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七章.以身换命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和李生立马启程,带着暗卫们前往灵丘。

  为了能快一点到灵丘,他们是骑马去的,没有乘坐马车。

  杏仁和李生同骑,盛景玉被放在他们中间,这样杏仁才方便扶着他的身体,以免他掉下马去。

  不知道不眠不休了多久,经过两个白日黑夜,马匹不知疲倦的跑着,他们终于趁着第三日的清晨,赶到了灵丘山下。

  经过一路的颠簸,杏仁混混沉沉的,而一直处在昏迷中的盛景玉,脸色也是更加惨白了。

  看着盛景玉的状态不容乐观,杏仁强忍住头晕目眩,将他扛到了自己背上。

  她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看得李生焦急无比。

  “哎哟!雪妃娘娘,您还是让我送陛下上去吧!陛下的病情可拖不得啊!”

  杏仁固执的摇摇脑袋。

  “哪怕你送陛下上去了,别人恐怕也不肯为陛下医治。而且山中有迷阵,我或许还能误打误撞再次闯进去。”

  “迷阵?既精通医术又精通阵法的,天底下只有一个人,并且早已隐世……娘娘说的,可是无——”

  ‘你别问了,我走了。’

  杏仁心里一惊,赶紧打断李生的问话,背着盛景玉往山上走。

  不料李生又追了上来,“既然是那位神医,确实性格较孤僻。那这样吧,我把你们护送到安全的地方,就不前进了,就在原地等待,如何?”

  杏仁有些犹豫了,山中确实有危险,有李生护送会好很多。

  可是,这算不算是对无羁神医的不尊敬呢?

  李生看出了她的想法,劝道:“没事的,我又不进去,神医不会发现的。”

  杏仁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抱着侥幸的心理同意了。

  两人带着盛景玉顺利的进了山,很快就来到了迷阵处,迷失了方向。

  杏仁记得,迷阵后的深山很多野兽,这道迷阵说来还是保护了周围居住的樵夫猎手们。

  杏仁凭着上次的印象,找到了出路。

  几人继续往里走,直到到了那片世外桃源外,杏仁才让李生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神医的居所范围了,你就在外面等着吧。”

  李生看着前方犹如仙境般的世界,心生羡慕,遗憾的点了点头。

  杏仁呼出一口气,背着盛景玉进入了这片曾经来过的美妙地方。

  前方是一片小溪,她曾经在上游沐浴过。

  沿着溪边一路往上走,果然没多久就看见了一层浓浓的雾气。

  雾气浓得什么也看不见,杏仁正有些迷惘,只见上次带路的梅花鹿信步走了过来。

  它亲热的拱了拱杏仁的身子,挠得她有些发痒,嘻嘻的笑出了声来。

  玩闹了一会儿,杏仁试探着问它。

  “小鹿,你可以带我们去无羁神医的竹屋吗?”

  小鹿眨了眨湿润的鹿眼,里面闪烁着灵动的光芒,似乎在思考她话中的意思。

  然后它就像真的听懂了一般,往雾气中走去。

  杏仁十分惊讶,她只是试探一下而已,没想到这梅花鹿竟然真的那么有灵性。

  “谢谢你了小鹿。”

  穿过雾气,看到了熟悉的竹屋,杏仁笑着道谢。

  梅花鹿又拱了拱它,十分亲昵的同她玩耍,直到一道冷然的声音传来,它才蓦地钻进雾气中跑了个没影。

  “你这头鹿!吃我的灵草就罢了,还三番两次往里带人!是不是想我把你给做成药材?”

  竹屋内传来声音,然后一道身影踱步到门前。

  看到杏仁后,不耐的表情突然怔住了。

  杏仁扬起了笑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见无羁神医又慌忙转身回了竹屋。

  这是……怎么了?

  怎么见了她就和见了豺狼虎豹似的?

  她这么讨人嫌吗?

  杏仁情绪有些低落,只见进竹屋忙活了好一会儿的无羁神医终于又出来了。

  杏仁想起此行的目的,脸上再次扬起讨好的笑容。

  “无羁神医,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

  无羁神医点点头,沉吟道:“进来坐吧。”

  态度这么好?

  杏仁心中一喜,觉得有戏,连忙跟了进去。

  “把他放地上。”

  才进屋子,就听无羁神医开口。

  杏仁看了看冷硬的地上,又看了看虚弱无比的盛景玉。

  想着这里以无羁神医为大,还是照办了。

  “你此行为了他而来?”

  提起这个,杏仁焦急道:“是的,无羁神医,求求你救救他吧。”

  无羁蹲下身,撩起了盛景玉的裤腿,用银针刺了进去,看着变得青紫的银针皱了眉。

  “七步散,有些麻烦。”

  看无羁神医竟然这么快就识别出毒素,并且听他的意思,这毒要解只是有些麻烦,并不是无药可救。

  果然,她来对了。

  无羁神医真的可以救陛下!

  杏仁情绪高涨了起来,很是兴奋。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就听无羁神医提出了“但是”。

  “但是我救人从来不白救,你准备用什么和我交换?”

  杏仁愣了愣,她什么都没有啊!

  不过,盛景玉作为盛安朝皇帝,什么珍贵物件都有,只要能换回性命,她提前答应下无羁神医也无妨。

  想着,她试探道。

  “金银珠宝?高官爵位?只要无羁神医想要,这些都可以办到。”

  无羁摇了摇头,“我对那些都不感兴趣。”

  啊?

  亏她说得小心翼翼,因为自己又负不了责。

  结果无羁神医说他根本就不在意?

  那怎么办?

  那他要什么?

  杏仁迷惘了,觉得哪怕把自己卖了,也可能换不回盛景玉的性命。

  她沮丧的问道:“那无羁神医想要什么?我看……我尽量——”

  “你。”

  “啊?”

  无羁神医刚才说什么?

  是她听错了吗?

  看杏仁一脸疑惑,无羁再次重复道。

  “我要你。”

  咳咳,杏仁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她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我?”

  无羁肯定的点点头,眼里带着希冀。

  不是吧?

  要她做什么?

  要她留在这里给他打杂吗?

  看看这满屋子的瓶瓶罐罐,杏仁想,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了。

  可是她现在不行,她还得照顾盛景玉。

  想着,杏仁讨好的笑着,商量道。

  “那我可不可以过段时间再来?等我照顾好他,再处理好家中事务,便上灵丘山?”