毅力,足以支撑他杀了他!

  盛景玉艰难的挪动脚步,挥剑杀死身后袭来的人,渐渐逼近完颜斯伯。

  “不!不!你中了七步散,怎么可能还能行走!快来人!护驾!救我!救我!”

  看着完颜斯伯不可置信的神情,听着他恐惧的嘶吼,盛景玉竟然还能笑出来。

  只是这笑,恐怕和愉悦沾不上一点关系。

  完颜斯伯此时只觉得,盛景玉的笑容比地狱来的恶魔还要可怕。

  在灵玉剑袭来的瞬间,他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请求参战,来招惹这个嗜血的恶魔。

  “啊!啊!饶了我!”

  “啊啊啊!不!你啊……杀了我吧!啊啊啊!”

  灵玉剑不断在他身上挽着剑花,每一次精美的剑花后,他身上都会缺骨少肉。

  这种折磨,简直比世界上最恐怖的刑法还令人生不如死。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啊!”

  盛景玉嘴角勾着冷笑,双目不含任何感情,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

  他轻蔑的笑道:“杀了你?那不是便宜你了?你放心,你会死的!”

  灵玉剑快速转动,看起来漂亮精致的剑招,活生生将完颜斯伯活剐成了一具尸骨。

  他浑身上下,只有脸部还是完好的。

  因为盛景玉还要欣赏,他脸上万分恐惧痛苦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