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杏仁赶回来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天色朦胧中已经初亮,杏仁看着面具男一动不动的背影,悄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已经观察许久了,床榻旁边有扇窗户,她如果直接逃出去,那么肯定会弄出动静,被抓回来,所以她另有一计。

  她推动了一下窗户,只听“吱呀”一声响动,然后赶紧翻身滚到床下躲起来。

  果然,很快房间内就传来了动静。

  莫子寒从床上跃过,跳出窗子追了出去。

  杏仁赶紧从床底下爬出来,往那扇窗户的反方向逃跑。

  可是反方向是她不曾走过的路,还好此时天微亮,已有农人出来做活。

  她一路问一路摸爬滚打的下了山。

  到了城池下,杏仁先是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人后,才冲了进去。

  一路遇到了人就躲闪着,许久才终于到了宅院外。

  外院里没有人,杏仁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空气中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漂浮着,随处可见的都是鲜血。

  杏仁忍着想要呕吐的欲望,沿着边角一路往里走。

  到了内院,隔着很远就能听见喊杀震天。

  她有些犹豫了,不敢过去,可想着盛景玉的安慰,还是继续往里走。

  仗着体型娇小的好处,她一路走到了之前住的院子外,都没被酣战的两方发现。

  但她的院子里实在士兵太多,厮杀得太混乱了,杏仁根本没地方下脚,只好在外干看着。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没有熟悉的面孔,也没有看到盛景玉的身影。

  杏仁正焦急着,突然听到一声怒吼。

  “陛下!陛下!”

  这声音有些熟悉,似乎是李生的。

  然后天空中突然升起了一道红色的烟雾,直冲云霄。

  杏仁有些不明所以,而院内的战斗似乎更激烈了。

  她看着院内盛安朝穿的黑色盔甲越来越少,血流都蔓延到了院外,不禁心都提紧了。

  他们打不过了吗?

  那盛景玉呢?

  陛下人呢?

  刚才李生那声呼喊是什么意思?

  陛下出事了吗?

  杏仁心中焦急得不行,满脑子乱乱的,都有想要直接冲进去的冲动了。

  突然外院传来急促的脚踏声,不知道是又来了什么人。

  杏仁害怕被发现,赶紧躲了起来。

  只见外院赶来一支军队,为首带头之人,正是厉尘!

  厉尘,不是在另一处边关吗?

  据说赶来至少得三日!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这边?

  难道……

  杏仁想着刚才李生放的那个信号弹。

  难道在她被挟持的那日,盛景玉回去后,便已经让厉尘过来了?

  所以才能在今日赶来救驾。

  军队冲进院子中,没一会儿厮杀就结束了,以绝对的人数和精兵优势取胜。

  直到院子里安静下来,杏仁才敢从暗处出来,往里观望。

  透过人群的缝隙,她终于看到了盛景玉。

  却是……

  脸色惨白,浑身鲜血,紧闭着双眼,生死不明。

  “陛下!”

  那一瞬间,她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就冲了进去。

  没见过她的士兵们正想要拔刀,还好被李生勒令住了。

  没了阻碍,杏仁一路畅通无阻的奔到了盛景玉面前。

  “陛下!陛下!陛下……陛下他怎么了?”

  她的声音突然就哽咽了,带着自己无法察觉到的颤抖。

  李生对于杏仁的出现也很是意外,不知道她怎么会从外边进来。

  可是此时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陛下好像中了毒,腿上的暗器已经取下来了,可是毒素似乎正在向上身蔓延。”

  “这个毒性很强,若是……蔓延到心脏,或许会有生命危险。”

  杏仁简直快要急哭了,“那怎么办?这里回朝,快马加鞭也至少要四五日!”

  李生面色难看的摇摇头,“不止是这个问题,这个毒……”

  厉尘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快步走了过来蹲下来查看。

  他面色也跟着凝重起来,“七步散。”

  “此毒,中毒者无一幸存。因为……还没有人研制出解药,说不定连倭韩王子都没有。”

  杏仁反应过来,连忙追问。

  “完颜斯伯呢?”

  李生闻,脸色更难看了。

  “死了,房间里。”

  死了……

  那……陛下的毒,岂不更是无人能解?

  杏仁脑子一片混乱,但在这混乱中,突然闪过一丝带着光明的希望。

  “灵丘山离这里远吗?”

  她突然问出声,让李生和厉尘有些摸不着头脑。

  厉尘率先回过神来,“比京城近上许多,过去可能要两三日。”

  “我要带陛下去那里!”

  “那里有什么神医吗?”

  “你们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只有去灵丘!陛下才有一线生机!其它的我也不能多说!”

  灵丘山有无羁神医。

  无羁神医曾嘱咐过他们,不能将他隐居灵丘山的消息告诉其他人。

  万一惹得神医不快,不医治陛下怎么办?

  杏仁坚定的态度让李生有些信服了,想着以她和盛景玉的关系,必是不会害陛下的。

  “臣同雪妃娘娘一起去!”

  杏仁点了点头,“可以,你送我到灵丘山下,我自己带陛下进去。”

  李生看了看她这小身板,有些怀疑她行不行。

  但既然她这样要求,肯定有这样做的道理。

  或许是能医治陛下的高人,不喜欢受到打扰。

  “既然如此,你护送陛下回去,枫杨关已有军队驻守,我就暂时镇守此处。”厉尘突然出声道。

  说完,他又瞥了杏仁一眼,眼里带着深意。

  “这位……应该称呼为雪妃娘娘,还是……”

  杏仁此时着男装,李生以前没见过杏仁,只以为厉尘是不清楚杏仁的身份。

  “对,这位就是雪妃娘娘。”

  “拜见雪妃娘娘。”厉尘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直勾勾的盯着杏仁。

  杏仁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装扮,不用说,肯定是暴露了。

  雪妃娘娘就是曾经皇帝身边的侍读,问题是,那侍读是个男的。

  想一想,若这事传进宫里,该会掀起怎样一片惊涛骇浪。

  “厉尘将军不用多礼,说来,我好像曾在后宫见过将军。不过将军日理万机,肯定是我看错了。”

  话语间的争锋相对,令李生摸不着头脑。

  倒是厉尘明白了她的意思,沉默良久,却勾起了一抹微笑。

  “娘娘说笑了。”

  他眼底带着不易察觉的狂热。

  不错,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